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六章 狗官!
    

    第一百九十六章狗官!

    古小云笑了笑,说道“我想在河沟村找个住处。”

    “啊?你要住在我们河沟村?这……这是为什么?三河村的条件要比我们河沟村不知道好多少倍,而那里离这里又不远,应该很方便才是,你完全没有必要住到我们河沟村来。毕竟我们河沟村的条件实在是太差了,你是住不惯的。”

    “吴阿姨,您是不是不欢迎我啊?”

    “没有!怎么会呢!我只是担心你……”

    “好啦吴阿姨!我没有您想的那么娇弱。您就帮我安排安排吧。”古小云笑着说道。

    见古小云是铁了心要住在这里,吴思茵只好答应。说道“我家里倒是有一间空屋子,赶明儿我给你打扫出来,你就住在那里吧。”

    “好!呵呵……”

    吃完饭,古小云便起身告辞,回到了三河村。

    古小云刚一进门,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饭菜香气。转眼一望,只见餐桌上摆满了丰盛的菜肴。有鱼有肉,热气腾腾。

    看着这一桌美味佳肴,古小云的眼前不禁浮现出在吴思茵家餐桌上的那几个小菜。相比之下,是那样的寒酸,但不知道为什么,古小云却是觉得,即便是一百桌这样的大餐,也比不上那几个寒酸的小菜。

    “小云那,你回来了,快,吃饭了!”薛一德端着一碗汤,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一见到古小云,脸上立时堆满了笑容。

    古小云轻轻的道“薛伯伯,您自己吃吧,我在吴阿姨家吃过了。”

    “嗨!她那里能有什么好吃的啊……呃……”薛一德刚说到一半儿,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赶忙将嘴闭了上,表情显得很是有些尴尬。

    古小云心中不禁发出了一声叹息。看来三河村对河沟村的歧视,已经深到骨子里了。摇了摇头。古小云转身又走了出去。

    “小云,你去哪儿?”薛一德的心中一慌。赶忙问了一句。

    古小云没有回头,只是摆了摆手,回答道“我去青皮家一趟。”

    来到青皮家,古小云吃了一惊。只见青皮家,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什么时候,青皮家的生意变得这么好了?”古小云带着些疑惑,从人群中挤了进去。

    “不要挤。不要挤!货源充足,大家都有!要是挤出了人命,我们可是不负责的!”青皮站在桌子上,手里拿着大喇叭,不停的维持着秩序,额头上满是汗水,不过嘴角儿却挂着笑容,显然是忙的很开心。

    而青皮的父母,则不停的将一箱一箱包装精美的醒龙汤分发到大家的手里。敢情这里不再是青皮家的饭店,而是批发中心了。

    看青皮的父母。忙的直要四脚朝天,可是脸上的笑容却始终不肯散去,显然是挣的不少。

    现在醒龙汤已经火遍了整个华夏国。利用和薛劳飞的特殊关系,青皮的父母将饭店变成了批发中心,专门批发醒龙汤。方圆几十里的酒店,商店,卖场的老板们,全都被吸引了过来,所以才会呈现出如此火爆的场面。

    “古老大!”青皮站在桌子上,一眼便看到了古小云,赶忙从桌子上跳了下来。笑眯眯的来到了古小云的面前。

    “生意不错哦。”古小云含笑的道。

    青皮望了一眼沸腾的人群,凑到古小云的耳旁。忍不住笑的说道“何止是生意不错,简直是发大财了。嘿嘿……”

    古小云点了点头。道“青皮,我有点事儿要找你商量商量。”

    “好!去我的房间,这里太乱了!”青皮招呼过来几个原先酒店里的服务员,让他们负责维持秩序,自己则带着古小云进了自己的房间。

    “古老大,有什么事说吧。”青皮心情极度不错,笑着道。

    古小云嗯了一声,说道“青皮,上次,你不是从赵严祥那里赚了一百五十万吗。我想给你借一百万。”

    “古老大,您这说的是什么话?什么借不借的,您直接拿去就是了!”说完,青皮便爽快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银行卡交给了古小云。

    古小云答应吴思茵,先付定金一百万。他现在两手空空,只能向青皮伸手了。

    “古老大,您要这一百万,准备做什么?”青皮好奇的问道。

    古小云呵呵一笑,说道“我在河沟村租了五百亩土地,准备种植密蒙花和落雁草。”

    这个打算古小云告诉过青皮,可是让青皮惊讶的是,古小云竟然会租河沟村的土地。眉头立时皱了起来,说道“古老大,您怎么能租河沟村的地呢?”

