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六章 上门捣乱!(一)
    

    第一百八十六章上门捣乱!(一)

    “季美,你看,如果我们答应了薛劳飞提出的合作方式,他能不能允许我们保留聚源这块儿招牌,毕竟这块招牌是我们白家几代人的心血换来的,如果在我的手里消失,那我怎么对得起我们的列祖列宗?”

    白季美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爸,我明白您的心情。可是这恐怕不可能。这样的合作,就等于我们聚源公司被龙泉饮料厂所吞并。我想,薛劳飞是不可能同意,为了保留‘聚源’这块我们白家人的招牌,而将龙泉饮料厂改名的。”

    白季美的话让白四道的脸上浮现起一抹浓浓的失望,浑身无力的坐倒在沙发上,满是懊悔的说道“如果早知今日,我们当初干什么要那样对待薛劳飞……”

    见白四道现在才后悔,白季美唯有摇头苦笑。转眼看到白有喜,白季美道“爸,薛劳飞还有另外一个条件。”

    “岂有此理!我们白家的产业都要被他吞了,他还有条件?”白有喜煞是气恼的冲着白季美吼了起来。

    白季美冷笑了一声,幽幽的道“白有喜,薛劳飞的这个条件就是冲着你来的。”

    “什么?”白有喜表情一愕。

    白季美道“薛劳飞说了,我们聚源公司要想和龙泉饮料厂合作,首先要将白有喜从聚源公司里赶出去。”

    “啊?王八蛋!我看他是不想活了!”白有喜本就是一个容易动怒的人,听了白季美的话后,再也忍不住了,宛如发疯般的吼了起来。

    白四道的心也是猛的一沉。在他的计划中,这白家的产业,早晚都是要交给白有喜的。薛劳飞要将白有喜从聚源公司赶出去。那怎么能行?

    “季美,薛劳飞真是这么说的?”

    白季美道“就是这么说的,而且语气十分坚定。没有任何可以商量的余地!”

    “薛劳飞,我擦你大爷!你不让老子好过。老子也不会让过舒服咯!”

    看白有喜那一副阴狠的表情,白季美冷哼了一声,喝道“这个时候你发什么疯?你忘了当初你是怎么对付人家的了?换做要是我,只将你赶出聚源公司,算是便宜你了。”

    “白季美,你到底是不是我亲姑姑?你的胳膊肘怎么总是往外拐?”白有喜一怒之下,竟然直呼白季美的名字。

    白季美被气的够呛,看到茶几上被白四道打翻的茶杯。抓起来,便向着白有喜丢了过去。可笑白有喜,还没骂的过瘾,正要再骂,茶杯唰的一下边砸在了他的额头上,鲜血立时便喷了出来。

    “季美,你太过分了!”白四道一见孙子流了血,就好像是他在流血一般,猛的站了起来,指着白季美发出了连声怒喝。

    “爸。你……你难道没有听见,他刚才是怎么对我的吗?”白季美倍感委屈,大声吼道。

    白四道一边找来止血纱布。给白有些缠上,一边沉声喝道“有喜还是个孩子,难道你也是个孩子?有喜他不懂事,你总应该懂事吧!你做姑姑的是长辈,怎么能和晚辈一般见识,而且还下这么重的手,你忍心吗?”

    “孩子孩子,你就知道说他是孩子。你口中的这个孩子,已经三十岁啦!他之所以变成今天这样。就是因为被你给宠的惯的。我们白家的基业,早晚会毁在他的手里!”

    “爷爷。姑姑他要杀我,救命。救命啊爷爷……”白有喜唯恐局势还不够乱,在一旁不停呻吟着火上浇油。

    “好!好!爸,既然在你的眼里只有你这个好孙子,那我走!聚源公司总经理我也不干了,我净身出户!”白季美被气极了,不顾一切的吼道。

    白四道哼了一声,说道“正好!有喜想要当总经理,你既然肯退位让贤,那倒省了我一番口水。”

    “爸,你……”白季美本是一时气话,万万没有想到白四道竟然会这样做。眼睛里的泪水终于滑落了下来。

    白四道就好像是没看见似的,自顾自的帮着白有喜处理伤口。

    白季美的心里一阵绝望,再也不想多说什么,抓起自己的皮包,默默的走了出去。看到白季美伤心而去的身影,白四道的心里也不免一酸,张嘴想要将白季美叫回来,可是身为长辈的自尊,最终还是让他放弃了。

    “爷爷,疼……”看到白季美负气离去,白有喜的心里那叫一个高兴,面上却是装出一副痛苦的样子。

    白四道一听白有喜喊疼,立即将注意力从白季美的身上收了回来,一边为白有喜细心的包扎,一边连声安慰道“不疼,一会儿就好了。”

