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六章 玩死狗官(八)
    

    “耿叔,这是培元丹,功能筑基养气、粹身强体,对你的身体恢复会有很大的帮助,你马上服下去吧。”

    古小云拿出了一颗金黄色,约有蚕豆般大小芳香四溢的丹药说道。

    赖头父亲从古小云手里接过药丸,毫不犹豫的扔到了口中。药丸入口即化,舌底生津,瞬间生成了一股庞大的药力扑向了他的断骨周围,一种麻麻的、痒痒的感觉顷刻间涌向了心头,令赖头的父亲惊诧莫名,这药效老霸道了。

    这时,赖头的母亲端着熬好的参鸡汤走了进来,当她看到地上脸盆里那滩色呈黑紫的毒血之后,顿时就慌了神,连忙问道:“他爸,你没事吧,怎么流了这么多血?”

    “耿婶,你不用担心,那些都是毒血,只有全部排出来耿叔才能彻底的恢复健康,好了,终于大功告成啦!”

    “对了小云,忘了问你,饮食上有什么需要忌口的吗?”赖头的母亲问道。

    “没什么,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不过酒最好是别喝。”古小云答道。

    “那据你估计,什么时候可以下地锻炼一下?”赖头母亲继续问道。

    “三天,三天后开始扶着耿叔锻炼一下行走。”古小云想了想,给出了一个准确的时间。

    “三天?”屋里的几个人听完都惊呆了,骨头断了重接,三天就能下地行走,天哪,到底是我疯了还是这个世界全都傻了!

    “不是说‘伤筋动骨一百零五’吗,可这个…这个也太快了……”赖头的母亲觉得不可思议的说道。

    古小云不疾不徐的说道:“那些只是针对一般的医生而言的,我们来做一下比较:现在的医院接诊伤筋动骨的病人会怎么处理?肯定是做手术,在伤者患处安装钢钉钢板,一年后予以拆除。这样做最大的缺点就是非常伤害患者的元气:首先。麻醉方面,无论是局麻、全麻还是复合麻,都会对人体造成一定的危害。不利于伤者患处的生长,这也就是我对耿叔你没有进行麻醉的原因;其次。营养方面,医院里的患者动完手术后,都要输入大量的吊瓶,这里面包括生理盐水、消炎镇痛、长骨化瘀等各种用药成分,俗话说‘是药三分毒’,这些成分在促进伤者患处生长的同时也可能间接损伤到了其它的器官,而我刚刚给耿叔服下的培元丹是由好几种天然灵草炼制而成,没有任何毒副作用。效果比起那些西药来要好上千百倍;最后一点,患者动完手术后,医生都会叮嘱让其忌口,少吃辣,别沾腥,主要原因就是辣腥会与西药产生一定的冲突,影响到西药的疗效,而我为耿叔接骨,没开刀,不吃药。自然也就不需要忌口。患者在住院期间,一般也就是吃几个鸽子汤、大骨汤、乌鸡汤等补一下身体,这些都不是野生的。功效可以说是微乎其微,而我拿给耿婶熬参鸡汤的人参,是从千年人参的根茎上切下来的,这两样简直就没有什么可比性……”

    稍稍停顿了一下,古小云又补充了一句,“还有耿叔腿上闭塞的经脉,是我用自身的真气一点点打通的,我想现在的医院还是做不到这一点的。”

    屋内的几个人彻底的听傻了。培元丹、灵草、千年人参、真气……额滴个神!我还在地球上吗?

    “耿叔,耿婶。你们放心,我保证最多二十天。耿叔就能活蹦乱跳、健步如飞。”古小云笑道。

    “哦……哦……”

    赖头的父母已经被惊得有些麻木了,不由自主的点着头。

    “好了。那耿叔你好好在家养着,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青皮,赖头,你们俩跟我走,去找吴村长商量一下龙泉集团投资办厂的事。”

    三人边走边谈,远远的便看到吴思恩的家门口停着一辆轿车,古小云心里不禁有些纳闷,“难道是来找吴阿姨的?”

