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章 苦力!
    

    第一百九十章苦力!

    “他都把你的办公室给砸了,你还说没吃亏?劳飞,有我在,你不用怕那臭小子的!”白季美道。

    薛劳飞哈哈的笑了起来,说道“我是真的没吃亏!那小子现在的遭遇,比起我更倒霉。哈哈哈……”

    “嗯?怎么说?”白季美惊异的问道。

    薛劳飞道“现在我不告诉你,不过用不了多久,你就会知道。时间不早了,我先送你回家吧。好好的睡一觉,所有的忧愁都会烟消云散的。”

    “不,我不想回去!一回那个家,我就觉得憋屈。”

    薛劳飞啧了一声,道“季美,你不该和白老爷子生气。他的确是对白有喜宠爱的过了头,可正因为如此,你更有义务提醒他。别忘了,你也姓白!”

    “可是他根本就不听我的。满脑子都是白有喜那混账东西,凡事只要一和白有喜三个字儿沾上边儿,他立刻就会失去理智。有时候我都在想,白有喜是不是给老爷子吃了什么*药。”白季美的神情又恨又无奈。

    薛劳飞呵呵的笑了起来,说道“你别一口一个臭小子,白有喜不也是你的亲侄子吗?子不教,父之过。白有喜的父母死的早,他变成今天这样儿,你这个姑姑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不过你放心,浪子回头金不换!也许用不了多久,白有喜就会回头。”

    “他会回头?那除非太阳从西边儿出来。”白季美愤愤不平的哼了一声。

    薛劳飞笑了笑,没有再多言,站起身来,替白季美将外套套上,说道“走,我送你回家。”

    白家。白四道就好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不停的来回踱着步子。脸上充满了焦急之色。“少爷回来了吗?”见到佣人来给他送茶,白四道立即沉声问道。

    那佣人摇了摇头。

    “你去大门口守着。见到少爷回来,立即让他来见我!”白四道刚吩咐完佣人。白季美便开门走了进来。

    “季美,这一天,你跑哪儿去了?”白四道冲着白季美问道。

    白季美轻簇了一下娥眉,带着些怨气的说道“我现在已经不是公司的人了,我有我的人身自由。”

    听出白季美满腔的怒气,白四道一皱眉头,说道“季美,你虽然不在是聚源公司的总经理。可是我也没有把你从公司里赶出去啊,你这是做什么?”

    白季美轻哼了一声,说道“我这叫识时务,免得继续留在公司里,碍了您宝贝孙子的眼。难道我非要等到人家开口赶我走了,我才走吗?我白季美虽然是个女流之辈,但也是要面子的。”

    “你……你这是寸心气我嘛!有喜他什么都不懂,正需要你从旁协助,你怎么可以离开?”

    “哈!爸,您的意思该不会是让我去做他的下属吧?”白季美面色一怒。

    白有喜道“都是一家人!什么下属上属的。你何必分这么清楚?”

    白季美懒得再和白四道多说,一摆手,道“我累了。先回房间休息了。”

    “等等!”见白季美要走,白四道赶忙将她叫了住。问道“你知道有喜为什么到现在还没回来吗?”

    白季美一撇嘴,淡淡的说道“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他的贴身保镖。”

    “季美!”白四道终于忍受不了白季美的这种态度,怒声喝道“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有喜的亲姑姑!你忘了,你大哥在临死之前是怎么说的吗?他让我们好好的照顾有喜,你也对他保证过,会将有喜当成是你的亲生儿子来看待!你怎么可以表现的这么冷漠?”

    白季美的心里虽然不平。可是在听了白四道的话之后,态度还是软了下来。说道“我也不知道他去哪儿了。不过我听薛劳飞说,他今天带着一帮人跑到龙泉饮料厂。把人家薛劳飞的办公室都给砸了,而且好像还打伤了人。”

    “什么?这是真的?”白四道睁大了眼睛,满是惊愕的问道。

    白季美道“百分之百是真的。他跑到薛劳飞那里,打算用一万块钱来买薛劳飞的饮料配方。哼哼……你这个孙子,可真是个天才。”

    听了白季美的话,白四道也觉得白有喜有些荒唐,脸上堆满了苦笑。

    白季美又道“我想他现在应该和他的那帮混混手下在一起。您就不用为他担心了。”

    “那么季美,你觉得薛劳飞他还有可能与我们合作吗?”白四道凝眉问道。

    “爸!您这不是明知故问吗?就算是没有今天这码事,单单你将有喜提升为聚源公司总经理,薛劳飞就绝对不会再与我们合作了。”

