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九章 玩死狗官!(一)
    

    第一百九十九章玩死狗官!(一)

    “王老板。你的利润还低啊?别说笑了!我的要求你现在也清楚了,春种很快就开始了。时间紧迫,王老板好好儿想想吧。”周维平一脸吃定了王毅的模样,让王毅面儿上没有表示,心里却是恨恨的。

    “呵呵……小张,跟周乡长喝一杯啊。”王毅冲着周维平身旁就座的那个丰腴女人使了个眼色。

    那女人立时活泛了起来,丰满的胸脯,不停的在周维平的胳膊上蹭来蹭去,撒娇也似的说道“周乡长,来,再喝一杯嘛!”

    周维平倒是爽快,将杯中酒一口喝干,同时却将手远离了那女人的‘大凶器’,笑着道“王老板,我这个人你还不清楚吗?酒可以喝一点,这女人却绝不乱碰。酒顶多伤身,这女人可是要命啊!呵呵……”

    见周维平一脸的阴笑,王毅是又气又无奈。正如周维平所说的,春种就要开始了,错过这个时候,他的那些个劣质种子就全砸在他手里了,这损失可不是一点半点儿。如今等不起的人是他。

    “好吧!周乡长我们合作了这么久,大家又是朋友,实在不值得为这么点儿蝇头小利闹的不愉快。我答应你的要求,将你的分成,再提升十个点。不过周乡长,这次我手里的货比较多,您是不是能多想想办法?”

    周维平是个人精,见王毅妥协了,哈哈一笑,说道“好!既然你爽快了,那我也不能含糊。这样吧,我比去年多要你十吨。”

    “周乡长。此话当真?”王毅的眼睛一亮。

    “当真!你认识我周维平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什么时候见我说过大话,做过没有把握的事情?”

    “好!成交!来。周乡长,我们再喝一杯!”虽然利润降低了。可是销量扩大了,一来一去,王毅也没吃多少亏,心里大为高兴。

    周维平摆了摆手,醉醺醺的道“今天就到此为止吧。剩下的酒,等我们交易完成,钱到手了再喝不迟。”

    “周乡长是一个做大事的人。好,我的货明天就会运到。交到您的手上。”

    周维平点了点头,从口袋里摸出一张银行卡,笑眯眯的道“我周维平虽然贪财,但却不是吝啬鬼。这一百万定金,你先拿着。至于余款吗,货到三日内付清。”

    “哈哈哈……痛快!”王毅冲着周维平树了树大拇指,一边将银行卡接了过来,一边在心中暗骂,周维平这孙子还真是能贪。一个小小的乡长,随手就能拿出一百万。而且还面不改色。真是tmd人渣一个。

    转身从公文包里掏出了一摞子文件,王毅笑呵呵的递给了周维平。

    周维平睁眼一看,眉头立时皱了起来“王老板。我们合作了这么多次,你还是不信任我啊。需要签这玩意儿吗?”

    “呵呵……周乡长,这份合同是一个保障,不光针对我,也针对您。签了它,我们两个就都能安心了,何乐而不为呢?”

    周维平满是鄙夷的瞪了王毅一眼,掏出笔,唰唰的在合同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随后将合同甩给了王毅,说道“王毅啊王毅。你小子是越来越不地道了,事儿事儿的!这次和你合作完之后。我看明年我得找个新的合作伙伴了。”

    王毅陪着笑,但却没说什么。

    古小云的原意是趁夜找到周维平,揍他个生活不能自理,给他个教训也便可以了。偶尔探听到周维平和王毅的这一番对话,古小云心神一动,心中有了更好的计较。冷冷的望了周维平所在的包厢一眼,古小云转身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回到河沟村,吴思茵还没有吃饭。一个人守在桌边,好像是在等他回来。

    “吴阿姨,您怎么不吃饭啊?”

    抬头一见是古小云,吴思茵的精神立时一振,急急的问道“小云,你去哪儿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古小云呵呵一笑,说道“我去办了点事儿。”

    吴思茵点了点头,没有多问,道“饿了吧,快,坐下来吃饭!”

