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一章 玩死狗官!(三)
    

    第二百零一章玩死狗官!(三)

    国会宾馆是乡里最大的宾馆。王毅的种子运来之后,他便一直住在这里,等着向周维平收钱。

    虽然生意是做成了,可是王毅的脸上却并没有多少喜色,反而是略带愁容。

    他所贩卖的劣质种子,虽然利润极大,可是风险也很大,而且需要很强大的门路。然而,在华夏国,像周维平这样贪婪成性的狗官,并不是很多,而且随着华夏国在这一方面惩治力度的加大,数量更是在不断减少。

    没有了像周维平这样的人,他种子的销路自然会出现问题。今年,他的手里便挤压了大量的劣质种子,眼看着播种季节就要过去,而销路还没有找到,他如何能高兴的起来?

    正当王毅为此发愁的时候,房门砰的一下,被人从外面撞了开。王毅的心里猛的哆嗦了一下,还以为是他贩卖假种子事发,警察找上了门来,额头上竟然被吓得冒出了冷汗。

    “我的天,周大哥,你可吓死我了!”待看清楚闯进来的人是周维平,王毅这才长松了一口气,满脸苦色的说道。

    周维平一脸的兴奋,摆了摆手,一把握住了王毅,声音因为过于激动,不停的发颤“王老板,大生意……大生意来了!哈哈哈……”

    王毅的眉毛一扬,讶异的问道“什么大生意?”

    周维平没有回答,而是先急急的问道“王老板,你现在手里还有多少种子?”

    王毅的心神一动,脸上跟着流露出一片无比的喜色,赶忙问道“怎么,周乡长还需要?”

    “需要。需要!太需要了!哈哈哈……你说,你手里还有多少?”

    王毅皱了皱眉头,道“大概还有一百吨左右。”

    “一百吨……”周维平迟疑了起来。一百吨和五百吨的数量相差实在是太远。

    看到周维平面露迟疑,王毅的心里不由得一紧。还以为数量太多,将周维平给吓到了,赶忙说道“周乡长,您只要帮我吃掉一吨,我就会有一份大礼奉上。”

    周维平猛的转过身,灼灼的目光瞪着王毅,“太少了,太少了!还有没有更多的?”

    “什……什么?”王毅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周维平大笑了一声。状若发狂的道“王老板,这可是你我发财的大好机会,是上天对我们的眷顾。无论如何,我们都要抓住这次机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

    “周乡长,你……你需要多少种子?”王毅和周维平打交道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周维平表现的如此近乎于疯狂。

    周维平猛的伸出了一只手掌,在王毅的面前晃了晃。

    “五吨?”王毅愣了一愣。

    周维平摇头,用力的晃了晃五根手指。

    “五十吨?”王毅的眼睛一瞪,脸上开始展现出一片喜色。如果周维平能帮他吃掉五十吨,那对他来说。真是大喜色一件。

    周维平还是摇头,再次用力的晃动起五根手指。那模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周维平突然患上了脑血栓。

    王毅的身体好像触电了一般。剧烈的颤抖起来。只觉得双腿发软,不由自主的坐在了沙发了,喃喃的,仿佛梦呓般的“五……五百吨?”

    “哈哈哈……不错!就是五百吨,你能帮我弄到吗?”

    王毅觉得呼吸有些困难,忍不住将系在脖领上的领带松了松。

    “周乡长,整个乡加在一起的土地,恐怕也用不到五百吨种子吧?你……”王毅终究是见过大场面的人,激动之余。并没有失去冷静,带着惊疑。问道。

    周维平兴奋的摇头说道“哈哈哈……你不知道,我碰到财神了。”

    “哦?”王毅的眼中闪过一丝亮光。

    周维平接着说道“今天我去下面视察。碰到了一个人。他告诉我,他在整个华夏国承包了总共十万亩的土地,正需要寻找足够的粮种。我跟他说,我刚好有路子,可以找到比市场价要便宜的多的粮种,我们两个一拍即合,他便向我要求,让我帮他购买五百吨。哈哈哈……你说,这是不是我们俩儿的机会?”

    王毅抓起桌子上的水,一口灌了下去。然后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努力的将激动和狂喜的情绪给压了下来。

    带着几分疑惑的说道“周大哥,我常年做种子生意,生意遍及整个华夏国,但凡稍微大一点儿的土地承包商,我都认识。据我所知,在整个华夏国,承包了十万亩土地以上的人,屈指可数。不知道,您所说的是哪一位?”

