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五章 南山的要求!
    

    第二百二十五章南山的要求!

    “哈哈哈……赵董,我们也是本着为客户负责的原则,总不能让你们白白花钱吧。不过,我也没有想到,赵董您下毒的对象,竟然是您的亲生父亲!啧啧……赵董的手段,还真是狠毒啊。”南山一脸的冷笑,让赵严祥不由自主的连打了几个战栗。

    “你们……你们太过分了!”赵严祥恨不得一拳将南山打飞,可还没等他有所动作,南山身旁的两个身材粗壮的保镖,便先向他投去了冰冷的目光。

    “赵严祥,虽然这是在你的地盘儿上,可也由不得你乱来!”南山的面色一冷,阴沉沉的喝道。

    “好!我要向你买解药,你卖是不卖?”赵严祥极力的压制住心中的怒火,咬牙切齿的问道。

    “卖!当然卖!有生意干嘛不做呢?嘿嘿……不过,价钱方面,这解药可是比毒药贵多了。”南山的眼中闪过几丝阴冷,撇撇嘴说道。

    “哼!多少钱,你只管开个价儿!”赵严祥面色铁青的喝道。

    “好!爽快!就两百亿吧!”

    “什么?两……两百亿?你疯了吧?”赵严祥一听差点儿从地上跳了起来,指着南山,无比愤怒的狂吼道。

    南山摆了摆手,淡淡的道“两百亿很贵吗?我的赵董,你可想清楚,这解药救的不光是你的亲生父亲,还有你的良心。你总不希望以后一辈子都生活在愧疚当中吧?”

    两百亿,以飞龙集团目前的财政状况,根本就拿不出来。别说是现在,就算是在飞龙集团全盛的时候,这也不是个小数字。

    “你们这是敲诈,是勒索!现在的飞龙集团的状况。你们应该也清楚,为了囤积千叶菊,飞龙集团几乎耗光了每一笔资金。现在根本就不可能再拿出两百亿。”

    “嘿嘿……飞龙集团目前的情况我们当然清楚,我们也没想过。你能拿出两百亿来。”南山满脸阴冷笑容,看起来,分外可恶。

    “那……那你是什么意思?”赵严祥愣了住。

    南山弹了弹雪茄灰,幽幽的说道“我们想要赵老板为我们做一件事情,这件事情做好了,我们可以免费将解药奉上,并且对你给你父亲下毒之事,守口如瓶。”

    赵严祥也不是笨蛋。眉头一皱,沉声问道“你们让我办的事情,一定不简单吧?”

    南山摇了摇头,笑着说道“这件事对赵老板您来说,其实一点儿也不难。“

    “哦?那我倒要听听,到底是什么好差事。”赵严祥冷哼了一声道。

    “是这样的,我们想要让你以飞龙集团的名义,为我们在华夏国打量的收购一种药材。”

    “什么药材?”

    南山咧嘴一笑,吐出了两个字“田七!”

    “什么?你们要收购田七?”赵严祥吃了一惊,道“现在西南边陲。战事正紧,田七已经被华夏国政府列为战略物资,虽然还没有明令禁止在市面上交易。可是要想收购,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南山摇了摇头,说道“正因为不容易,所以我们才要找赵老板帮忙。据我们所知,赵老板您在华夏国的人脉,还是很广的。”

    “你们要田七做什么?莫不是想要囤积居奇,高价抛售?我告诉你们,你们还是不要乱来的好,在战争状态下。华夏国对药材的控制是很严的,万一被华夏国政府发现。你们南山也未必就能兜得住。”

    “嘿嘿……这个就不劳您操心了。我们南山自然摆得平。赵老板,这可是你唯一的机会。你要是不抓住的话,用不了多久,整个华夏国的人,都会知道,你赵老板就是一个人面兽心,大逆不道,弑亲杀父的混蛋!”

    “岂有此理!你们这分明是在威胁我!”赵严祥大怒,喝道。

    南山一副懒得和他多说的表情,摆摆手道“就是这么回事儿,你怎么决定,快点儿答复我们!”