    限于条件,饭菜十分的简单,不过因为吴思茵料理的用心,手艺也高,古小云还是吃的很高兴。

    “小云啊,你说你租用这五百亩土地,是要种植草药。那你什么时候开始,需不需要帮手?村里的青壮年劳力随你挑,不用钱。”吴思茵一边吃饭一边问道。

    古小云笑了笑,摇头卖了个关子,说道“吴阿姨,我现在先不告诉您,到时候您就知道了。对了,说起村里的青壮年,我忽然想起来了。吴阿姨,现在村里的土地都被我承包了,那些个青壮年留在村里也没什么事儿干。您干吗不把他们组织起来,到城里去打工呢?这样,河沟村也许用不了多久,就会改变现在这种贫穷落后的局面。”

    吴思茵一笑,说道“你和我真是想到一块儿去了。我已经为赖头他们联系了一个工地,你要是不用他们的话,这几天我就让他们动身了。”

    “不用不用,您就让他们尽快出发吧。出发的越早,就越早赚钱。”

    吴思茵忽然发出了一声叹息,幽幽的道“现在出去打工也不容易。那些做工程的大老板,一个比一个黑心,怕就怕我们活儿干了,却结不到工资。”

    古小云对这样的事,还真是知道不多。满是讶异的问道“不会吧?人家干了活儿,就应该付给人家工资。这是天公地道的事情,不是赖能赖掉的吧?”

    吴思茵苦笑了一声,道“小云,你终究还是年轻,见过的事情不多。哎!希望这种事不要让我们碰到。”

    ……

    乡政府周维平的办公室。

    一大早,周维平便精神奕奕的来到了办公室。刚一坐下,便开始为他的那些劣质种子找起了销路。

    “喂,是香柳村吴村长吗,我是周维平……春种就要开始了,你们的种子都采购好了吗?……什么,采购过了?……不再需要了吗?……好了,再见!”

    周维平气呼呼的挂上了电话,心中暗恼。

    “这个吴秋,真是越来越不将我放在眼里了。明明告诉过他,买种子之前跟我说一声。看来,下一次香柳村换届选举,一定要把他换了,换个听话点儿的。”

    生过一通气之后,周维平又给另外几个村打了电话。结果都是不尽人意。有的和香柳村一样,有的倒是需要,可是量很少。

    正当周维平犯愁的时候,王毅打来了电话,告诉他,所有的种子都已经运过来了,就等着他付款了。

    周维平本就心烦,接了王毅的电话后,更是郁闷。含糊的敷衍了几句,就将电话放了下来。

    “周乡长。”周维平这边儿刚放下电话,周维平的秘书敲门走了进来。“周乡长,这是河沟村吴思茵吴村长打的报告,想要修一下他们村的那条泥路。”

    周维平根本就没接报告,眉头立时皱了起来,说道“我上哪儿找钱给他们修路?你告诉她,要修路,就自己出钱修,乡里没钱。这些穷鬼,真是讨厌!”

    秘书道“周乡长,吴思茵的意思,本来就是他们自己出钱来修。可是苦于联系不到设备,想要请我们乡里帮帮忙,为他们联系一下。”

    “什么?河沟村自己出钱修路?我没听错吧?吴思茵她刚抢了银行吗?”周维平一听,煞是好奇,满是惊愕的问道。

    秘书道“您还不知道呢?河沟村碰到财神了。”

    “怎么回事儿,你说说!”

    “是这样的!河沟村将他们村里的五百亩土地,租借给了别人。那个人,竟然愿意每年拿出五百万的租金,来租这五百亩土地。您说,河沟村是不是碰到财神了?”

    “你说什么?有人竟然愿意用五百万,租借五百亩土地?这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傻帽儿,简直是极品啊!是别人瞎说的吧?”周维平不敢相信,呐呐的问道。

    “乡长,这可是千真万确的事情。吴思茵已经将人家预付的一百万定金,打到了他们河沟村的公开账户里。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吴思茵又怎么会打这样一份报告,愿意自费修路呢?”

    “哈!真是没想到,这穷鬼也有翻身的时候。走!我们去河沟村,拜访拜访这位财神!”周维平登时来了精神,抓起外套,便走了出去。

    河沟村的村民真是卖力,只一天的工夫,便将五百亩土地之间的沟沟坎坎,一律铲平,填平,就连那五百亩土地和三河村一百亩土地之间的一条壕沟,也被填了上。总共六百亩土地,彻底的连成了一片,再也难分彼此。一眼望去,接天连地,让古小云的心中好不振奋。

    有了这六百亩土地,便会有足够的密蒙花,救治前方的战士。华夏*队的战斗力,将以几何倍数递增。西南边陲的那些蛮夷小国,再敢打华夏国的主意,简直就是自寻死路了。

    望着面前广袤丰饶的土地,古小云的心中不停的盘算着,该怎么将这六百亩土地利用起来,一时有些愣神儿,直到赖头匆匆来到……

    书友们,看完了,别忘了打赏啊!谢谢了!(未完待续,)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