    周维平轻皱了下眉头,道“他姓古,是一个恨有魄力,气度不凡的年轻人。”

    “姓古的年轻人?”王毅缓缓的摇了摇头,说道“那这就有问题了。那几个人,年纪最小的也都有四十岁了,而且没有一个是姓古的。”

    “哎呀!王兄,你莫非是在怀疑古兄弟?不会的,你是多心了!我周维平这么多年来,看人还从来没看走眼过,这个姓古的年轻人,绝对不是一般人。你相信我没错的!”

    周维平的话让王毅很是有些吃惊。在他的印象中,周维平这个人十分谨慎,也十分多疑。当年为了接近他,拉拢他,王毅可是经受过周维平太多的考验。

    “周大哥,你以前认识这个姓古的年轻人吗?”王毅不动声色的问道。

    周维平摇了摇头“我们也是今天才见面的。”

    “什么?今天才见面的?”王毅就更是觉得奇怪了。周维平这样一个从来也不肯轻易相信别人的人,竟然会对一个初次见面的人如此信任,这完全不像是周维平的风格。

    “王兄,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你这么多疑,大好的机会,可就要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溜走了!”周维平急了,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王毅苦笑了一声,说道“周大哥,你先别急嘛!这么大的生意不是儿戏,即便是想做,那也得周全谋划才是。这样吧,你找个机会,让我见见那个年轻人,如何?”

    周维平还想要再说什么,却被王毅给顶了回去,只听王毅说道“周大哥,我知道,你十分想要做成这笔买卖,我也是!这买卖要是做成了,你我两个就都可以提前退休了。但是,有多大的利益,就有多大的风险。如果这买卖做砸了,你我两个可就万劫不复了。所以,我们还是要谨慎,再谨慎。顶多我向你保证,我见过这个年轻人之后,如果发现他的确没问题,我一定全力促成这笔生意。”

    听王毅这么说了,周维平别无他法,只好答应了下来,说道“那好!我这就去安排,争取早点儿让你俩儿见上面。

    河沟村。

    “古兄弟,你就去见见他吧,”周维平一脸恳求的望着古小云,哪儿还有半点儿乡长的威严。

    古小云的心里有些发苦。不是他不想去见,而是去见了,事情一定穿帮。什么在华夏国承包了十万亩土地,换做一般人绝不会轻易的相信。能在华夏国承包十万亩土地的,那一定是电视里的常客,明星人物。而周维平之所以能对古小云如此相信,察觉不到古小云所说话中的明显破绽,那全是因为他中了古小云的*术。

    在神农密境里的时候,神农为了让古小云可以自保,传授给了他许多秘法。这*术便是其中之一。当日,正是古小云对周维平施展了这种*术,才让周维平对他死心塌地的信任。可是这种*术十分的耗费神力。以古小云现在只吸收了两滴神农精血的修为,每七天也只能施展一次。

    而且古小云也见过王毅,深知王毅这个人,心机敏捷,见多识广,如果不能用*术将他迷住,他撒下的这个谎,他不费吹灰之力的就能识破。可是如果他不去见王毅的话,那这生意就做不成。生意做不成,周维平这个贪婪成性的狗官,还有王毅这个唯利是图的奸商,就得不到应有的惩罚。因此,古小云此时才显得十分苦恼。

    “古兄弟,您就去吧!能买到价格低廉的种子,不正是您所渴望的吗?”周维平越发的焦急,连声说道。

    古小云长叹了一声,道“好吧!我明天去见他。”

    见古小云答应了,周维平大喜,忙不迭的点头说道“好!明天我派车来接您!”

    古小云轻笑了一声,道“不用,我有车!”

    “是是是!呵呵……那……我先告辞了!”周维平带着一脸谄笑的说道。

    古小云摆了摆手,让他去了。

    “小云那,你真的要从周乡长那里买五百吨的种子?”吴思茵睁大了眼睛,问道“小云,你该不会真的在整个华夏国承包了十万亩土地吧?”

    古小云哈哈一笑,摇了摇头说道“吴阿姨,您会知道的。对了,我要去一趟市里,晚上就不回来吃饭了。”

    吴思茵呆呆的点了点头,眼巴巴的看着古小云扬长而去。只觉得一层浓浓的迷雾缓缓的遮盖住了古小云的身影,让她越发的看不透。(未完待续,)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