    “你……”南山的态度气的赵严祥直发蒙,眼神中布满仇恨,只恨不得活吃了南山才好。

    南山丝毫也不为之所动,优哉游哉的靠在沙发上,吞云吐雾,显得好不惬意。透过浓浓的烟雾,他那双如同野兽一般冰冷的眼睛,正在死死的盯着赵严祥。

    “好吧!我答应你!”犹豫了半晌之后,赵严祥长叹了一声,恨恨的说道。

    “好!赵老板果然是个聪明人!你放心,这件事如果你做好了,我看以后我们还会有很多合作的机会,保管你飞龙集团能东山再起,将帝景药业踩在脚下!”南山大笑了一声,站起了身来。

    赵严祥重重的哼了一声,脸色极为难看的说道“什么合作不合作,我只盼望着以后不要再见到你们就好。”

    南山微微一笑,邪邪的道“那可不一定!也许这次事情结束之后,您就会发现,我们南山其实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组织,到时候,只怕你还会求着跟我们继续合作下去呢。”

    “做梦!”赵严祥怒哼了一声,冷冷的道“你们知道我飞龙集团目前的现状,根本就没有多余的资金……”

    不等赵严祥将话说完,南山便打断了他的话,笑着说道“明白明白!资金的事情,用不着赵老板发愁。这里是一张十亿华夏币的支票。你先收着,尽快的将整个事情动起来再说,剩下的钱呢,我们还会一笔笔的汇给你,总之在资金上,绝对不会动用飞龙集团一分钱,到时候,我们还少不了赵老板您的一份好处。”

    赵严祥哼了一声,道“好处就算了!只要你们能信守承诺,将解药拿来,我就足够了。”

    “当然!”南山笑眯眯的将支票放在了赵严祥的办公桌上,说道“赵老板日理万机,肯定很忙,我们就不打扰赵老板了,先行告辞!”

    “不送!”赵严祥轻喝了一声,看着南山三人,洋洋自得的走了出去。

    “可恶!”南山一走,赵严祥立即暴怒的一拳砸在了办公桌上。如果早知道,会酿成今天这副局面,他说什么也不会和南山有这般瓜葛。如今倒好,南山就好像是跗骨之蛆,已经死死的缠住了他,让他陷入了极大的被动之中。

    南山刚走一会儿,张炳德便推门走了进来。一进来便看到赵严祥的表情十分难看,心里不禁一沉,问道“刚才从这里走出去的三个人是什么人?”

    赵严祥一脸恨意的随口回答道“三个王八蛋,不用理他们。”

    见赵严祥不愿意提及三人的身份,张炳德便也不再问,脸上露出一丝喜色,说道“赵董,我们公司可能有救了。”

    赵严祥的眼睛一亮,赶忙将张炳德拉坐了下来,问道“炳德,是怎么回事儿,你快跟我说说。”

    张炳德点了点头,说道“赵董,我们公司的所有资金,全都压在了那些千叶菊上。如果能将这些千叶菊销售出去,我们的资金链就可以重新恢复活力。所以,这几天来,我一直都在寻找千叶菊的销路。”

    赵严祥的眉头一皱,苦笑着说道“炳德,真是辛苦你了!千叶菊这种东西,平时的用量就和少,销路一定很难找吧?”

    张炳德嗯了一声道“一开始的时候是很难找。可是后来我偶然间发现,有一家公司,或许可以帮我们吃掉这些千叶菊。”

    “哦?什么公司,能消化掉这么庞大数量的千叶菊?”赵严祥这几天来,天天都在为仓库里的千叶菊发愁。这些千叶菊一日卖不出去,他一日休想能睡个好觉。此时听张炳德说,有来门路,心中大喜。

    张炳德笑着道“赵董,您有没有听过龙泉饮料集团?”

    “听过啊!这个集团最近名声鹊起,都快成我们整个华夏国最为耀眼的明星企业了。不过话说回来,他们所生产的两款饮料,味道的确很不错。就连我喝了之后,都有些上瘾!诺,我办公室里还备了些呢!”赵严祥起身拉开了他办公室里的一个小冰箱,里面果然整整齐齐的排放着几排醒龙汤和爽龙汤。

    张炳德微微一笑,说道“赵董,您拿一瓶爽龙汤仔细看看。”

    虽然不明白张炳德是什么意思,不过赵严祥还是依照他说的,从冰箱里拿出了一瓶爽龙汤。仔细的研究了起来。

    没多大一会儿工夫,赵严祥的身躯忽然距离的颤抖了起来,随后就连他的呼吸也跟着加粗加重,一双眼睛中更是开始飞扬着说不出的神采。

    “这……这是真的吗?”赵严祥指着爽龙汤包装瓶后面所贴的成分说明,激动的连话都有些说不利索了。

    张炳德哈哈的笑道“一开始我也没有发现,是我的妻子先发现,然后告诉我的。赵董,您绝对想不到吧,这爽龙汤的主要成分,竟然是千叶菊!哈哈哈……您说,这是不是天意?”

    赵严祥激动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一个劲儿的不停点头,这几日来的愁绪,在此刻烟消云散。

    诸位书友,明天要去外地参加一个同学的婚礼,更新可能会有些放慢,请大家原谅。参加婚礼结束后,飞舞努力将落下的章节给大家补上!对不起了大家!(未完待续,)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