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章 拒绝!
    

    第一百八十章拒绝!

    听到薛劳飞的话语中,满是责怪和恼怒,白季美的脸上流露出一抹愧疚。

    “老同学,你……”

    白季美刚一张嘴,就被薛劳飞给打断。薛劳飞目光看着天花板,怒声道“别老同学老同学的,我薛劳飞没那个福气。”

    “薛劳飞!”薛劳飞的话让白季美气的娇躯连颤,蓦然发出了一声怒呼。眼圈儿竟然隐隐的有些发红。

    薛劳飞忍不住转头看向白季美,见白季美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不禁苦笑了一声,道“喂,你有没有搞错啊?当初可是你亲自取消了我的代理资格,将我从聚源公司里踢了出来。就算是觉得委屈,那也应该是我觉得委屈才对,你哭什么啊?”

    白季美赶忙转过身去,抹了一把眼睛,喝道“我哪儿有哭?我才没哭呢!”

    薛劳飞忍不住叹息了一声,嗓音放缓了不少,道“说吧,你今天来找我,是想要干什么啊?”

    白季美稳了稳情绪,说道“劳飞,我知道,取消你的代理资格,都的确是做的不地道。可你要知道,我也是被逼无奈的。白有喜是我大哥的独子,也是我们老白家唯一的独苗儿。我爸爸对他又十分宠爱,对他提出的要求,从来是不打折扣。尽管我一再的劝我爸爸,有喜他根本就不是做生意的料,可是我爸爸就是不听,非要让我中止你的代理权,转给有喜。我又能怎么办?”

    对于这其中的情况,薛劳飞也是知道的。他还听说,白季美为了帮他抗争,和她的爸爸白四道还差点儿闹翻。气的白四道当场就犯了心脏病。

    对白季美,薛劳飞的心中没有丝毫的怨恨,相反。感激却有很多。只是白家的不公,差点儿毁了他的事业。让他的心里对白家萌生了不小的怨念,这才忍不住对白季美冷眼相向。此时看到白季美委屈的模样,他的心早就软了。

    “好了好了,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我薛劳飞也不见得非要靠着你们白家,才能活下去。”

    白季美表情一松,笑着说道“那倒是!离开了白家,你现在风生水起,真是好不得意啊。”

    提起自己目前的现状。薛劳飞也是非常得意。虽然龙泉饮料厂还是那么大,但是名声却已经在整个华夏国传播开来。这几天,他没少接到饮料界巨头亲自给他打来的电话。只是让薛劳飞感到比较郁闷的是,这些个巨头,无一例外的只是想要收购‘醒龙汤’的配方,要么就是想吞并他的公司,都是为利而来。

    薛劳飞笑了笑,嘴上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他此时的神情却充分的表露了他的内心。在白家受的这口气,他总算是拔上来了。

    “季美。你是个大忙人,从来都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说说吧,今天来找我。到底是为了什么事?”

    白季美一听,禁不住满是恼怒的瞪了他一眼,撇嘴说道“薛劳飞,你真是个没良心的混蛋!我白季美再忙,什么时候慢待过你?”

    白季美的口气,十分恼怒中,却透着七分娇嗔。乍一听上去,很是透着些暧昧,听的薛劳飞。不禁砰然心跳。

    仔细回想一番,的确如白季美所说。有事没事儿的时候,白季美就会找他坐坐。聊聊。最近他们的联络少了,也是因为薛劳飞心中气恼白家,不肯给白季美好脸色。要说白季美是无事不登三宝殿,那真是薛劳飞冤枉人家了。

    也许是觉出了自己的口气有些不妥,白季美的脸上明显多了一丝红晕,这一丝红晕却将她整个人衬托的更加妩媚,让薛劳飞的心中不免一荡。

    其实薛劳飞和白季美当初一起上学的时候,就已经相互倾慕。只可惜,因为两人的出身,以及其他的一些原因,两人没能走到一起,这应该是两人共同的遗憾。

    办公室里的气氛,好像一下子就变得有些凝重起来。薛劳飞使劲儿的咳嗽了一声,说道“季美,我们……我们还是谈正事吧。大家都这么熟了,用不着遮遮掩掩,有什么说什么便好!”也许是因为失望过一次,受伤过一次,薛劳飞虽然明显的感觉到了来自白季美的好感,却不敢轻易的凑上去,急忙转移了话题。

    白季美毕竟是女人,天性拘谨,尤其是在感情这种事上。于是顺着薛劳飞的话,急忙说道“劳飞,我们聚源公司,对你们龙泉饮料厂生产的醒龙汤十分感兴趣,想要跟你合作。”