    “是~周扒皮的车!”赖头恨恨的的说道。

    “周扒皮?……”古小云一头雾水的问道。

    “就是乡长周维平,古老大您也知道,河沟村之所以这么穷,那就是拜他所赐。这几年的扶贫款这狗东西愣是压住不肯发放,每年的粮食种子却必须要从他手中购买,看不惯的村民去上访,回头不是被抓就是被打,我爸要不是遇到你,他这辈子肯定就残废了,这狗东西弄得我们是敢怒不敢言,所以才给他起了这么个绰号。这个天杀的,老天爷怎么就不开眼,灭了他丫的!”赖头咬牙切齿的说道,言语中充满了愤怒。

    古小云听完感触颇深,心里更是感觉到沉甸甸的。周维平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乡长,竟然就敢如此明目张胆的横行乡里、鱼肉百姓,究其原因何在?说到底不外乎是扯虎皮扛大旗,明面上仗着老子是华夏国农业大臣,背地里再加上地方部分丧失原则和底线的官员的纵容和庇护,因此才滋生出了诸多如周维平这般的蛀虫和败类!

    古小云重重的拍了拍赖头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会的!俗话说人在做天在看,像周维平这样的狗官一定会遭到报应的!”

    赖头听完没有说什么,只是不置可否的摇了摇头,脸上刻满的全是苦涩与无奈。

    “周维平,你这个王八蛋,你敢动我一下试试!别以为你是乡长,我就得受你欺负。你看看你干的那些个缺德的事,你还算是个人吗?你是不是以为卡住我们村的扶贫款,控制住村里农作物的种子来源,我就得乖乖的向你就范,告诉你,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我是不会屈服的!……”

    三人刚走到门口,便听到一阵争吵声自屋内传了出来,从中能够听得出来吴思恩的情绪非常的激动。

    赖头一听眼睛顿时就红了,挽起袖子就想往屋里冲,被古小云打手势制止了下来。他有些不解的看了看古小云,不明白古老大为什么不让他教训一下这个狗东西。

    古小云向他作出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同时指了指自己的耳朵,他想听一听周维平心里到底打得什么如意算盘。

    “吴思恩,别说我没有给你机会。你这样和我作对对你有什么好处?你好好想想,只要你从了我。我不但把这几年河沟村压着的救济款一下子全拨下来,而且再想办法把你调到乡里去,帮你离开这个穷得兔子都不拉屎的鬼地方,这不是两全其美的好事嘛!”周维平那典型太监嗓的声音传了出来。

    “周维平,你就别白日做梦了,任你说破大天,我也不会对你屈服的!”吴思恩信誓旦旦的说道。

    见到利诱根本行不通,周维平顿时火气上涌。小人的本性也彻底显露了出来,他威胁道:“吴思恩,我看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既然你不给老子面子,老子也不会让你好过。别以为你躲到河沟村,就可以平安无事了,别人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我可知道,你说我要是说出去,会有什么后果……”

    吴思恩的声音马上就变了。她颤抖着问道:“你……怎么会知道……”

    古小云的眼睛一亮:吴姨的真实身份?他第一次看到吴思恩,就感觉她与农村的形象格格不入,看起来很不简单。没想到无意中的一次偷听竟然有可能解开她的身份之谜,这顿时勾起了他的兴趣。

    赖头和青皮也互相对视了一眼,这怎么还玩起潜伏来了,他们只知道吴思恩是外来户,怎么现在又整出来一个“真实身份”了,难道她以前用的是假身份。

    看到自己的杀手锏起到了作用,成功的震慑住了吴思恩,周维平顿时有些洋洋自得起来,他惬意的说道:“要么说。我们两个人有缘分,今年家里老爷子过生日。来祝贺的人很多,我无意中看到一个女人和你长得很像。不,是非常像,我当时还以为

    是你本人呢,把我高兴的,可无论我怎么接触,她对我就像是陌生人一样。我感到很奇怪,事后找人调查了一下她的身份——京城吴家的二小姐吴思惠,吴思恩,吴思惠,真的很有趣,再深入调查一下,答案马上就出来了,吴思惠有个双胞胎姐姐,三年前为了逃避政治婚姻逃离了吴家,一直音讯全无,当年这件事还在京城造成了很大的轰动,仅次于当时的李古两大世家离婚事件,我说的没错吧,吴家大小姐!”

