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五章 神奇的医术
    

    “吴姨,刚才我就注意到你有些愁眉不展,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古小云问道。

    此刻,两人正走在回吴思恩家的路上,他们是好不容易才“逃”出来的。赖头家已经乱了套了,村民们原本想把古小云灌倒,没成想却被古小云灌倒了一大片,一个个的全都喝高了。人太多了,没办法,赖头一家只能挨家挨户的通知,让他们的家里来人好把人扶回去,可当他们的家人在得知龙泉集团即将在河沟村投资办厂以及修路的特大喜讯后,顿时控制不住激动的心情,又掀起了一波向古小云敬酒的狂潮。结果就是,赖头家的院子里横七竖八的躺满了喝醉的村民,就没有一个能站起来的。

    古小云安排青皮帮忙开车,和白季美一起把薛劳飞先送回到了三河村,喝成这样,今天想要回市里是不可能的了,赵雪舞学校有事,接了个电话就赶回去了。不过他留意到,青皮和赖头倒是没喝多少酒,随时做好了应付情况的准备,对于两人的细心,古小云还是感到很欣慰的。

    吴思恩担忧的说道:“小云,以前也有过一家公司想要在河沟村投资,最后却被周维平愣是给搅黄了。我担心,龙泉集团的这次投资周维平又会使绊子,恐怕……”“周维平吗?他的好日子就要到头了,蹦跶不了几天了!……”

    吴思恩诧异的看了古小云一眼,从认识开始,她就对古小云有种看不透的感觉,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她发现,古小云身上似乎有股天生的气场。使得接触他的人都会产生一种莫名的信任,让你会心甘情愿的选择相信他、支持他,这——或许就是领袖的气质。

    “好了。吴姨,你就不要担心了。还是静下心来好好想想投资办厂的事吧。”古小云安慰她道。

    吴思恩闻言点了点头,心里的担忧顷刻间少了很多,心情也随之好了起来。

    回到居住的小屋后,古小云就把自己关在屋内,思索着赖头父亲伤腿的治疗方案,明天就要开始治疗了,虽然自己有把握保住他的腿,但想要完全恢复这个就有些难度了。古小云费神的思考着。一个个治疗方案就像电影画面似的在他脑海里依次的闪现,经历了不断的推敲、否定、重组……,终于,一个成熟的方案诞生了。

    ……

    翌日,上午,赖头家中。

    “耿叔,怎么样,你准备好了吗?”古小云问道。

    “准……准备好了……”赖头父亲紧张的说话声音都变了形。

    “古老大,真的要弄断重接吗?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赖头担心的问道。

    刚刚古小云说赖头父亲的腿想要完全治好就必须重接,听到这个消息后。赖头一家全都慌了神。

    “不重接,就只能保住这条腿不被截肢而已;重接,这条腿就有完全治好的希望。这个决定别人不能帮忙拿主意。耿叔,就看你自己的选择了。”古小云说道。

    赖头父亲艰难的做了一下取舍,终于下定了决心。他抬起头看着古小云,语气坚定的说道:“小云,耿叔相信你,我这条腿就交给你处置了,来吧!”

    “耿叔,你也不用太紧张,虽然到时候会有些疼。但很快就会过去的。”古小云安慰他道。

    古小云把青皮和赖头叫到了跟前,让他们一个人摁住赖头父亲的大腿。一个人摁住他的双肩,避免到时候因为疼痛挣扎而产生不必要的伤害。

    青皮这小子知道古小云今天要给赖头的父亲治腿。一大早就跑到赖头家来了。赖头的母亲古小云来的时候就安排她去熬参鸡汤了,以便治疗完后好给赖头父亲恢复元气。

    古小云所谓的将伤腿弄断重接,并不是要将伤腿重新打断,那样这条腿可就真的废了;而是要用真气沿着伤腿当时的断痕在瞬间将其震断,然后重新接好,当然,这对于真气的把握度有着相当高的要求,稍有差池便会功亏一篑。

    古小云调动起真气,手掌沿着伤腿的断骨处不断的上下游走,此时,真气通过手掌透入到骨骼内部,就好比是一台超级扫描仪,将断骨处的情况给照得纤毫毕现、一览无余。

    确定了断骨处的情况后,古小云向青皮和赖头示意了一下,两人顿时将吃奶的力气都使了出来,按得赖头父亲是纹丝不动。随着古小云的手掌骤然发力,“咔嚓”一声骨骼碎裂的可怖声音清晰的传到了每个人的耳中,“啊……”赖头父亲凄惨的尖叫声让青皮和赖头顿时感到浑身酥软,额头上和手心里全都出满了汗。

