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八章 劳动改造!
    

    第一百八十八章劳动改造!

    “切!”古小云的话让白有喜很是嗤之以鼻,脸上充满了讥讽。

    “小云,这些混混出手狠毒,你一个人只怕……是要吃亏啊。”薛劳飞满是担心的说道。

    “二叔,您就别在这儿瞎担心了。我们古老大的本事你是没见过,就这几颗菜,还不够古老大一口气儿收拾的。”对古小云的本事,青皮可是心知肚明。想当初,在三河村的那片荒地里,如果不是古小云出手相助,只怕他非栽不可。

    “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给我教训他!”白有喜很是看不惯古小云的‘张狂’,一声怒喝,五六个混混各自挥舞着棍棒,逼向了古小云。

    “咔嚓!”一根胳膊粗细的实木球棒,硬是被古小云一拳轰成了两截儿。那个手持球棒的混混,拿着半截儿球棒,登时愣了住,两眼直发呆。

    白有喜也是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种球棒,十分的结实,一直是这些混混打架群殴的首选。白有喜自诩见过的场面也不少了,可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能凭借拳头,将这么粗的球棒轰成两截儿的。而看古小云的神色,平静如常,好像是做了一件极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

    白有喜的心下意识的揪了起来,那几个混混的神色也是凝重了起来。不似先前那般吊儿郎当,围着古小云,小心翼翼的打着转儿。

    见到混混们一改狂妄,古小云笑了起来,冷冷的道“怎么?怕了?”

    “cao!”一声怒吼乍起,一个强壮如铁塔的男人。挥舞着斗大的拳头,一拳砸向了古小云的胸口。

    古小云轻蔑的一笑,上半身微微后仰。错开了拳风,在拳头从他的面前一扫而过的瞬间。倏然探手抓住了对方的手腕。不等对方有反应的机会,蓦然用力,又是咔嚓的一声,只是这次断了的,是那男人的腕骨。

    骨头被生生的折断,这种痛苦,即便是神经再粗,身体再强壮的人。也承受不住。一声凄惨的叫声,立时响彻了整个办公室。

    “别嚎了!”古小云一声怒喝,飞脚将那断了腕骨的男人,一脚踢飞了出去。

    那男人十分强壮,体重绝对在两百以上,竟然被古小云一脚踢飞,一直撞破玻璃,飞到了窗外,这可将白有喜和他的几个手下,吓得不轻。一个个面面相觑。神色更是难看。

    “漂亮!”青皮看到这精彩的一幕,拼命的鼓掌叫好道。

    被古小云折断腕骨,一脚踢飞的男人。显然在白有喜的这群饭桶手下里,算是比较厉害的角色了。他转眼间便被古小云放倒,不可避免的给众混混的心里增添了一股不小的压力。几个混混虽然还没有露出惧意,可是看他们的表情,只怕也不敢再轻易的对古小云出手了。

    “来啊,你们不是很厉害吗?陪我玩玩儿!”古小云冲着他们轻轻的勾了勾手指头,神情充满不屑。

    从前,都是白有喜这样对待别人,他自己何曾这么窝囊过?面色一狞。恶狠狠的道“大家不用怕!他再厉害也只不过是一个人,一起上。乱拳将他摆平!”

    白有喜说的来劲,他的几个混混手下却很不给力。只是满含戒备的看着古小云。却不肯首先上前。

    “妈的,一群饭桶!”白有喜见此情景,大为光火。怒骂一声,拾起一根球棒,拦腰向着古小云扫了过去。

    古小云的眼睛眯了起来,两道森寒的电光让白有喜心中一颤。心中本能的有些后悔,不该冒然的对古小云出手。他想听,但是却由不得他了。惯性带着他的身体,直直的冲向了古小云。

    “啪!啪!”两声脆响先后响起。

    第一声,是古小云一脚将白有喜手里的球棒踢飞的声音。而第二声,则是古小云的脚和白有喜的脸亲密接触时所发出来的。

    古小云这一脚不是一般的重,白有喜一声惨叫,半边面颊儿就好像是发酵了一般,转眼便鼓了起来。五六颗断齿,和着鲜血,从他嘴里狂喷而出。待到白有喜躺在地上的时候,已经处于半昏迷的状态。

    见识到白有喜的下场,几个混混的意志彻底被瓦解了。不约而同的向着办公室外抢去。

    古小云的面色一冷,阴沉沉的喝了一声“今天,你们一个都休想离开!”喝罢,古小云身形连动,犹如分身术一般,在薛劳飞和青皮的眼中,空气里凭空幻化出五六个古小云,分别追向意图逃跑的几个混混。只看得这叔侄俩儿时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这些小混混想要从古小云的手中逃脱,无疑是痴人说梦。伴随着几声惨叫,五六个混混,一个也没能逃脱,被古小云仿佛丢麻袋般的丢了回来。

    “哈哈哈……古老大就是古老大,果然厉害!”青皮拍着手,一脸艳羡的赞叹道。

    薛劳飞也是带着惊讶,对古小云说道“小云,真是没有想到,你竟然这么能打。这些凶狠的小混混在你的手里,就好像纸糊泥捏的一般,真是太厉害了!”