    古小云听了顿时大吃一惊,吴姨竟然是京城吴家的大小姐,虽然总觉得她这人不简单,但知道答案后还是让他感到很意外。京城吴家,是经商世家,产业遍布华夏各地,只不过起步时间稍晚,底蕴还是不如他们李家这样的百年世家深厚,被人称之为二线世家。不过即使这样,他们的实力也不是普通人能够想象的,因为华夏国最多的还是这样的二线世家。

    “你……你既然知道我的身份,就不怕我找人对付你?”吴思恩有些色厉内荏的说道。

    听了她的话,周维平顿时嗤之以鼻的说道:“得了吧,我的吴大小姐,你以为我不知道。当年因为你逃婚,导致吴家颜面大损,最后还向对方做了很大的让步才了结了此事,为了这件事,你父亲也被逼从家主的位置上退了下来,你爷爷还差点被气得抢救不过来,这可都是你吴大小姐的功劳啊!”

    “什么?父亲……爷爷……,我……我对不起你们……”吴思恩闻言顿时哭了出来,她从逃出来后便东躲**,一直没有和家里联系,直到来到河沟村才算的稳定了下来,因此她并不知道家里发生了那么大的变故。

    “怎么样?你考虑清楚了没有?我要是把你躲在河沟村的消息告诉吴家,我相信有很多人会感兴趣的!”

    吴思恩从小就生活在这种世家,打小就见惯了身边人的虚情假意、尔虞我诈,她能够想象到因为自己的逃婚,给父亲和爷爷造成的困扰,如今父亲已经被逼从家主的位置上退了下来,爷爷又身体不好,如果被那些最喜欢搞家族内斗的小人知道自己的下落,肯定会借机落井下石,将他们这一支彻底的打压下去。

    “你……你到底想怎样?”吴思恩被逼得都有些快要崩溃了。

    古小云听到这,心知该自己出场了,他故意跺了两下脚,好让屋里的人听到,然后扯着嗓子喊道:“吴姨,你在吗?门口有辆车,是找你的吗?”

    说完便带着青皮和赖头进了屋子,一进屋就看到周维平端坐在椅子上,脸上还保留着沾沾自喜的笑容,而吴思恩却站立在一旁,看到他们进来后连忙将头扭到了后面,偷偷地擦拭着眼泪,转过来后,还是能够看得出眼眶红红的。

    “咦!原来是周乡长来了,我还以为是谁呢。”古小云假装不知情的说道。

    “古兄弟,你可算回来了,我都等了你半天了。”见到古小云,周维平顿时像条吃屎的狗一样摇着尾巴就靠上来了,脸上那谄媚的笑容看了就叫人作呕。

    “哦?周乡长是来找我的?我还以为是找吴村长的呢。”古小云故作不解的说道。

    “我当然是来找古兄弟你的,我是特意赶过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种子的事已经办好了。”周维平得意的说道。

    古小云顿时故作吃惊的说道:“这么快?看来周乡长和王老板的办事效率很高啊!”

    “那是,那是,古兄弟的事就是我们自己的事,我们怎么能不赶快抓紧时间办好呢。”周维平奉承的说道。

    古小云听了心里顿时嗤之以鼻,他很清楚五百吨种子需要动用多大的财力,那至少需要千万以上,他们两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采购,看样子周维平肯定是挪用了乡里的救济款了,古小云不禁在心里冷笑:真是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周维平,这次就是神仙也救不了你了……(未完待续)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