    倒不是古小云心狠,其实他完全可以对赖头父亲的腿进行针灸麻醉,让他感觉不到疼痛。不过赖头父亲的情况有些特殊,他伤腿上超过一半的经脉几乎完全闭塞了,如果给他进行麻醉,很容易形成经脉坏死,那样治疗起来可就要麻烦多了。

    古小云并起食中二指,运指如飞的在赖头父亲腿部的几处穴位上点了几下,赖头父亲的惨叫声随之戛然而止。点穴,可是神农传授给他的诸多功法中很重要的一项,当青皮和赖头看到古小云飞快的指法以及精准的认穴时,目光顿时一亮,待到赖头父亲的惨叫声也被神奇的止住后,两人的目光中有了明显的呆滞,更多的则是震惊。

    “咦,没有那么疼了,真神了!”赖头父亲惊喜的嚷道。

    刚才骨头被震断的瞬间,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让他仍然心有余悸,那一刻他甚至觉得活着还不如死了的好。

    接下来就是治疗的关键了,需要古小云用真气把赖头父亲伤腿上闭塞的经脉一一打通,赖头父亲的腿是否能完全的治好,关键就看这一步能否成功了。

    古小云示意青皮和赖头松开了手,然后操控着真气小心翼翼的注入到了一条经脉当中,徐徐的向前推进,碰到有闭塞之处就调动真气将其包裹起来融解、打通,在这个过程中,对古小云对真气的掌控能力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

    一开始,古小云还多少有点紧张,有些放不开手脚,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对真气的掌控越来越娴熟,疏通经脉的进度也就随之加快了很多。可以说,这一次为赖头的父亲治腿令古小云自身也是收获良多,这一点倒是他事前没有想到的。

    “呼~……”

    古小云长吁了一口气,所有闭塞的经脉终于有惊无险的全被打通了。

    “古老大,来,擦擦汗。”旁边青皮适时递过来一条毛巾说道。

    古小云这才惊觉原来他自己也很紧张,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水给浸透了,看了看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一个多小时了,这么长时间,神经始终处在高度紧绷的状态,难怪自己会觉得有些累。不过,意外的惊喜是古小云明显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力比以前强大了很多。

    “古老大,情况怎么样?我爸他没什么事吧!”赖头忍不住问道。

    古小云朝他点头笑道:“总算是幸不辱命,耿叔的这条腿不但保住了,而且会恢复的和以前一样。”

    “耶!”赖头听完开心的跳了起来。

    赖头父亲闻言心情简直是无法形容,本来他对这条腿已经不报什么希望了,以为自己这后半辈子就是个残废了。可没想到,天可怜见,让他碰到了古小云,伤腿竟然被治愈了。

    “小云,谢谢……谢谢……,我……”

    赖头的父亲激动的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只知道在那不停的说着谢谢。

    “好了,还差最后一步就可以大功告成啦!”古小云说道。

    “古老大,这最后一步是什么?”青皮随口问道,赖头也在一旁附合着。

    “放血!”古小云说道。

    “什么?放血?”青皮和赖头面面相觑的对视了一眼,感觉身上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对,就是放血,要把耿叔腿部的毒血全都放出来,这样才能确保恢复的和以前一样。”

    古小云吩咐赖头去找来一个不用的脸盆,又在里面加了半盆水,然后让赖头托起脸盆放在他父亲伤腿的下面,古小云从兜里掏出一把不锈钢小刀,在伤腿上轻轻一划,顿时一股色呈暗黑、闻之腥臭的脓血喷了出来,溅到脸盆里甚至还发出了“滋滋”的声音,赖头听到后不禁吐了吐舌头,我的个亲娘!这血还真是有毒啊,听听这声音,让人简直是毛骨悚然。

    待到毒血全部排出来,流出来的是正常颜色的鲜血后,古小云从神农戒指里取出了一朵密蒙花,将花瓣揉碎,敷在了血口上,本来往外奔涌不停的鲜血,立即便被止住了,更加神奇的是,在密蒙花的作用下,伤口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自动的愈合。

    赖头他们整个人都看傻了,脸上写满了惊愕和不敢置信,生怕自己是眼花了,将一双眼睛是揉了又揉。

    这……这也太神了吧……(未完待续)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