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八章
    

    第二百二十八章

    赵严祥听了赵雪舞的话,不由得长松了一口气,心中对古小云暗暗存了一份感激。

    “那个雪舞,小云真的有办法能搞定飞龙集团,让他们接受我们的千叶菊吗?”赵严祥有些不放心的问道。

    赵雪舞最是相信古小云,重重的点了点头,对赵严祥说道“爸,您就放心吧!虽然小云没有明说,不过我从他的话语中,还是隐隐的能够判断出,小云即便不是龙泉集团的真正老板,他对龙泉集团的决策也有着相当重大的影响。”

    “啊?雪舞,这一点你真的能够肯定吗?”赵严祥满是吃惊的说道。

    “嗯,我能肯定!”赵雪舞点了点头,没有丝毫的犹豫。

    龙泉集团的前身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饮料厂,可是这小小的饮料厂,奇迹般的吞并了聚源公司,从此迅速扩张壮大,成为了今日的龙泉集团。回头看看龙泉集团的发展轨迹,每一步都是那么的惊人,完全可以想象,用不了多久,龙泉集团就会成为华夏国第一饮料巨头,将来还会成为世界饮料业第一巨头。我从来没有见过像龙泉集团这样有着辉煌前途的公司。小云竟然能对这样一家公司拥有如此之重大的影响力,简直不可思议。“

    赵雪舞赞同的点了点头,说道“我也是这样觉得。小云他失踪了这么久,回来之后,就好像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那么有魅力,那么有本事。爸,我忽然好害怕,我怕我配不上小云。我……”说着说着,赵雪舞的娥眉蹙了起来,神色也跟着黯淡了下来。

    赵严祥不等赵雪舞将话说完。便将她搂了过来,说道“雪舞。你可千万不要这样想。在爸爸的心中,你一直都是最完美,最高贵的。你配的上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男人。你千万不要在这样的妄自菲薄中,错过了小云,我不希望你在以后的余生中,每日都在后悔中度过,你明白吗?”

    “可是爸爸我……”

    “雪舞,不要再可是了。你能不能和小云走到一起。不光关系到你一生的幸福,同时也关系到我们赵家的未来。这一次,因为爸爸的缘故,我们赵家几乎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幸亏是小云帮忙,我们赵家才能在这次沉重打击下挺过来。可以想见,未来我们赵家能用到小云的地方还多的很。雪舞,就算不是为了你自己,为了我们赵家,你也得牢牢的把握住小云。千万……千万不要让他离开你!”

    赵严祥满脸的急切,让赵雪舞感觉到自己责任重大,缓缓的点了点头。神色坚定了许多。这时候,赵严祥才放心了下来。

    河沟村的夜晚,比三河村要静谧很多。村里青壮年都随耿二壮出去打工之后,村里更是寂静。到了晚上*点的钟的时候,村里就基本没有亮灯的人家了。吴思茵也不例外,房间里的灯早早的就灭了。

    古小云一个人走了出去,来到了那片平整而广阔的土地前。时间不多,密蒙花和落雁草的种植得抓紧时间进行了。

    古小云刚要展开神通,耳边忽然传来一阵轻响。这响声很轻,若是落在普通人的耳朵里。根本就不会注意,可是古小云不同。这响声一来,古小云的眼睛立时眯了起来,两道如电般的目光,穿越了黑暗的阻挡,径直的落在了一个黑影上。

    “赖头,这么晚还不睡啊?”古小云淡淡的道了一句。

    那黑影从一颗树后走了出来,脸上满是尴尬的笑容,说道“古老大,您不是也没睡嘛,呵呵……”

    古小云苦笑着摇了摇头,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会来这里?”

    赖头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知道,不过我每天晚上都在这里等。”

    古小云的眉头一皱,有些惊奇的问道“为了等我?”

    赖头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正是!这么一大片土地,即便是全村的老少爷们儿一起来耕作,也至少得个十来天的工夫,方能完成。可是古老大您却不用村里一个人,我想您一定有什么别的办法,而这种方法,显然不适合在白天的时间进行,因为一个人完成五百地的耕种,无论用什么方法,一定是很惊人的。所以,我每天晚上都会来等,呵呵……”

    古小云不禁哑然失笑,没有想到外表粗鲁的赖头,竟然会有这么细密的心思。

    寸心想要逗逗赖头,古小云的脸猛的一板,沉声喝道“你既然知道我的这种方法不适合在白天施展,就应该能想到,我是不希望被人看到的?你这样一来,岂不是犯了我的忌讳?”

