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九章
    

    第一百七十九章

    ‘死’过一次的赵严祥,性格与之前大为改变。想到赵魁从小抚养他长大,对他是无微不至,作为一个父亲,没有丝毫对不起他的地方,然而他却对赵魁下了毒手,心中愧疚如山崩,一发而不可收拾。如今在赵严祥的心里,唯有一个念头,那便是找出南山,将解药买回来,以赎他的罪过。

    三河村,薛家。

    “哈哈哈……妙!妙!真是妙不可言那!”薛一德手捧着《九黎内经》,边看,嘴里边不停的发出阵阵赞叹,和一阵阵亢奋的大笑声。

    古小云在一旁笑眯眯的看着他,心里却在想着自己的事情。

    千叶菊收获完毕后,那一百亩土地便空了出来,是时候栽种密蒙花了。

    密蒙花和千叶菊一样,成熟期都是一年,五行属水,在三河村这种水汽充足的地方,最适宜生长。然而密蒙花和千叶菊也不是毫无差别,密蒙花五行属水的同时,还是伴生植物。所谓伴生植物,是说,密蒙花要与另外一种植物相伴才能生长。植物界中的这种伴生现象,和动物界中的寄生现象截然不同。

    寄生乃是两种生物一起生活,一方受益,而一方受害,后者给前者提供营养物质和居住场所。伴生虽然也是两种生物一起生活,但是双方的关系却是彼此依存,相互受益,甚至是缺一不可。

    密蒙花作为一种伴生植物,必须与另外一种植物在一起,方能长成。这种植物便是落雁草。上一次在叶家,叶雅言正是用落雁草祛除了黑眼圈。当时叶雅言见落雁草如此神奇,还让古小云多给她一些,让她拿去救治医院中一个被大火烧伤了面容的小姑娘。

    密蒙花能快速治疗一切外伤。瘀伤,而落雁草则能促使细胞再生,修复疤痕。从而达到美容养颜的功效,这两种药草。都十分的珍贵。

    只是有一点,却让古小云有些犯难。他现在更需要的是密蒙花。

    华夏国西南边陲,以交趾国为首的几个小国,屡屡进犯,情势越来越危急。华夏国每天都会有军人死伤的消息传来,而这还只是双方小规模的摩擦,一旦战争全面爆发,伤亡定会倍增。那时候。像密蒙花这样的疗伤灵药,一定会变得供不应求。

    这是一个巨大的商机,早已经被华夏国的药商们嗅到了气味儿。而且,已经有不少的药商开始囤积各种可以疗伤治创的药草,此类药草的价格,也已经有了抬头之势。

    而在如今被人们所熟知的疗伤药草中,功效最为强大的,莫过于三七。闻名整个华夏国的治愈外伤的圣药——云南白药,便是以三七为主要成分。然而三七的功用和密蒙花比起来,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犹如云泥之别。相同质量的密蒙花,治愈效果是三七的百倍。愈合伤口的速度,更是三七无法比拟的。古小云完全相信,一旦密蒙花被外界所知晓,必定会让整个军方疯狂。因为,密蒙花如此可怕的治愈效果,已经足以左右一场战争的胜负。

    试想,军队得到充足的密蒙花供应。士兵在受伤之后,无论伤势有多重,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在伤处涂抹上密蒙花,伤势立刻痊愈。不用长时间的治疗,甚至不用离开火线。立即就能重新投入战斗,这简直就是一支不死军团,天下之大,谁敢争锋?

    可是现在问题来了,华夏国的军队,数量庞大,对密蒙花的需求必然也是惊人的。古小云的这一百亩土地,即便全部用来种植密蒙花,所收获的产量,尚且不能达到军队需求的十分之一。更何况,他还要将这一百亩土地中的一半,拿出来种植落雁草。

    在种植千叶菊的时候,古小云还觉得一百亩土地,已经很大了,可是现在,他却比任何时候,都希望能获得更多的土地。

    土地,从哪里才能获得充足的土地?古小云站在窗前,目光悠远的看向远处。

    “古老大,我回来了!”在古小云沉思着的时候,青皮风尘仆仆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古小云转头看了他一眼,笑问道“事情办妥了?”

    青皮点头笑道“妥了!二十亿已经给了赵严祥,那些千叶菊我也已经让人给拉回来了!”

    古小云嗯了一声,表示满意。

    这几天,古小云不方便露面,什么事都只能交代给青皮代办。而青皮每件事都能办的妥妥当当,滴水不漏,这让古小云对青皮的潜力,更是寄托了巨大的希望。

    “古老大,真不明白!你干嘛要将那二十亿白白的送回给赵严祥?现在倒好,我们辛辛苦苦的忙碌了两个月,却是颗粒无收,一分钱也没见到。”青皮有些抱怨的说道。

    “呵呵……你这小子!什么叫一分钱也没见到,你可是足足赚了一百五十万,难道你忘记了?”古小云瞪了他一眼,笑骂道。

    青皮摆了摆手,撇嘴说道“一百五十万和二十亿比起来,算个屁啊!”

