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章 玩死狗官!(二)
    

    第二百章玩死狗官!(二)

    “古老大,不好了!”赖头还在十几步外,便大声的叫嚷了起来。

    古小云神色一震,转头向他看去。

    “古老大,周维平那个狗官又来了。现在就在村委会,和我们村长吵的正凶呢。您快去看看吧。”赖头急声说道。

    古小云听了,脸上立时掠过一丝冷笑,轻哼了一声“他果然来了。”

    河沟村村委会,吴思茵的家。

    周维平一脸气恼的瞪着吴思茵,怒声喝道“吴思茵,你到底还有没有把我这个乡长放在眼里?河沟村这么大的事情,你为什么不向我汇报?”

    吴思茵不咸不淡的回答道“周乡长,我记得您以前说过,各村各寨,有能耐就吃肉,没能耐就喝西北风,别总是有事儿没事儿的去烦您,您又不是我们的保姆。我正是时刻记着您的这番教诲,所以才没有惊动您。”

    这些话都是当初吴思茵找上周维平要救济的时候,周维平用来顶她的。这些刺耳的话,没少让吴思茵伤心。现在原原本本的还给了周维平,让吴思茵的心中好不畅快。

    果然,被吴思茵这么一说,周维平的脸上青一阵红一阵儿的好不难看。

    咳嗽了一声,周维平喝道“好好好,你河沟村有本事,我不管。我问你,今年你们河沟村,准备买多少种子啊?”

    吴思茵淡淡的道“现在村里绝大多部分的土地,都租借给了别人。我们基本不需要种子了。多谢周乡长的关心。”

    “不需要了?那承包你们土地的人也不需要了吗?”周维平眉头一皱,问道。

    “应该不需要,因为他不是种粮食,而是要种……”

    吴思茵的话还没说完,古小云便一步从外面跨了进来。笑着打断了她的话,说道“种!当然要种粮食!呵呵……”

    “小云,你不是说……”古小云的话让吴思茵吃了一惊。

    古小云冲她摆了摆手。示意她不要说话。随后将目光投向了周维平,笑道“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周乡长吧?”

    古小云特意将‘大名鼎鼎’四个字咬的很重。只可惜周维平没有听出来。

    看到古小云竟然是如此的年轻,周维平一副很吃惊的模样,“你就是那个承包了河沟村五百亩土地的人?”

    古小云微微点了点头,笑道“正是!”

    “哎呀!小兄弟真是年轻有为啊,不简单,不简单!”周维平一听,立时眉开眼笑。

    “周乡长过奖了。”古小云微微一笑,道。

    “对了。你刚才说,你承包这五百亩土地,是准备种粮食?”周维平话锋一转,笑眯眯的问道。

    古小云想也不想的点头回答道“当然!这么好的土地,如果不拿来种粮食,那岂不是太可惜了?”

    “对!这么好的土地就应该种粮食!呵呵……那么小兄弟,这么大一片地,所需要的粮种一定很多吧?”

    古小云大笑一声,说道“那是当然!怎么也得要个五百吨吧。”

    “五……五百吨?”周乡长的眼珠子差点儿都要瞪了出来。满是不可思议的问道“这……这怎么说的?总共才五百亩土地,就算是连续种十年也用不了五百吨种子吧?”

    古小云摆了摆手。道“周乡长,您不知道,我手下的土地遍及全国各地。何止五百亩?加起来,大概有十万亩上下吧。”

    “什……什么?十万亩?”周乡长被吓到了,脸上布满了惊容。隐隐的有些明白,为什么古小云会有这么大的手笔,竟然会用五百万来租借这五百亩土地了。敢情人家是财大气粗。隐隐的意识到自己的机会来了,周维平的心情很是有些激动。

    “小云,你……”吃惊的不光是周维平,一听说古小云在全国竟然有十万亩土地,吴思茵也不由得呆住了。眼神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呵呵……那个小兄弟,贵姓啊?”周维平迫不及待的跟古小云套起了近乎。

    “我姓古。以后周乡长称呼我为小古就行了。”古小云的脸上洋溢起一片无害的笑容。

    这笑容好像有一种十分奇特的吸引力,周维平看在眼里。心里不知怎么的,砰砰的直跳,脑袋里隐隐的有些发昏。越看就越是觉得古小云亲近,可信。

    “周乡长,您怎么了?”古小云轻轻的推了推周维平,眼角儿闪过一丝冰冷。

    “啊,没……没什么?呵呵……”周维平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傻笑了几声,用力的摇了摇头,脑袋似乎是清醒了一些。

    “古兄弟,你手下这么多土地,每年采购种子,都是一件麻烦事吧?”