    “爷爷,你真的决定让我出任公司的总经理?”白有喜兴冲冲的问道。

    看着孙子脸上的那种兴奋和期待的表情,白四道不再后悔,点头说道“没错!从现在开始,你就是聚源公司的总经理了。”

    “好耶!爷爷,您真是太疼我了。您放心,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白有喜喜出望外,赶忙信誓旦旦的说道。

    白四道笑了笑,道“有喜,要想管好一个像聚源这么大的集团,不是那么容易的。更何况,你现在又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处境更是艰难那。”

    “爷爷,您是说薛劳飞?”

    白四道点了点头,沉声道“薛劳飞对你恨之入骨。现在我非但没有将你从公司里赶走,反而提拔你当了公司的总经理,薛劳飞肯定恨死我们爷俩儿了,双方合作的事情只怕会泡汤。可是不与他合作,我们公司又拿不出可以和他们的药饮系列相抗衡的产品,恐怕支撑不了多久,你明白吗?”

    白有喜的眼睛中闪过一丝厉色,道“爷爷,薛劳飞之所以敢这么目中无人,都是依仗着他手里的配方。如果我们能将这些配方弄到手,还愁板不倒他吗?”

    “话是这样说,可问题是这些配方在薛劳飞那里,一定被他视若命根子,他怎么会轻易的将配方拿出来?”

    “嘿嘿……爷爷,像薛劳飞这样的人,我最有办法对付了。这件事,您就交给我吧,我很快就会让他将配方,乖乖的交给我们。真是可笑,他竟然妄想吞并我们聚源公司,他也不撒泡尿照照,看他是个什么东西!”

    见白有喜信心满满,好像胸有成竹,白四道的心里却有些不踏实。问道“有喜,你有什么办法,先说给爷爷听听。”

    “爷爷,我这个办法,说出来就不灵了。您啊,还是准备准备,给我开庆功宴吧。等我拿到了配方,我看公司里那些人,还有谁敢不服我这个总经理!哈哈哈……”

    白有喜越是如此,白四道的心里就越是不安“有喜啊,我们都是正经的生意人,违法的事情绝对不能干。就像上次你将薛劳飞打伤,如果不是我四处为你打点,你的麻烦可就大了。”

    白有喜不耐烦的摆摆手,说道“我知道了爷爷,您就放心吧!”

    龙泉饮料厂,薛劳飞的办公室。

    秘书走进来,报告给薛劳飞一个让他倍感吃惊的消息。

    “你说什么?聚源公司的总经理换成了白有喜?”薛劳飞的声音充满了震惊。

    “是的!是聚源公司的董事长白四道先生亲自宣布的。现在整个华夏国的饮料界,恐怕都知道了。”

    “白有喜当总经理,那白季美呢?她干嘛去了?”

    “白四道只是宣布了免除白季美总经理职务的命令,却并没有说白季美另任他职。而且,白季美今天好像也没有去聚源公司上班。”

    薛劳飞心里一急,抓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打给了白季美,谁知道,白季美的所有电话不是关机,就是没人接。这让薛劳飞更是着急,心里很是担心白季美。

    “白四道这个老头子,真是越活越糊涂了。竟然罢免白季美,重用白有喜这个混混,那不是将他白家的家业,往水里扔吗?可是季美呢,她去哪儿了?”一想到白季美现在肯定又伤心又失望,薛劳飞的心里不禁生起了一丝怜惜之情。

    青皮开他和白季美的玩笑时,薛劳飞尚不觉得,现在当他知道白季美遭遇了难处,这才意识到,他对白季美确确实实是有感情的。

    正当薛劳飞为白季美担心着的时候,在他办公室门外的走廊上,忽然传来了一阵纷杂的脚步声,其中还不时的传来粗声粗气的叫骂声。

    秘书走出去一看,便花容失色的又跑了回来“厂长,不好了,前不久到我们厂里来捣乱,将您打伤的那群小混混儿又来了。”

    “什么?”薛劳飞的眉头一紧,噌的站了起来。也正在此时,白有喜带着几个穷凶极恶的混混,推门走了进来。

    一见到薛劳飞,白有喜嘴一咧,便露出了一个带着几分狰狞意味的笑容。

    “白有喜,你想干什么?”薛劳飞恶狠狠的瞪着白有喜,沉声喝问道。白有喜根本就是一个不讲理的混混,薛劳飞此时还真是有些紧张,毕竟他曾在白有喜的手里吃过不小的亏……(未完待续,)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