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八章 大为好转!
    

    第二百零八章大为好转!

    叶雅言人漂亮,而且聪明,更重要的是她待人和气,热情,在整个市人民医院,上上下下没有不喜欢她的。这童大夫也是一样,虽然心里觉得叶雅言这样做不对,可是嘴上也不肯说太重的责备的话。

    满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雅言,你太莽撞了。蓉儿的伤情现在很不稳定,你擅自更换药物,可能会引起不良反应的。”

    叶雅言冲他俏皮一笑,转身看向蓉儿,说道“蓉儿,我们先换纱布好不好?”

    秦蓉儿看了一眼秦志国,摇了摇头。

    秦志国一见,立即说道“傻孩子,这纱布一定要换的,否则伤口感染了怎么办?”

    秦蓉儿将头低着,默不作声。还是叶雅言了解秦蓉儿的心思,对秦志国说道“秦老先生,请您先回避一下,可以吗?”

    “我?回避?”秦志国愣了住。

    叶雅言凑到秦志国的耳边,低声说道“蓉儿是一个懂事的女孩儿,她不想让你看到她现在的样子,所以才想让你回避。你要明白她的一番苦心,也要考虑到她的自尊。”

    听了叶雅言的话,秦志国满是无奈的笑了一笑,对秦蓉儿说道“蓉儿,你乖乖的听医生的话,等你换好了纱布,我再来陪你。”

    “嗯!”秦蓉儿赶忙重重的点了点头,眼神中重现出喜悦。

    秦志国心情凝重的发出了一声叹息,这才转身走出了病房。

    秦志国离开之后,叶雅言笑眯眯的取过了剪刀,说道“蓉儿,我们这就要开始了哦。等到纱布取下的时候,说不定我会给你个惊喜哦。”

    秦蓉儿满眼的忧伤。喃喃的说道“我都成这样儿了,还有什么惊喜可言?”

    叶雅言嘻嘻一笑,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病房外。秦志国焦虑的等待着。一想到宝贝孙女遭受了这般厄运,秦志国立时觉得。自己这些年来的奋斗,神马都变成了浮云。他现在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只要能让秦蓉儿恢复如初,重新让他看到荡漾在秦蓉儿脸上的笑容,他愿意为此付出一切。

    “秦老,您好!”正当秦志国在自顾自的愣神儿的时候,一道悦耳的嗓音,在他的耳边响起。

    秦志国下意识的转头看去。见到李曼琼正笑眯眯的望着他。李家在华夏国相当的有声望,李曼琼作为李家唯一的女性继承人,在华夏国更是如雷贯耳。再加上,秦志国和帝景药业也有业务往来,他对李曼琼倒是不陌生。

    微微一愣后,秦志国习惯性的点了点头,客套的说道“原来是李董,没想到,在这种地方碰上了。”

    李曼琼摇了摇头,说道“可不是碰上的哦。我们是专门来见您,同时探望一下蓉儿的情况。”

    提起蓉儿,秦志国的脸上便布满了愁容。摇了摇头,叹息着说道“蓉儿这丫头,这次可是遭了大罪了。哦对了,蓉儿刚受伤的时候,李董您就来看过,您的这份心意,我记下了。”

    李曼琼笑了笑,说道“都是应该的,没什么。对了秦老。我给您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儿子。古小云。”

    秦志国的目光落在了古小云的身上,满是诧异的说道“这就是你失踪了三年的儿子?你们母子得以团聚。真是可喜可贺啊。”

    “秦爷爷好!”古小云冲着秦志国,微微欠了欠身子。既表现了礼貌,同时也体现了风度。秦志国在生意场上厮混这么多年,说起看人,绝对是一流水准。目光在古小云的身上打量了几番,立时闪烁起一片耀眼的神采。连连点头的赞叹道:“不错不错!果然是虎父无犬子,很有古将军的风采啊!”

    李曼琼的脸上掠过一抹骄傲,能得到秦志国如此高调的夸奖,那可相当不容易。李曼琼急忙说道“小云终究还小,日后少不得有麻烦秦老的时候,还望秦老不要推辞。”

    秦志国此时的心思百分之九十都在秦蓉儿的身上,对李曼琼的话并没有往心里去,只是含混的点了点头,目光却时不时的透过病房门上的玻璃,向病房里望去。

    李曼琼寻思着这就要将自己和古小云的真实来意向秦志国说明,古小云却在一旁,用手轻轻的拉了拉她的衣袖,冲她缓缓的摇了摇头。在秦志国完全没有心思的情况下,谈这些,只会让秦志国更加反感。他们需要等待一个机会。

    从古小云的眼神里,李曼琼明白了他的意思。心里不禁暗惊。当初武尹秀跟他说,古小云如今变得如何如何沉稳,她还有些不信。现在看来,武尹秀丝毫也没有夸张。她没有想到的问题,古小云竟然想到了。

    “啊!怎么会这样?”正在此时,病房里面忽然传来了一声秦蓉儿的惊呼。

    秦志国本就心急如风,一听到这一声惊呼,更是再也忍耐不住了,噌的一下,便推门冲进了病房。“蓉儿怎么了?怎么了蓉儿?”

