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一章 合作方式要改!
    

    第一百九十一章合作方式要改!

    薛劳飞的声音虽然不是很大,但传进白有喜的心里,一股如尖刀般锐利的冰冷,骤然袭遍了他的全身,仿佛瞬间便能将他冻僵。刚刚迈出的脚步就如同扎了根般的定在了地上。古小云那阴冷的眸子在他的脑海中不停晃动。

    短暂的挣扎后,一股死灰般的沮丧,占据了他的整个心神。“爷爷,你……你回去吧,我不能跟你一起走。”

    “什么!?”白四道无比惊愕的瞪大了眼睛,脸上更是写满了不可思议。

    白有喜表情无比苦涩,就好像是一口气吞下了一麻袋的黄连。没力气再跟白四道多说,默默的转过身,向着堆积如山的大麻袋走去。

    “有喜!”白四道心中一急,一把将白有喜给抓了住。连声说道“乖孙子,你不要怕!有爷爷在,你是绝对安全的。没有任何人可以威胁到你,没有!”

    “老爷子,有喜这孩子从小就缺乏锻炼。在我这里工作一段时间,对他是很有好处的,您又何必逼他呢?”薛劳飞轻笑着说道。

    “你给我闭嘴!薛劳飞,我不知道你对我孙子做了什么,可是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白四道回身一指薛劳飞,带着满腔的愤恨,喝道。

    薛劳飞耸了耸肩膀,不再多说,静静的站在一旁,等着看白有喜会如何选择。

    没有让薛劳飞失望,白有喜拒绝了白四道,坚持留了下来。白四道见此情景,很是无可奈何,不知道该怎么办。

    “爸,您来这儿做什么?”白季美匆匆赶到。还以为白四道要对薛劳飞不利,赶忙冲到了薛劳飞的身前,将他护了住。

    白四道一见白季美。犹如见到了救星一般,眼前一亮。赶忙说道“季美啊,你来的正是时候。快劝劝有喜,让他跟我回家吧。”

    “嗯?有喜也在这儿?”白季美回头一望,看到了满身污迹,可怜巴巴的白有喜。显得十分吃惊,呐呐的问道“你在这儿做什么?”

    白有喜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低着头,满脸的尴尬。白四道怒气冲冲的吼道“这还不都是薛劳飞干的好事!他竟然让我们家有喜。在这里给他当苦力!岂有此理,简直岂有此理!”

    白季美愣了半天,才满是惊奇的看向薛劳飞,呆呆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薛劳飞呵呵一笑,说道“没什么。就是有喜这孩子吧,想要在我这里锻炼锻炼,非要和我的工人同吃共住,说是要给自己来个劳动改造。你别说啊,有喜这孩子过去虽然是混账了点儿,但是现在却蛮懂事的。只是白老爷子。看不得他吃苦,非要拉他回去。呵呵……”

    “我……我不是在做梦吧?他竟然主动的要求劳动改造?”白季美望向白有喜,既觉得难以置信。又觉得十分好笑。

    “放屁!分明是你逼的!”听了薛劳飞的解释,白四道气坏了。

    白季美也觉得这不大可能,联想到昨天白有喜带人到薛劳飞的办公室捣乱,眉头一动,对薛劳飞问道“劳飞,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薛劳飞苦笑道“白老爷子不相信我,难道你也不相信我?那你可以问问有喜他自己,看看他是不是自愿的。”

    白季美瞪向白有喜,沉声问道“小子。你真是自愿做这些的?”

    白有喜现在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听白季美这么一问。他连死的心都有。然而却不敢不老老实实的点头“是……是我自愿的。”

    白季美只觉得自己好像是在做梦,满是不可思议的转头看向薛劳飞。心中无比好奇,薛劳飞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能让白有喜这样。不过,在不可思议的背后,更多的却是惊喜。她很赞同薛劳飞的话,白有喜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劳动改造。不管,白有喜是不是出自自愿,能让他多吃点儿苦,对体会一下穷人的艰辛,绝对是一件好事。

    白季美对白四道,说道“爸爸,既然这是有喜自愿的,您就不要再多管闲事了……”

