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九章 和解!(上)
    

    第二百二十九章和解!(上)

    随着古小云徐徐下压的手势,这张散发着绚烂光彩的大网,缓缓的覆盖在了广袤的土地上,一片片蓝绿色的光点,犹如石沉大海,迅即的钻入凭证细腻的土壤中,消失不见。放眼天下,这样播种的,恐怕也只有古小云一人了。

    将密蒙花和落雁草的种子均匀的撒播在六百亩土地上之后,古小云并没有就此罢手。身体犹如脱落般,在半空中滴溜溜的旋转了起来,一道道血红色的丝线,以他为核心,直向着环抱住河沟村的那三条奔腾的河流探去。

    血红色的丝线沉于水面,片刻的寂静之后,一片绿蒙蒙的水灵之气,从河面上骤然升腾起来,滚滚如气浪,气势似万马奔腾,轰隆隆的朝着古小云狂卷而来,眨眼家的工夫,便将古小云整个人淹没其中。

    感受着周围充沛的,不能言语来形容的水灵之气,古小云的精神为之一振,双手连连结出奇怪的印诀,奇妙的联系登时在水灵之气和他的神识之间建立了起来。于是在陆子明意念的指挥下,这些水灵之气,徐徐的在六百亩土地上空汇聚,盘旋,不时的分出一丝丝,沉入土地之中,滋润着古小云刚刚才播下的种子。

    单单有了充足的水灵之气还不够,古小云吸取自神农精血的力量,也开始发动,片片红光,不停的从古小云的双手迸射出来,没入土中,消失不见。和水灵之气一起,不停的浇灌着密蒙花和落雁草的种子。

    古小云在种千叶菊的时候,只有一百亩土地,施展完这一番后。都觉得心神疲惫。然而现在,古小云同时完成了六百亩土地的种植,却神清气爽。感觉不到丝毫的疲惫,这第二滴神农精血的吸收和融合。给他带来的好处,真的不是一般的大。

    干完这一切,古小云满意的点了点头,飞身回到了自己的住处,见吴思茵的房间里一点儿动静也没有,睡的正香,轻笑了几声,坐到床上。闭目调息,以恢复刚才耗损的神力。

    赖头被古小云赶回了家,却一晚上都没合眼,强烈的好奇心,让他无时无刻的不去想,古小云到底有什么办法,能够一个人搞定六百亩土地。天还刚蒙蒙亮,赖头就迫不及待的从床上跳了下来,直奔田间。

    六百亩平整广阔的土地,展现在他的面前。远远望去,就犹如平静的海面,兴不起一丝涟漪。然而当他细看的时候。却惊骇的发现,有一片片嫩嫩的芽儿,正试图顶破土层,伸展出来。毫无疑问,一夜之间,古小云不仅完成了对这六百亩土地的播种工作,而且成功率惊人。

    赖头傻眼了,脑海中一片空白,智商完全停止了运转。此时发生在他眼前的这一幕。直可以用神迹来形容。

    吴思茵的家中,在简陋的餐桌前。古小云正陪着吴思茵吃着简单的早餐,说着村里发生的一些个趣事。赖头就好像是被人追赶着似的。气喘吁吁的冲了进来,把吴思茵给吓了一大跳。

    “古老大,你……你到底是怎么做的,不可思议,简直太不可思议了!”赖头气喘吁吁着,目光紧紧的盯着古小云,激动的以至于有些语无伦次。

    吴思茵娥眉微蹙,问道“赖头,出什么事了?”

    赖头带着一脸的惊容,转头对吴思茵说道“吴姨,你……你不知道,那六百亩土地,一夜之间就被古老大给播上了种子,我……”

    “什么?”吴思茵一听,也是忍不住猛的站了起来,满是愕然和震惊的看向了古小云,呐呐的问道“赖头他……他说的是真的?”

    古小云早知道这件事传开之后,会引起这样的反应,没有丝毫的惊慌,缓缓的点了点头,坦然道“没错,是真的。”

    吴思茵长长的吸了一口气,脸上的惊容,愈加凝重,“可……可这怎么可能?你又是怎么做到的?”

    古小云苦笑了一声,说道“吴姨,我有我的帮手,您就不要再问了。”

    “帮手?”吴思茵虽然只是一个农村妇女,然而她却并不笨,见古小云表情闪烁,言语更是搪塞,便知道古小云是有什么不方便说明的地方。虽然强忍着心中的好奇,没有再继续追问,可是在她的眼中,古小云是变得愈加神秘了。

    古小云转头看向赖头,说道“赖头,你来的正好。现在那六百亩土地,都已经播上了种子,从现在开始,你要帮我安排人手,日夜蹲守,严防被村里的牛羊牲畜给糟蹋了,你能做到吗?”