    李曼琼和古小云对视了一眼,随后跟了进去。

    秦志国一冲进病房,整个人就不由得呆住了。只见病床上,秦蓉儿拿着一面镜子,正在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发呆。

    再一看秦蓉儿的脸,秦志国整个人立时仿佛触电般的颤抖了起来。眼睛里充满了不敢置信。忍不住呐呐的问道“蓉儿,你的脸……”

    秦蓉儿猛的抬头看向了秦志国,满是激动的问道“爷爷,你也看出来了,我脸上的伤,有了明显的好转,是不是?”

    秦志国满是激动的扑到了秦蓉儿的面前,不停的点着头,眼中泪光闪烁“是,是!能看的出来,你的伤好了很多。你看,这里被烧伤的地方,已经生出了粉红色的嫩肉。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秦志国激动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眼泪却是忍不住流了下来。

    “童大夫,你……你不是说蓉儿要进行六次植皮手术,才能恢复原先容貌的百分之七十吗?可……可现在,为什么蓉儿还没有进行过一次植皮手术,就恢复的这么好?”秦志国将目光牢牢的定格在童大夫的身上,声音打着颤的问道。

    然而童大夫自己此时也是一副目瞪口呆,呆若木鸡的样子。从刚才叶雅言将纱布从秦蓉儿的脸上取下来的那一刻开始,他就是这副表情,直到现在还没有缓过来。

    当秦志国对他询问的时候,他只是呆呆的摇头,嘴里不停的呢喃着“这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没有理由啊?……”

    看童大夫完全傻了,秦志国迫不及待的又看向了叶雅言。叶雅言虽然早就知道,落雁草对秦蓉儿的面部烧伤,会有很好的效果,可却也没想到,效果竟然好到这种地步。看着秦蓉儿的脸,叶雅言分明能感觉到,秦蓉儿的脸,正在重生。

    “雅言姐姐,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难道是因为你涂抹在我脸上的那些药膏?”秦蓉儿到底聪明,猛然联想到这一点,欣喜若狂的问道。

    秦蓉儿的话立即提醒了童大夫,童大夫满是迫切的看向叶雅言,一双眼珠子都仿佛要从眼眶里瞪出来了一般。急急的道“雅言,你给蓉儿用的是哪种药膏?快,拿给我看看!快!”童大夫治疗烧伤十几年,还从来没有见到过如此对烧伤拥有如此神奇作用的药膏,难怪他会激动成这个样子。

    “我……我……”叶雅言被童大夫逼的有些喘不过气来。

    童大夫更是焦急的大声说道“雅言,你到底用的是什么样的药膏,快点儿告诉我啊!你知不知道这有多么巨大的意义!这会让你我的名字,都留在世界医学史上的!”

    “可是那种药膏……”

    叶雅言的话还没说完,秦志国便大手一摆,道“不管你们用的是什么样的药膏,不管它有多么昂贵,从现在起,你们就用这种药膏,给我的蓉儿治疗。”说完,秦志国满是兴奋的对秦蓉儿说道:“蓉儿,你的容貌终于有希望可以恢复如初了。爷爷……爷爷真是太高兴了!”秦志国喜极而泣,眼泪滚滚而落。

    秦蓉儿懂事的用手擦去了秦志国的眼泪,笑着说道“爷爷,这是一件多么高兴的事啊,你为什么要哭呢?”

    秦志国赶忙撩起衣袖,将眼泪擦了掉,重重的点头说道“好了,爷爷不哭,不哭!”

    “这个……”叶雅言似乎是有难言之隐,憋了一会儿,才说道“我想我们不能高兴的太早。因为……这种药膏已经用完了。”

    “什……什么,用完了?”童大夫满是不可思议的看向叶雅言。

    古小云虽然送给了叶雅言一些落雁草,可是并不是很多。叶雅言用它们制成了药膏,为了能尽快的将效果显现出来,一次便涂在了秦蓉儿的脸上,现在已经没有多余的了。

    “没有了就去买!多少钱,我来出!”秦志国好不容易抓住了一线希望,自然不肯放过,赶忙大声的说道。

    “可是……这药膏,恐怕不是有钱就能买来的。”叶雅言的神色更苦,满是无奈的幽幽说道。(未完待续,)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