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八章 问题种子!
    

    第一百九十八章问题种子!

    说完,古小云从口袋里掏出那张从青皮那里得来的银行卡,说道“吴阿姨,这是我们之前约定的定金一百万,您负责给大家分发下去吧。”

    “小云,这……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谢谢,谢谢你!”拿着古小云给的一百万,吴思茵的心都在颤抖,眼泪更是激动的脱框而出。

    古小云哈哈一笑说道“阿姨,我们现在是一种合作关系,互惠互利,您用不着说谢谢!”

    吴思茵重重的点了点头,对村民们说道“村民们,我会按照各家各户的土地数量,将这笔钱尽快分发下去。不过,我也得向大家说明一点,这笔钱,我暂时不准备全部发放下去。大家也知道,我们村上用钱的地方很多。比如,村里这条泥泞不堪的路要整修,有许多五保户的救济款也得要发放,村里的灌溉渠也亟待修理等等,所以村上决定先截留一部分钱,大家没意见吧?”

    吴思茵的话刚一落地,村民就纷纷响应,都表示没有意见。将河沟村人的齐心展现的淋漓尽致。

    吴思茵点了点头,对赖头说道“赖头,那五百亩土地虽然已经租借给了小云,但人家出了这么多的租金,我们不能一点儿忙也不帮。你去,带上村里的青壮劳力,将那五百亩土地尽快的平整出来。”

    “好嘞!老少爷们儿,抄家伙,跟我来!”真看不出来,赖头在河沟村还有点儿威信力,一呼百应。村民们不论男女老少,全都跟着赖头而去。

    古小云笑着道“吴阿姨。您真是太客气了。”

    吴思茵一笑道“客气的是你!走,那个房间我已经帮你收拾出来了,我带你去看看。”

    一来到房间。古小云立即便知道,在整理这个房间上。吴思茵的确是下了大工夫。本来光秃秃的墙壁,吴思茵买不起涂料粉刷,就用旧年挂历,全都糊了起来,连顶棚也不例外。土质地面,被扫的一尘不染,墙角的老鼠洞也被堵了起来。

    床是崭新的木头床,估计是吴思茵连夜让村里的木匠打好的。床上铺着虽然不新。但是却十分干净的被子。火红的背面,绣着两只金灿灿的凤凰,一看便知道是婚被。在床头靠窗的位置,还放着一张书桌和一把椅子。房间虽然不大,还有些矮,但经这么一收拾,倒是十分的温馨和舒适。

    “呵呵……小云,咱村里就这条件,你千万别嫌弃。”吴思茵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不嫌弃!这已经很好了。吴阿姨,真是谢谢您了。”古小云连忙笑着说道。

    吴思茵白了他一眼。道:“都这个时候还跟我这么客气?对了,小云,你先忙着。我得到银行去把这笔钱先存到我们河沟村的户头上。”

    古小云奇怪的问道“您直接去银行取钱发给大家就完了。还有必要存到河沟村的公立账户中吗?”

    吴思茵笑了笑道“这叫财务公开。村子里的每一笔账都得先入村户头,然后再由村户头发放到各家各户的私人账户上。这样每一笔资金的进出,便会有帐可查。到时候,就不怕账目说不清楚了。”

    古小云点了点头,道“好,那您去吧!”

    吴思茵正要转身出去,古小云忽然又叫住了她,说道“对了吴阿姨,您不是说每年周维平都会为你们联系一些个比较便宜的种子吗?能不能把那些种子拿来给我看看。”

    “嗯?小云。你要看那些种子做什么?”吴思茵不解的问道。

    “没什么,就是想看看。”

    “哦。那你等着,刚好去年我没用完。还剩了点儿。”

    不一会儿的工夫,吴思茵便取来了半袋尚未用掉的种子,交给了古小云,然后便匆匆离去了。为了能将这笔钱,尽早的发放到村民们的手里,吴思茵一点儿也不敢耽搁。

    吴思茵走后,古小云开始仔细的检查起这些种子。

    无论是粮食还是草药,都是由种子种出来的,所以古小云也不是门外汉。为了能培育出一流的草药,那便需要挑选出一流的种子,什么样的种子好,古小云最是清楚。

    从袋子里倒出了一把这些粮食种子,单从外表来看的话,这些种子倒是粒粒饱满,色泽也好,好像并没有什么问题。

    古小云迟疑了一会儿,手上蓦然透出一道耀眼的红光,将这些个种子包裹在了其中。在红光之下,这些种子就好像是被一层层的剥离,完全褪去了‘光鲜’的外表,在古小云的面前露出了最真实的一面。

    “哼!”半晌过后,古小云忽然发出了一声冷哼,五指猛然收紧,红光应势爆裂,他手掌心的那些个种子,立时化作了飞灰,从古小云的指甲缝儿里渗出,飘落了一地。

    “果然不出我所料!这个周维平,用心还真是歹毒!”

