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三章 宴请(上)
    

    看到这条伤腿,赵雪舞和青皮顿时倒抽了一口冷气。这是怎样的一条腿啊!皮包着骨头,看得出来已经有些萎缩变形了,而且自膝盖以下的小腿皮肤泛出来的肤色竟然是乌青色,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状况非常的不理想。

    古小云上前仔细查看了一下,情况的确是很糟糕,这条伤腿的经脉几乎已经闭塞了一半,照此发展下去,最后甚至有截肢的危险。

    “古老大,情况怎么样?是不是很严重?”赖头战战兢兢的问道。

    古小云实事求是的回答道:“非常严重!耿叔的这条腿如果再耽搁下去,有可能就要截肢了。”

    “啊?……”赖头父亲顿时好像听到了晴天霹雳,浑身无力的瘫软到了地上,两眼的泪水一下子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他是对这条伤腿不报任何希望了,但是截肢这个字眼还是令这个四十多岁的中年汉子感到了恐惧,伤腿和残废那完全是两个概念,他简直不敢想象,如果自己真的倒下了,这个本就风雨飘摇的家又会没落到怎样的地步。

    “不!我不信,古老大,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父亲!”赖头骤然听到这个噩耗,情绪顿时变得有些歇斯底里了起来。

    “赖头,你听我说,耿叔的情况的确是很严重,我以前也没有治疗过类似的症状,所以我只能先按照自己的想法试一试。不过你放心,我保证即使不能完全治好,但最起码能保住耿叔的这条腿。”

    这倒不是古小云空口说大话,凭借他神农戒指里的千年人参、千年何首乌等灵草灵药,再配合自身的真气,替赖头的父亲打通伤腿上闭塞的经脉。保住这条腿不被截肢还是不成问题的。

    赖头闻言语无伦次的说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古老大你一定会有办法的。爸,你听到了吧,你的腿有救了!”

    赖头的父亲激动的问道:“小云。你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可以保住我这条腿?”得到古小云肯定的答复后,他再一次的流泪了。不过这一次流出的是喜悦的泪水。

    “古老大,谢谢你!”赖头‘扑通’一声给古小云跪了下来,声音哽咽的说道:“你救了我父亲,以后我赖头这条命就是你的!”

    古小云连忙伸手将他扶了起来,正色道:“赖头,既然你选择跟了我,那我们以后就是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记住。你不是我的手下,而是兄弟,明白吗?”

    赖头被古小云的这番话感动的热泪盈眶,在那拼命的点着头,激动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古小云转身对赖头的父亲说道:“耿叔,今天下午我还要准备一些东西,我看对你的治疗就从明天开始吧。”

    “好,好,那就麻烦你了小云。”赖头父亲连连颌首应道。

    ……

    古小云看了看时间,基本上差不多了。于是吩咐道:“赖头,青皮,你们俩到邻居家多借几套桌椅板凳和酒杯碗筷。搬回来后直接摆放到院子里。”

    紧接着他又对赖头的父亲说道:“耿叔,还要劳动你跑一趟,把当时和你一起上访的村民代表给请过来,再多请几位村里有威望的老人一起过来。”

    赖头他们虽然对古小云的吩咐有些不解,但还是没有多问,立刻分头行动了起来。

    最后古小云又给吴思恩打了个电话,请她一会过来赴宴,然后便无所事事的坐了下来。

    赵雪舞在一旁看得有些纳闷,掩饰不住好奇的问道:“你一会吩咐这个。一会又吩咐那个,怎么轮到你这就跟甩手大爷似的。你该不会是在偷懒吧。”

    古小云笑着刮了一下她的鼻尖,郑重其事的说道:“告诉你。我的任务最重,今天我才是主角,走吧,和我一起迎接客人去。”

    没等赵雪舞开口,古小云便牵起她的小手从屋里走了出去。这还是两人的第一次牵手,赵雪舞此时心头早已被浓浓的幸福和甜蜜全部塞满了,哪里还有心思去问别的。以前两人谁也没捅破这层窗户纸,尚且有所顾忌,今天两人之间的关系有了突破性的进展后,做起这些情侣间的小动作自然也就水到渠成了。