    “为什么不能?”古小云的目光有些异样。

    青皮愤恨的道“河沟村那都是些刁民,最是无赖。您租了他们的地,麻烦事肯定少不了。”

    就连薛一德这样的长辈,村长,都对河沟村抱有很深的偏见,像青皮这些没经历过多少世事的年轻人,就更不用说了。

    古小云没有责怪他,淡淡的问道“青皮,你和河沟村村民打过交道吗?”

    青皮一脸不忿的道“赖头不就是河沟村的吗?那个坏种,简直就是混蛋,河沟村人的典型代表!”

    “你是怎么和赖头打交道的?是用拳头吧?”

    “那是当然!和他这样的人,不用拳头用什么?”

    古小云缓缓的摇了摇头,道“你对别人拳头相向,难道还希望别人对你笑脸相迎吗?你说赖头是坏种,殊不知在赖头的眼里,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今天去过河沟村,发现河沟村的人根本就不像你所说的那么不堪,包括赖头在内。”

    “古老大,您……”

    古小云摆了摆手,打断了青皮的话,接着说道“我知道,河沟村和三河村这么多年来,积怨很深。可照我看,三河村要负很大一部分责任。河沟村因为贫穷,饱受你们三河村人的歧视。换做是你,你会怎么样?记住我一句话,风水轮流转!谁也不知道,你哪天会从云端上掉下来。所以,为富不仁的事情,不要做。”

    古小云的话并没有给青皮带来多大的触动。见他脸上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古小云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有些事情,说的越多,结果就越糟,既然如此,还不如不说,倒能省下些口水。

    借到了钱,目的已达到。古小云站起身来说道“青皮,我看叔叔阿姨好像挺忙的,我先走,你下去帮帮忙。”

    “哦!古老大,要是河沟村的人敢给你找不自在,你就告诉我,我替你教训他们!”

    古小云回头望了他一眼,摇了摇头,沉默着离开了青皮家。

    回到薛家,看到薛一德还没有将桌子上的菜收起来,正在等着他。古小云的心里不禁一暖,薛一德还是很关心他的。

    “小云,你回来啦!呵呵……”看着小云,薛一德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笑容略显尴尬。

    古小云来到桌边,坐了下来,盛了一碗饭,递到了薛一德的面前,笑道“薛伯伯,我都说我吃过了,您吃吧。”

    薛一德赶忙将饭接了过来,眉头皱了又松,松了再皱,沉吟了好半晌,才说道“小云,我知道今天你为什么生我的气。我承认,我对吴思茵的态度是有些过分,可我也是被逼的。”

    “被逼的?”古小云不能理解。

    薛一德长叹一声,道“好!我就对你说了吧。我这样做,那是被周维平给逼的!”

    “又是周维平?那个乡长?”古小云的眼睛瞪了起来。

    薛一德摇了摇头,满是无奈的说道“我们三河村的实力,在整个乡里那是稳坐头把交椅。前几年,我看河沟村如此困难,心里对他们也是十分同情,时不时的会帮帮他们。可是也不知道吴思茵她怎么得罪了周维平,周维平他不准我帮河沟村。”

    “什么?那周维平也太过分了吧?竟然明目张胆的不准你帮助河沟村?”古小云简直有些不敢相信。

    薛一德苦笑道“周维平他当然不会明目张胆的来。每一次我帮了河沟村,周维平面上不说什么,可是暗地里却拼命的给我们三河村穿小鞋儿。要么就是以各种各样让人匪夷所思名目,借口,逼迫我们三河村拿钱。要么就暗地里将我们三河村好不容易招商引资来的项目转交给别人,或者是直接搅黄。通过这样的方式,来给我警告。小云那,我不是河沟村的村长,我是三河村的村长。我代表的是三河村人的利益,我不能因为帮助外人,将我们三河村给坑了啊!没有办法,我只能狠下心,对河沟村冷眼以对。”

    咚!古小云难忍愤怒,一拳砸在了桌子上,只震的桌子上的菜,撒了一片。

    “岂有此理!这个周维平简直混蛋透顶!他在位一天,河沟村便永无翻身之日。”

    看着满脸激怒的古小云,薛一德满是无奈的道“那个周维平背景不简单,河沟村告了很多次,硬是被他给压了下来,也不是说动就能动的了的。”

    古小云重重的哼了一声,面色阴冷的道“就算他稳若磐石,我要要将他砸的稀巴烂!”

    第二更!书友们,让打赏来的更猛烈些吧!(未完待续,)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