    “呵呵……古老大,我真的是想要跟着你,你就收了我吧。”赖头干笑了几声,说道。

    “那你和青皮已经化敌为友了吗?”古小云淡淡的问道。

    “这个……”赖头的脸色难看了起来,满是苦涩的道“我和青皮简直就是死对头,要想化敌为友,哪儿又那么容易,我……”

    “这都是你的借口!你根本就没试过,怎么知道是容易还是困难?我说话向来说一不二,你若是不能和青皮化敌为友,我就不能收你,你回去吧!”古小云摆了摆手,一点儿余地也不留给赖头。

    “古老大,我……”

    “回去吧!我说出的话是不会更改的。如果你一定要留在这里的话,那我就回去了。”古小云说着,做出一副转身要走的样子。

    赖头一见,赶忙说道“古老大,你别着急嘛!和青皮和好的事情,我会去试的,不过现在,您一定需要人帮忙,就让我留下来吧。”赖头很想知道,古小云用什么办法,一个人来耕种这五百亩土地,当然不肯就这么离去。

    古小云面沉如水,道“如果你现在已经和青皮和解了,那我说不定会让你留下来。可是现在你还没有,那我就只能请你离开了。我的办法,绝对不会对外人透露的。”

    “古老大……”

    “要么你走,要么我走!你自己选吧!”古小云根本就不再给赖头说话的机会,大声喝道。

    赖头满是无奈的沉吟了片刻,幽幽的说道“那还是我走吧。耽误了古老大您的大事,那我的罪过可就大了。”见已经没有了转圜的余地,赖头苦涩的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

    看着赖头离去的背影,古小云心中对他的欣赏,又增添了几分。这赖头倒真是让他有几分惊喜。他外粗内心,而且能兼顾大局,明辨轻重,这真是很不简单。让古小云心里越发的萌生出一股要锻造他的念头。

    神识放开,发现赖头真的已经离开,而周围也再也没有其他人之后,古小云心神一动,身体犹如棉絮般,缓缓的飘浮到了半空中。

    双眼微眯,神识犹如水银泻地,以他为中心,向着四周缓缓铺展开来,没多大一会儿工夫,便将整整六百亩土地,完全的罩入在了神识范围之内。在神识的感应下,六百亩土地上的一草一木,无不清晰的反映在他的脑海之中。

    “喝!”忽然,古小云的口中爆出一声轻喝,双手微微张开,一片鲜红的光芒,登时以他为圆心,成圆形,向四周扩展开去,犹如一块巨大的红色纱帐,将六百亩土地整个的包裹在其中。

    在这红色纱帐之下,惊人的变化正在发生。六百亩土地,就好像忽然活过来了一般,不停的上下翻腾。一块约莫有拳头大小的土坷垃,犹如爆炸一般,骤然粉碎,化作了比沙粒还要细小的泥土。在距离它不远处的地方,一块碎石也是同样,被化作了石粉。如此之类的事情,在六百亩土地上,不停的发生。

    约莫一刻钟,当古小云将红色纱帐收起的时候,那六百亩土地立时大变样,每一寸土地的泥土都变得无比细腻,就连指尖大小的土坷垃,都难见一块。

    古小云的神识转了一圈儿,颇感满意,这才微微点了点头,神识收回,探进了神农之戒,早就储存在其中的密蒙花和落雁草的种子,分别散发着蓝,绿两种颜色,成群结队的从神农之戒的储物空间里涌了出来。

    无数的种子汇聚在一起,就犹如两条颜色各异的星河,在夜空下闪闪发光,在古小云的意念下,有条不紊,在空中盘旋飞舞。

    “去!”古小云一声轻喝中,蓝绿两条‘星河’忽然合并在了一起,每一点蓝光都和一点绿光相对应,在空中翩翩飞舞。

    这梦幻般的场景,美轮美奂。如果赖头还在旁边的话,一定会惊的合不拢嘴。

    密蒙花和落雁草相伴而生,两者之间,对彼此天生有一种神秘的吸引力,两种药草的种子,在空中缠绵不肯分开,古小云甚至能感觉到这些种子,充满欣喜的情感。

    随着古小云的手势,这些种子,缓缓的在空中成行成列,交织成一片蓝绿想间的大网,飘浮在六百亩土地的上空……(未完待续,)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