    两人手拉手的刚刚走近村口,就看到一辆奔驰轿车和一辆配餐厢式货车一前一后的驶进了河沟村,在他们身前不远处停了下来。

    “薛叔,白姨,真是不好意思,还要麻烦你们亲自跑一趟。”

    等到薛劳飞和白季美分别从车上下来后,古小云便拉着赵雪舞迎了上去,语气中充满歉意的说道。

    “小云,跟你薛叔和白姨还这么客气,这就是你的不对喽,你的事就是我们的事,跑一趟也是应该的。再说要是没有你,我和你白姨还不知道能不能走到一起呢,我们一直都想为你做点什么,今天还要谢谢你给了我们这次机会噢!”薛劳飞诙谐的说道。

    “薛叔,你真是太客气了,说得我都有些飘飘然了。”古小云故作羞涩的说道,逗得白季美和赵雪舞在一旁不断地抿嘴偷笑。

    “小云,你身边这位漂亮的姑娘是……”白季美笑问道。

    “薛叔,白姨,这是我女朋友赵雪舞。”古小云介绍道。

    “叔叔阿姨好,你们叫我雪舞就行。”赵雪舞落落大方的打招呼道。

    在古小云的引领下,两辆车相继开到了赖头的家门口。众人下车进入院子,入眼处便看到院子里已经摆放好了四张方桌,赖头和青皮正在有条不紊的挨桌摆放着碗筷酒具,古小云见状心里默默赞许不已,两人做事的速度如此之快,实为可造之才。

    古小云将薛劳飞和白季美让到上座,几人坐下后刚聊了几句吴思恩就赶来了。

    “小云,到底什么事啊,非得让我赶快过来。我这腿都跑细了……”吴思恩人没到声先到,可刚一进院子,便被眼前的景象给弄迷糊了。声音也随之戛然而止。

    “小云,这……这是怎么回事?”没听说赖头家有喜事啊。这怎么突然间就摆上酒席了?

    “吴姨,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两位是龙泉饮料集团的薛劳飞董事长和他的夫人白季美女士,这位是河沟村的村长吴思恩女士。”古小云从中引见道。

    “啊!薛董事长,白女士,你们好!”吴思恩一下子懵了,龙泉饮料集团。最近可是名声鹊起,发展的势头可以说是锐不可挡,电视上有多家媒体宣称龙泉集团很快就会成为华夏饮料界的龙头企业。只是让他不解的是,这么大集团的董事长和夫人到这个贫穷落后的河沟村来干什么,她隐隐猜到这件事情肯定与古小云有关。

    “吴姨,这是我为河沟村请来的财神爷,至于到底是什么事,恕我在这先卖个关子,等人到齐了以后再宣布。”古小云笑道。

    “小云,你刚才说。薛叔叔是龙泉集团的董事长?……”赵雪舞吃惊的问道。

    古小云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对薛劳飞说道:“薛叔,看来我有必要为你重新介绍一下。雪舞的父亲就是飞龙集团的赵严祥董事长。说到这,我很清楚你们两人之间的过节,赵叔叔以前是做过很多错事,不过他现在已经幡然悔悟了,你看你们能不能化干戈为玉帛,给彼此一个机会呢!”

    薛劳飞听完脸上一时间显得有些阴晴不定,可以想象到他内心中正在做着剧烈的挣扎,面对差点让自己倾家荡产的仇人,又怎么能够轻易得放得下?古小云心知薛劳飞想要作出决定很难。因此并没有催促,只是静静地等待着结果。

    犹豫了良久。薛劳飞才终于开口说道:“小云啊,赵严祥曾经差点害得我倾家荡产。而你却在我最危难的时候给了我新生。我刚刚想了很多,凡事皆有因果,如果没有发生这一切,想必我和你白姨也不可能走到一起,说实话我现在很知足,既然拥有了幸福,那我就选择放下仇恨吧!”