    “什么?你说我多管闲事?白季美,你到底是不是有喜的姑姑?你难道真的看不出来,有喜其实是被薛劳飞给逼的吗?”白四道怒了,指着白季美大声喝道。

    一听白四道这么说,白季美索性也不遮遮掩掩了,细眉一挑,道“就算是劳飞逼的,我看也没什么不好的!有喜这孩子,要是再被您这样惯下去,就彻底的瞎了!现在让他吃吃苦,对他的未来,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好啊!白季美,有喜说你胳膊肘往外拐,我还不信。现在看来,他说的一点儿也不错!我看,你现在就和薛劳飞搬到一起过算了,也不用你管我这个老头子了!咳咳咳……”白四道的情绪太过激动,一口气没有喘匀,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毕竟是自己的亲生父亲,白季美哪儿有不心疼的道理。赶忙走上前来,一边轻拍着他的后背,给他顺气,一边说道“爸,您想想,您小时候受了多少苦?如果不是您小时候受了那么多苦,怎么会奋发图强,拥有今天这样的成就?所以啊,吃苦不是一件坏事。”

    “可是……”白四道还没老的糊涂,深知白季美的话是很有道理的。可是他实在是不忍心看到白有喜遭这样的罪。可怜天下父母心。白四道想要让有喜生活的富足,快乐,这也不是什么错。

    白季美转头看向薛劳飞,薛劳飞略一寻思,道:“这样吧老爷子,我明白您心疼有喜。我答应你,尽量帮他安排一些轻松的工作,毕竟矫枉也怕过正嘛!不过,我厂里所有规章制度,他必须严格遵守。如有违背,将会受到和其他工人一样的惩罚!”

    虽然还是不能将白有喜从这里带出去,可是白四道心里也清楚,这是薛劳飞所能做出的最大的让步了。

    “那……那我以后可以常常来看他吗?”白四道的口气软了下来。

    “那当然,您就这么一个孙子,我不让您看的话,岂不是太不近人情了。不过有一点,看可以,可不准送吃的送喝的送东西。我不想因为您,而影响到我其他的工人。”

    白四道无力的点了点头,喃喃的道“好……好吧。”

    薛劳飞摆了摆手,对王师傅说道“王师傅,别让白有喜在这里扛包了,找一个稍微轻松一点儿工作给他做。“

    王师傅嗯了一声,带着垂头丧气的白有喜,进了车间。白四道一直等着白有喜的身影消失在车间里,这才长叹了一声,将目光收了回来。

    “薛劳飞啊薛劳飞,你到底是用了怎样的手段,竟然会让有喜他坚持留在这里?”白四道又气又好奇,瞪着薛劳飞问道。

    薛劳飞当然不会告诉白四道,白有喜这么老实,是因为被古小云狠狠的教训了一顿,他之所以坚持留在这里,那也是受了古小云的威逼。打了个哈哈,道“老爷子,您好不容易来我这里一趟,去我的办公室坐坐吧,我刚好想要和您谈谈合作的事情。”

    “合作的事情?发生了这么多事儿,你……你还愿意跟我们合作?”薛劳飞的话让白四道吃了一惊。

    薛劳飞笑了笑,没有说话,将白四道和白季美领进了他的办公室。被白有喜砸了的办公室,还没来得及重新装饰,只是简单的规整了一下。还是可以看出被砸过的痕迹。

    这让白四道多少有些不好意思。说道“劳飞啊,昨天的确是我们有喜不对。你这里的一切损失,我都愿意照价赔偿。”

    薛劳飞哈哈一笑,说道“白老爷子客气了,这些都是小事儿,不值一提。”

    白季美也跟着笑道“就是,人家劳飞现在可不同往日了。用不了多久,这小小的龙泉饮料厂,就会成为华夏饮料界第一巨头,还在乎这点小钱儿吗?”

    白四道连连点头的说道“那是那是。劳飞,季美已经将你提出的合作方式,跟我说了,我同意,就按你说的办。”

    “爸!您终于想通了,不觉得吃亏咯?”听白四道这么一说,白季美忍不住笑着问道。

    白四道有些尴尬的摆了摆手,道“想通了!其实我们一点儿也不吃亏。这机会对我们聚源公司来说,是千载难逢啊!劳飞,不如我们马上就签合同吧!”

    薛劳飞呵呵的笑了几声,说道“白老爷子不急。我对季美提出的合作方式,已经不再适合,我看,不得不改一改。”

    “改?怎么个改法?”白四道的眉头一皱,白季美也不禁有些疑惑的看向薛劳飞。

    薛劳飞缓缓的说道“以前我提出,用聚源公司的整体,来换取龙泉饮料厂的两成股份。可是现在,聚源公司发生了变化,我原本答应给聚源公司两成股份,现在却只能给一成了。”

    “什么?只给一成!?”白四道一听,脸色立变,猛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今天第一更奉上,希望诸位书友看的过瘾!能让你们心神愉悦,是飞舞最大的追求!(未完待续,)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