    古小云从一开始就怀疑,周维平对河沟村处处坑害,又怎么会好心的帮他们去联系廉价的种子。河沟村原本肥沃的土地,却年年不能丰收,问题根本就是出在这些廉价的种子身上。

    这些种子显然是经过特殊加工过的,外表饱满,是因为经过浸泡,色泽光亮,更是因为某种化学药剂的作用。如果将这些因素都去掉,那这些所谓的种子,根本就是一些只能用来当做饲料使用的劣等粮食。用这样的种子来种粮食,就算是再肥沃的土地,也休想丰收。

    一下子,在古小云的心中,周维平变得邪恶了起来。他这不仅仅是在坑害河沟村的百姓,简直就在将他们往绝路上逼。

    “岂有此理!”古小云咬牙怒骂了一声,没跟任何人说,身形一晃,便消失在了房间里。等他身形再次显现出来的时候,却已经站在一个乡政府的大门前。

    “你找谁?”古小云刚要走进去,一个保安走过来,挡住了他的去路。

    古小云微微一笑,道“这位大哥,我想找周乡长,请问他在吗?”

    “你找周乡长?”保安的目光在古小云的身上打量了起来。见古小云的穿着虽然不是很名贵,但也不像是一般的农民,不敢太过分。问道“你是谁?”

    古小云哦了一声,说道“我是一个做种子生意的生意人,想要向周乡长推荐一批我公司生产的种子。”

    “哦~~~~原来是个卖种子的。那你还是走吧,即便你见到了我们周乡长,也是没用的。”

    “为什么?我们公司生产的种子可是一流的啊。”

    “呵呵……我一看,就知道你公司的种子卖的不咋地。”保安一脸讥笑的道。

    古小云奇怪的问道“这你是怎么知道的?”

    保安夸张的大笑了几声,说道“这还用问吗?现在谁管你种子的质量是好是坏,关键是看你会不会做人!你还是放弃吧,我们周乡长刚刚被一个种子公司的老板给接走了。人家那卖种子可比你会来事儿,绝对不会像你这样,空着手儿来的。”

    古小云不动声色的问道“那周乡长被接到哪里去了?”

    保安道“你还真是不死心。好,那你去碰碰运气吧,他们在白象大酒楼。希望你不会被人给轰出来。呵呵……”

    古小云冷笑了一声,没再理会保安,转身便走了。望着古小云的背影,那保安恨恨不平的呸了一口,嘴里骂骂咧咧的道“tmd什么玩意儿,说了这么半天,连烟都不给点一个根儿。早晚破产去要饭!”

    白象大酒店虽然位于一个小小的乡镇,可是装饰奢华,从外表看上去,丝毫也不亚于城市里的豪华酒楼。从里面进进出出的,还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门前各种豪华轿车,停了一排又一排。

    在一个安静的包厢里,大腹便便的周维平,满脸通红,浑身酒气,一双色迷迷的眼睛,不停的在身旁一个妖娆女子的身上转来转去。

    在他的旁边,做着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梳着大背头,手指上的一个四方黄金戒指,足有四五十克,很是有派头。

    “周乡长,来,我再敬您一杯。”那老板举起了酒杯。

    周维平打了个酒嗝儿,摆了摆手,醉眼惺忪的说道“王老板,酒已经喝得差不多了,再喝下去,就谈不了正事了。”

    “哎!周乡长海量,再喝他个三瓶五瓶,正事也照样谈。”

    周维平笑着摇了摇头,说道“王毅王老板,我们之间合作不是一年两年了。你那些种子,根本就不达标的,卖给饲料厂,饲料厂都不收。如果不是我每年给你找销路,你能有今天吗?这人那,得学会感恩。我帮了你这么多,只提了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你就这么推三阻四,想要用酒把我摆平,未免太过分了吧?”

    王毅的眼中飞速的闪过一丝厉色,笑着说道“周乡长,您是帮了我大忙。按道理呢,您提的要求,我实在是不应该拒绝。可是您也知道,我这利润本来就薄,您一下子就要求提高十个点的分成,对我来说,实在是太困难了。您就不能稍微减点儿?”(未完待续,)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