    薛劳飞的一席话,让每个人都感触良多。谁都明白‘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的道理,试问又有几个人能够做得到?面对仇恨,更多的人最终选择了报复,有的甚至走向了邪恶,殊不知“放下”或许才是你最睿智的选则。

    “得!既然选择了放下,那我今天就干脆放得彻底!”薛劳飞向赵雪舞要了她父亲的手机号码,然后起身到一旁给赵严祥打了过去,众人虽然听不清他们通话的内容,但通过薛劳飞脸上不断浮现的笑容,也可以猜到两个人应该是相谈甚欢。

    果然,薛劳飞打完电话回来后便笑道:“好了,事情已经谈妥了,明天赵总会亲自押车到龙泉集团,到时候我们再深入探讨一下公司将来的合作发展事宜。”

    彻底放下之后,薛劳飞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顿时显得饱满了很多,他惊喜的说道:“小云,我突然感觉到浑身一下子轻松了很多,这可都是你的功劳啊!”

    这时,已经有村民陆陆续续的赶了过来,经过赖头父亲的介绍,这些人里面有当年上访的代表,有村里最有威望的长者,还有两位是做过前任村长的村民。

    等到所有人都到齐后,古小云便和赖头、青皮一起开始卸车,所有的菜品都被盛放在式样讲究的盘子里,上面全都罩着一层保鲜膜,保持着里面饭菜的温度。等到院子里四张方桌上全部摆满琳琅满目的各种菜品之后,在场的所有村民全被惊呆了,这么多美味佳肴,他们别说吃了连见都没见过。

    最后古小云又从奔驰车上搬下来两箱茅台,分发到了每张桌子上。当所有保鲜膜都被打开后,院子里顿时充斥着一股浓浓的菜香味,引得所有人都食欲大振,甚至有人口水都流了出来。

    古小云说道:“各位河沟村的乡亲们,今天我邀请大家过来,主要想和大家探讨一下河沟村脱贫致富的问题。首先,我向大家隆重介绍一下,这两位是龙泉饮料集团的薛劳飞董事长和他的夫人白季美女士,他们是我为河沟村请来的财神爷,大家表示欢迎。”

    古小云的一席话听得在座所有河沟村村民的眼睛都亮了起来。脱贫致富,这可是他们几辈子人做梦都想做到的事,可几代人的贫穷已经压弯了他们的脊梁,失去了信心了,如今冷不丁听到这么大的喜讯,顿时像打了兴奋剂一样热血沸腾了起来,这从他们热烈的鼓掌声中就能够听得出来。

    古小云继续说道:“我来这些天已经四处考察过了,河沟村的瓜果资源很丰富,只是由于连年农作物收成不好,影响了大家的积极性,对于各种瓜果树木疏于管理,没有形成一定的规模。我和薛总商量了一下,打算在我们河沟村投资建立一座饮料加工厂,指导大家有计划的进行种植,这样既能形成规模,也能为大家增添一份额外的收入。”

    古小云话音刚落,热烈的掌声便再次响了起来,他的一番话极大的调动起了众人的积极性,激发出了他们内心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下面,我们有请薛总为大家具体讲一讲龙泉集团的投资计划。”古小云将话语权抛给了薛劳飞。

    薛劳飞富有感情的说道:“各位河沟村的老少爷们,我本人是三河村的,说起来大家都不是外人,乡里乡亲的,我也就不饶弯子了。说起我们龙泉集团的投资计划,简单来说就三条:一,在河沟村投资建立一座饮料加工厂,并且协助村民把瓜果种植的规模搞上去;二,饮料加工厂建成后,招收工人以河沟村村民为主;三,为了保障生产和销售,投资为河沟村铺设一条水泥路。”

    薛劳飞说完后,在座的河沟村村民彻底的沸腾了,掌声也是经久不息……(未完待续)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