    白四道满是遗憾的发出了一声长叹,喃喃的道“错过了这次合作机会,只怕我们聚源公司的前景,将会暗淡不少。”

    “何止是暗淡,我看聚源公司就快要完了!”扔下这句话,白季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将白四道一个人留在客厅里发呆。

    也许是因为渴望已久的爱情终于降临,白季美这一晚上睡的很是香甜,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从床上下来。洗漱了一番,来到餐厅,却没有看到白四道的身影。白季美问了佣人才知道,白四道一大早就急匆匆的赶去龙泉饮料厂了。

    白季美心里一惊,连早餐也顾不上吃,便匆匆的赶去了龙泉饮料厂。

    而此时,在龙泉饮料厂,白四道被眼前的一幕,气的浑身发抖,面色更是铁青。只见白有喜浑身脏兮兮的形容枯槁,脸上满是疲惫。肩膀上扛着一个装满了千叶菊的大麻袋,正费劲的往车间里背。

    白有喜从小到大,哪儿出过这样的力。没走几步,就被肩膀上的重量压倒在地。没有人上前去扶他一把,反而是被一通狂骂,那模样要多可怜就多可怜。

    见到这样的情景,白四道的心都要碎了。几步冲上前去,一把将指着白有喜鼻子,骂的正过瘾的王师傅拉到了一边,嘴里不停的喊着“有喜,我的乖孙子,你怎么会在这儿?”说着说着,白四道的眼泪都快要流下来了。

    “喂,老先生,你是干什么的,谁让你进来的?”王师傅不认识白四道,一脸疑惑的问道。

    白四道此时的目光,就好像是宝剑之锋,锐利的直能发出寒光来。“你又是什么东西?怎么敢这样对待我的孙子,你是不想活了吧?”

    “爷爷!你可来了!救命,救命啊!”一见到白四道,白有喜登时放声痛哭了起来,抱着白四道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苦的那叫一个惨。

    白四道一边好言安慰着白有喜,一边冲着王师傅怒声喝道“去!把薛劳飞给我叫过来,就说我白四道要见他!”

    “吆!这不是白老爷子嘛!这一大早儿的,您怎么来了?”薛劳飞其实早就看到白四道了,直到白四道喊了起来,这才慢悠悠的走了出来。

    白四道一看薛劳飞,火气便直冲头顶,咬牙切齿的喝道“薛劳飞,你可真行啊!竟然拿我直孙子当苦力来使唤?”

    薛劳飞看向白有喜,白有喜的目光躲闪,不敢和薛劳飞对视。薛劳飞哼了一声,道“白有喜,昨天我们是怎么说的?你要老老实实的在这里工作,不准偷奸耍滑。看来你违背了你的承诺。王师傅,通知厨房,今天中午没有白有喜的饭!”

    白有喜昨天晚上干到很晚,才得意休息。今天早上,一大早天还没亮,他便被叫起来接着干活,此时早已经是饿的前胸贴后背,一听薛劳飞中午还不准备给他饭吃。白有喜的脸登时垮了下来,差一点儿就要放声痛哭。

    “薛劳飞,你……你疯了吧!本来,我听说有喜砸了你的办公室,还特意上门来向你道歉。可是现在看来,砸了你的办公室也是活该!这麻袋,你自己扛吧!有喜,我们回家!”白四道被薛劳飞气的够呛,握着白有喜的手,扭头就要走。

    薛劳飞张开胳膊拦住了两人的去路,指了指白有喜,淡淡的道“白老爷子,您可以走,可是他却不行!”

    “为什么?难不成你还敢将我们非法拘禁?”白四道脸一黑,怒声喝道。

    薛劳飞嘿嘿一笑,说道“违法的事情,我是从来也不敢干的。白有喜是自愿留在我这里工作的,不信的话,你可以问问他自己。”说完,薛劳飞目光锐利的瞟了白有喜一眼,幽幽的问道“白有喜,你自己跟白老爷子说吧。”

    白有喜抽动了一下喉头,脸色煞是难看。带着哭腔儿的对白四道说道“爷爷,我……我是自愿的。”

    最后几个字,白有喜几乎是咬着牙才说出来的。

    白四道怎么会看不出来,白有喜是受到了某种胁迫,所以才违心的这么说。“有喜,你不用怕他们,有爷爷在,他们不敢将你怎么样的。我们走!”

    白有喜巴不得快点儿离开这里,可是他刚一举步,薛劳飞冰冷的嗓音便响了起来“白有喜,你可想清楚了,一旦你离开这里,你会面临怎样的后果,我可不敢保证!”

    第二更终于搞定!让诸位书友久等,真是罪该万死!(未完待续,)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