    古小云笑了笑,对薛劳飞问道“薛叔,我看你伤的不轻啊。”

    薛劳飞苦笑道“幸亏你们来的及时,否则的话,我今天多半是活不成了。”

    古小云从神农之戒里拿出了两朵密蒙花,其中一朵磨成了粉,外敷在了薛劳飞受伤的地方。另外一棵,则让薛劳飞吃了下去。

    薛劳飞虽然不认得密蒙花,但是知道古小云不会害他,极为配合。不一会儿的工夫,密蒙花的神奇效果便显现了出来,薛劳飞的伤势大为好转,精神也跟着振奋了起来。

    见薛劳飞没事儿了,青皮这才松了一口气,看了一眼,徐徐醒转过来的白有喜,一咬牙,问道“古老大,这臭小子怎么处置?我们一定不能便宜了他!”

    “你……你们想怎么样?”白有喜见识了古小云的厉害,对古小云立时产生了不小的恐惧。一见古小云向自己看来,心中立时连打了几个哆嗦。

    “你这个王八蛋!你也有今天!”薛劳飞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一把揪住白有喜的衣襟,将他从地上提了起来。

    “薛……劳飞,我劝你不要冲动。别……忘了我的身份,如果我爷爷知道你伤害了我,他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啪!”薛劳飞一巴掌重重的扇在了白有喜的脸上,愤怒交加的吼道“白家怎么出了你这么个败家子儿?你都落到现在这个地步了,还这么嚣张,知不知道死字儿时怎么写的?”

    薛劳飞终于找到了一出心中恶气的机会,感觉好不畅快!

    白有喜的脸今天算是遭了秧。先被古小云踹了一脚,又被薛劳飞扇了一重耳光,此时青红发紫,搞笑而又凄惨。

    白有喜只是个纨绔少爷,哪儿有不怕死的道理?一见薛劳飞,古小云,青皮无不像要吃了他似的,浑身就好像筛糠似的哆嗦个不停。

    “你们……你们放了我,放了我吧。”

    “放了你?天下有那么便宜的事吗?你这臭小子,仗着自己人多,竟然拿一万块来买我的配方,真是该死!”薛劳飞越说越是恼火,忍不住又给了白有喜两巴掌。

    白有喜被这一番折腾,直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只剩下了发呆。虽然对白有喜恨的要死,但是看在白季美的份儿上,薛劳飞也不想再把他怎么样。转头看向古小云“小云,要不然,就把他给放了?”

    古小云皱了皱眉头,笑道“就这么把他放了,实在是太便宜他了。薛叔,你何不拿他做个人情,趁机收了聚源公司?”

    “对啊对啊!不光是这样,二叔,这还是一个讨好你老同学的绝佳机会,说不定,你那个漂亮同学一感激,就答应嫁给你了也说不定哦。哈哈哈……”青皮连忙点头,笑着说道。

    “臭小子!你又在胡说八道!你二叔我是什么人?用得着去讨好谁吗?”薛劳飞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心里却是不由自主的动了动。

    青皮和古小云对视了一眼,古小云笑道“那好。怎么处置他,就由您做主吧。”

    薛劳飞想了想,冲着白有喜喝道“你这个臭小子,好事不干,坏事做尽。再这样下去,迟早完蛋!你爷爷太宠你,不会教你,我就替他管教你几天!从今天起,你和你的几个手下,就在我这里做工。和我的工人们同吃同住。”

    “什……什么?”白有喜如此高傲的人,怎么可能接受薛劳飞这样的安排,一张脸顿时垮了下来。

    “怎么,你对薛叔这样的安排不满意?”不等薛劳飞说话,古小云的脸便先阴沉了下来。

    白有喜现在对古小云怕的要死,一见古小云脸色不对,吓得的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古小云一声冷哼道“你最好乖乖的听从薛叔的安排,好好儿干活!你要是敢逃跑,我会让你后悔生出来!”(未完待续,)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