    古小云好像是找到了诉苦的对象,赶忙苦哈哈的说道“可不是嘛!我的需要种子量很多,不是一两家公司就能供应的了的。每年我都要为了种子,四处奔波,既然凑够数量,又要尽量的将价格拉下来,真是痛苦的很那!”

    周维平立即说道“兄弟,真是巧了。我手上有一批种子,本来是给河沟村联系的,价格很是便宜,您一定会感兴趣的。”不知不觉的,周维平对古小云用上了敬称。一脸讨好的模样,像极了一条哈巴狗。

    古小云做出一副为难的表情,说道“这个……我听吴阿姨说过,您每年都会为河沟村联系这样的廉价种子。可问题是,我需要的种子不光要求价格低,还要求高质量……”

    “没问题!那种子的质量完全没有任何问题!我身为乡长,也不敢乱来不是?”周维平拍着胸脯的向古小云保证,生怕他不相信。

    古小云心里冷笑了一声,面上却做出一副高兴的模样,说道“真的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有多少要多少。”

    周维平等的就是古小云这句话,一听大喜,笑着说道“好!我这就去跟您联系,保证您满意。”

    周维平就好像是一只偷腥得手的猫,一蹦三跳的离开了河沟村。目睹了他这番丑态,吴思茵有些奇怪的皱起了眉头,喃喃的道“怎么回事儿,今天的周维平好像和以前不大一样啊。”

    古小云笑的很神秘“有什么不一样?”

    吴思茵想了想说道“周维平虽然十分的龌龊阴险,但是在人前的时候,却力求光鲜,十分注重他一乡之长的威严。虽然不能说不苟言笑,可也是相当严肃的。可是小云你看他刚才那副样子,好像发癫了似的,真是奇怪。”

    古小云冷笑了一声,淡淡的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他就要发大财了,太过高兴,所以才会如此失态。”

    提起这件事,吴思茵转头对古小云,满是讶异的问道“小云,你不是说要种草药的吗,怎么又改种粮食了?”

    古小云小的越发玩味了,道“吴阿姨,您会知道的。”

    坐在回乡里的车上,周维平还是一脸的喜不自胜,无法将情绪平静下来。坐在前排的秘书见了,眼中满是疑惑。如今坐在这里的周乡长,就好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和他平常所熟知的完全不同。

    “乡长啊,你说,那个姓古的小子会不会有问题啊?”秘书问了一句。

    他的话音刚落,周乡长的眼睛立时瞪了起来,怒声喝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秘书本就是随口一问,却没想到会换来周维平这么大的反应,甚至是怒火。直让他愣了又愣,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周维平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沉声喝道“你这个小子,就是喜欢怀疑这个怀疑那个。古兄弟是多好的一个人那,能有什么问题?河沟村那五百亩土地,五千块钱租给我我都不要,可是人家古兄弟,一出手就是五百万。这是何等的气魄,岂是你我这种凡人能够做到的?我跟你说吧,这辈子你碰上了古兄弟这样的人,那就是你的造化,你的福气!而你还在这里嚼人家的舌头根子,真是岂有此理!”

    被周维平没头没脑的骂了一顿,让秘书很是委屈。忍不住辩了一句“可是乡长啊,您想过没有,那五百亩土地,除非能种出金条来,或许能卖个五百万。如果只是种粮食的话,就算是大丰收,他也收不回这五百万的成本。您不觉得这很奇怪吗?”

    “奇怪你的鬼!你当人家和我们这些人一样,种出来了粮食就知道拿去卖。人家说不定会将种出来的粮食,进行一番深加工,制作成各种各样的产品,出口到海内外,那可比金条还值钱。你这小子给我听清楚了,古兄弟是我的财神爷,你要是敢出言不敬,把人家给得罪了,我就砸了你的饭碗!”

    听周维平这么说,那秘书虽然心中有一肚子的疑惑,也不敢再说什么了,频频点头。

    “那个乡长,我们现在去哪儿?”

    周维平想也不想的道“去国会宾馆,找王毅!嘿嘿……这么大一笔买卖,简直是老天对我的恩赐,我一定得拿下来!”

    司机猛一打方向盘,周维平的车子一路疾驰,停在了国会宾馆……(未完待续,)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