    古小云摇头,说道“做人最忌讳的便是贪心。一百亩土地,两个月,你便赚了一百五十万,这若是放在以前的话,你敢相信吗?”

    古小云的话,让青皮有些不好意思了。在如今的光景下,种地是个投入多,产出少的行当。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三河村的村民也不会舍弃了土地,而去从商。即便是最好的农民,给他一百亩土地,一年也不见得能收获一百万。

    青皮讪笑了几声,说道“古老大,我是为你觉得不值!我好歹还赚了一百五十万,您可连一个子儿都没见到,这两个月,真真儿的是白忙活了。”

    “谁说我白忙活了?我这一百亩的千叶菊,挽救了无数条生命。你来说说,这无数条生命和二十亿比起来,孰轻孰重?”

    面对古小云清澈的犹如深潭般的眼睛,青皮心中不禁一阵阵惭愧。此时的他,面对古小云,算是真正的体会到了,什么叫高山仰止。

    “说的好!说的真是好!金钱有价,生命无价!别说是无数条生命,即便只一条,也不是那二十亿可以相提并论的。小云,虽然你不是医生,但你却有一颗仁心那!”薛一德听了古小云的话,激动的走了过来,冲着古小云连连竖起了大拇指。

    青皮摸了摸鼻子,说道“古老大,我真是太肤浅了,以后一定向您好好学习!”

    古小云轻笑了一声,对青皮问道“你说你将千叶菊都拉了回来,现在在哪儿?”

    “我让他们停在村口儿了。古老大,这么多的千叶菊,我们该怎么处理?放没处放,用又用不上,真是愁死人了。”

    古小云一脸的胸有成竹,笑了笑,说道“走,带上千叶菊,我们去找你二叔聊聊。”

    “找我二叔,干什么?”青皮一脸的不解。

    “当然是做生意!呵呵……”

    如今的龙泉饮料厂,与以往可是大不一样。车来车往,人声鼎沸,十分的热闹,一派兴隆之像。

    在薛劳飞不计成本,铺天盖地的宣传下,再加上醒龙汤自身独特而近乎于完美的口感,可以说在整个北昌市,一炮打响,并且还有南下,东进,西征,在整个华夏国开花结果的意思。

    订单犹如雪花般,从四面八方飞来,让薛劳飞接订单接的手都发软。另外,还有一件事让薛劳飞十分头疼。

    龙泉饮料厂原本只是个替别人代加工的小厂,产能极为有限。在市场对醒龙汤的需求与日俱增的情况下,龙泉饮料厂的产能问题,成了制约龙泉饮料厂发展的最大瓶颈。迅速扩张,提高产能,已经成了薛劳飞面前,最为急迫的课题。

    在产能严重不足的情况下,许多超大订单,薛劳飞便不得不放弃。这直让薛劳飞疼的心都在滴血。

    正当薛劳飞无比急切的寻找着吞并的目标时,让他没想到的是,他自己却也成了别人渴望吞并的目标。

    “厂长,聚源公司的白总要见您?”

    “白季美?她怎么来了?告诉她,说我不在!”薛劳飞的眉头皱了起来,眼中闪过一丝不悦。

    “咯咯……老同学,还生我的气呢?”薛劳飞的话音刚落,他办公室的门便被推了开,一个气质优雅,发髻高挽,一脸贵相的女人走了进来。

    这个女人口上称呼薛劳飞是老同学,可见和薛劳飞的年纪应该相仿。然而薛劳飞今年四十有余,这女人看起来,却只有三十来岁的样子。皮肤白皙,极有光泽,在阳光的照耀下,好像会发光似的。身材更是苗条匀称,凹凸有致,不停的散发着一股成熟女人才有的独特魅力。显然这个白季美白总,在保养上,很有一番功夫。

    听了白季美的话,薛劳飞轻哼了一声,丝毫也不掩饰脸上的不悦,沉声道“生气?我有那个资格吗?您是聚源公司的堂堂总经理,高高在上,而我只是一个小人物,还得仰仗白总给口饭吃。”

    真是太感动了!飞舞昨天忍不住向大家吐露了一下心中苦闷,便一下子多了十二张月票,其中苦竹笙书友更是一下子投出了四张月票来支持飞舞,让飞舞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既然大家这么支持飞舞,那飞舞向大家保证,无论成绩怎么惨淡,飞舞仍旧会一如既往,坚持到底。不让大家失望!谢谢,谢谢大家!(未完待续,)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