    薛劳飞其实早就隐隐的猜到了白季美的来意,此时听了她的话,却是装起了糊涂,摆摆手,说道“季美,你就不要逗我玩儿了!聚源是那么大的一个集团公司,怎么可能看得上我这个小小饮料厂生产出来的小玩意呢?呵呵……”

    “小玩意?劳飞,你管醒龙汤叫小玩意儿吗?”白季美吃惊的瞪大了眼睛,哭笑不得的问道。

    薛劳飞摊了摊手,说道“难道不是吗?比起聚源公司的产品,醒龙汤实在是算不上什么吧?”看着白季美哭笑不得的神情,薛劳飞面上一片平静,心中却是乐开了花。

    “劳飞,你知道你这是什么吗?你这是暴殄天物,妄自菲薄!我们白家做饮料,那是世代传下来的,到我这一辈,也足有百年的历史了。百年来,我们白家发明了不少饮料,其中也有许多是风靡天下,深受人们喜爱的经典产品。可是它们和醒龙汤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根本就不值一提!你知道,我们家老爷子第一次喝醒龙汤的反应时怎样的吗?”

    白季美的父亲白四道,是华夏国饮料界,当之无愧的巨头。白家的聚源公司,能有今天这般规模,全都是出自他的手笔。在饮料方面,白四道绝对是专家中的专家。任何饮料,如果能得到他的赞赏,那就好比是被皇上钦点的金牌菜,立时便能在整个华夏国的饮料业中,掀起滔天骇浪。

    关于白四道对醒龙汤的评价,薛劳飞还真是十分好奇,眼睛眨了眨,问道“老爷子当时是什么反应?”

    白季美半天之后,才一字一顿的吐出了四个字“泪~流~满~面!”

    “什么?泪流满面?老爷子被醒龙汤呛到了?”薛劳飞吃惊的睁大了眼睛。

    白季美狠狠的白了薛劳飞一眼,娇声喝道“你是真傻,还是在我的面前装糊涂?老爷子之所以会泪流满面,那是因为激动,兴奋,笨蛋!”

    薛劳飞再笨也不会笨成这样,刚才只不过是在逗白季美玩儿。此时笑着说道“除了泪流满面之外,老爷子就没有对我们的醒龙汤做出其他评价?”

    白季美道“老爷子说了,一口醒龙汤,足以抵的过他这一辈子在饮料业的打拼和奋斗。醒龙汤是足以颠覆整个饮料业,让整个饮料界都为之疯狂的一款饮料。在他有生之年,能亲身经历,醒龙汤的诞生,是他的荣耀和福分。”

    白季美的话说完良久,薛劳飞才呐呐的道“老爷子对醒龙汤的评价,真是够高的啊!”

    “是高,但也很中肯!醒龙汤我也喝过,它的味道堪称完美,它的功效更是其他所有饮料所不能比拟的。醒龙汤在给了人们最刺激,最完美的口感的同时,也让人的身体获得了最大的裨益!这一直都是我爸爸追求的目标,他没有做到,而你却做到了,你说我爸爸,他能不激动地泪流满面吗?”

    薛劳飞点了点头。白四道这个人,除了太宠爱白有喜,做爷爷做的不咋地外,其他方面还是很值得人敬重的。

    “所以,你今天来找我,是想要吞并我?”

    薛劳飞问的直接,白季美回答的也明白“如果能够那样的话,我们当然会很高兴。只是你未必会肯吧?”

    “哈哈哈……我当然不肯!我薛劳飞又不是傻子!现在醒龙汤已经做出了名堂,眼看着就要风靡天下,我又怎么会将即将到手的胜利果实,白白送给别人?”

    “那如果我们给你一个无比丰厚的价钱呢?”虽然白季美想到了这样的结果,可还是不愿意放弃最后的希望。

    “无比丰厚的价钱?只怕聚源公司给不起啊!”薛劳飞不轻不重的一句话,让白季美发出了一声叹息,不再对此抱有幻想。

    “果然和我们预料的一样,想要从你手里买断醒龙汤的配方,是不可能的。既然是这样的话,劳飞,我们就合作吧。”

    “怎么个合作法?”薛劳飞盯着白季美的眼睛,问道。

    “很简单!你只要拿出醒龙汤的配方,由我们聚源公司投入金钱,工人,双方共同开发醒龙汤这款饮料,所得利润,你占六成!”

    白季美自认为自己的条件已经开的十分优厚,满以为薛劳飞会立刻答应,然而结果却让她大失所望,薛劳飞甚至连仔细考虑都没有,直接便否定了白季美的合作计划。

    “季美,虽然你我是老同学,可是我还是不得不拒绝你的提议。”(未完待续,)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