    “能!只要古老大您肯收我当小弟,我什么都能做到。”赖头忙不迭的点头说道。

    古小云轻笑了一声,道“你少来!这和我收不收你是两码事。还是那句话,你什么时候和青皮和解了,我就什么时候答应你。”

    这一次,当古小云提起这个条件的时候,赖头并没有再表露出多少为难之色,反倒是多出了几分坚定,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那好,我这就去三河村找青皮!”说完,头也不回的便冲了出去。

    吴思茵有些担心的对古小云问道“小云啊,青皮和赖头可是有名的死对头,你说他们之间有和好的可能性吗?”

    古小云微微一笑。幽幽的道“那得看赖头能表现出多大的诚意来了。呵呵……”

    三河村。

    赖头的身影刚一出现,就立即引来了几道不善的目光,其中便有青皮形的好兄弟刚子。一摆手,刚子带着几个人便将赖头给围了住。

    刚子带着几分敌意的瞪向赖头,沉声问道“赖头,你好大的胆子,一个人就敢到我们三河村来。”

    赖头也认得刚子,点了点头道“我又不是来打架的,带那么多人做什么?”

    “哈!奇了,你不打架跑我们三河村来做什么?”

    “我要见你们老大青皮!”

    “想见我们老大?你以为我们老大是什么人,你说见就能见?”刚在冷哼了一声,喝道“你给我听着,三河村不欢迎你,你马上给我滚!”

    “你……”赖头也是年轻气盛的主儿,听了刚子这话,心里怒的不行,刚要发作,忽然想到古小云开出的条件,硬是将满心的火气给压了下来,道“刚子,我真的有事要见你们老大青皮。等我见了他之后,说不定我们就会变成好朋友,兄弟……”

    “住口!赖头,你的脑袋是不是被门给挤了?你们河沟村的穷鬼,想要和我们三河村的人当朋友,做兄弟,你也不撒泡尿看看,你配吗?”

    刚子一番话,连讥带讽,让赖头的脸青一阵红一阵儿的好不难看。一双拳头攥的紧紧的,只想这就一拳挥过去。

    “好!你不愿意帮我请青皮出来,那我就自己去见他。”赖头还是忍住了,一低头,便要从刚子身旁绕过去。

    “哼!”刚子一声怒哼,闪身再一次挡住了赖头的去路。

    赖头见状一怒,沉声喝道“薛刚,你想要干什么?我说过,我今天不是来和你们干仗的。”

    刚子冷冷的说道“你就一个人,我们也不会占你便宜。只不过,我们三河村不欢迎你们河沟村的穷鬼,你最好马上给我滚!”

    刚子一口一个穷鬼,正戳在了赖头的痛处上。河沟村的贫穷,就好像是一座山般的压在河沟村人的身上,尤其是像赖头这样的年轻人,更是因为贫穷,而饱受屈辱,自尊也是屡屡遭到伤害。以往,赖头和青皮之间干的仗,差不多全都是因为这样的缘故。

    看到赖头整个人气的浑身发抖,满脸通红,刚子是愈加的得意,冷笑连连的说道“怎么,不服气?不服气也没办法,谁让你们河沟村那么穷?这穷人总归是要受富人欺负的,哈哈哈……”

    赖头忍无可忍,这就要发作,一声炸雷般的怒吼声,蓦的响起“薛刚,你他娘的没事干,在这里放什么狗屁呢?”

    一听到这吼声,薛刚和赖头同时愣了一愣,纷纷向吼声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青皮面色冷峻,隐有怒色,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

    “老大,我……”待青皮来到刚子面前,刚子刚要张嘴,青皮的眼神一厉,忽然一脚狠狠的踹在了刚子的屁股上,把刚子踹的一个趔趄,差点儿没坐在地上。

    “老大你……”被青皮没来由的踹了一脚,刚子心里一惊,正要张口询问原因,猛然看到青皮投来的冷冽目光,到了嘴边儿的话,心虚的咽了回去。

    赖头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满是诧异的看向青皮。

    青皮狠狠的瞪着薛刚,声音冰冷的道“你刚才说的是tmd的人话吗?什么穷人就一定要被富人欺负?我tmd也是穷人,你来欺负我吧。”

    “老大,我……我是说他的,不是……”薛刚还想为自己分辨几句,结果却引来了青皮更大的咆哮。

    “说谁也不行!幸亏赖头兄弟够气量,否则你这一顿揍,是怎么也跑不掉了!”青皮一声怒吼,吓得薛刚连打了几个哆嗦。(未完待续,)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