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五章
    

    第一百七十五章

    赵严祥此时的心中那叫一个后悔,这才记起古人们常说的那句话——小伙子,玩火*啊。

    凶猛的火焰,仿若怪兽吐舌,不停的向着赵严祥这边探来,炙热的气息让赵严祥的呼吸逐渐艰难,汗水顺着额头滴滴滑落。

    如果是在青皮出现之前,赵严祥或许会坦然的,甚至是愉悦的接受死亡,可是青皮的出现,给他带来了希望,死的念头被彻底打消,赵严祥此时比任何人都可能能继续活下去。然而老天此时却跟他开起了不大不小的玩笑。

    火焰吞噬物品,不停的发出噼里啪啦的爆响,就仿佛来自恶魔的嘲笑,让赵严祥心魂震颤。他紧紧地将身子蜷缩在墙角,拼命的用外套拍打着不断逼近的火焰。

    “怎么,你那么渴望活下去?”正当赵严祥处在绝望,崩溃边缘的时候,一个淡淡的嗓音,悠悠的响了起来。

    赵严祥蓦然心惊,透过火光,循声望去,只见在熊熊火海中,一个通体被红光缭绕的身影静立其中。无情的大火仿佛惧怕这身影一般,火焰刚一靠近他,便滑向了一边。

    “救我,救我!”见到这人影,赵严祥犹如抓住了救命稻草,大声的呼喊了起来。

    “呵呵……怎么样,死亡的滋味不好受吧?”人影冷笑着问道。

    “救我!你只要肯救我,我……我会给你很多很多钱,我会让你成为亿万富翁……”

    “够了!死到临头了,你还在欺骗。你现在已经身无分文,你哪儿来的钱给我?”

    “不,不是的。我还有二十亿。就在外面,一出去我就给你……”

    “你要将我还给你的二十亿再给我,来买你的命?”

    人影的话让赵严祥猛的睁大了眼睛。“你……你是古老大?”

    “哈哈哈……算你的脑子反应不慢。”

    “你……你怎么会在这儿?你到底想要干什么?”赵严祥拼命的睁大了眼睛,想要看清楚古小云的面容。然而此时的古小云被火海包裹,他哪里能看的清楚。只有模模糊糊的一个人影,看起来,既神秘又诡异。

    古小云一声冷哼,喝道“你这个畜生!连自己的亲生父亲,都能下的去毒手。我今天来,就是要看看你,是怎么承受天谴的。”

    “你……你怎么知道我对父亲下毒的事?你到底是谁?”古小云的神秘。古小云的无所不知,这都让赵严祥感到深深地恐惧。

    “我知道的远比你想象中的要多的多。你所做的每一桩坏事,我都心知肚明!如果你一定要问我是谁,那我就是掌管天地正义,惩罚邪恶奸佞的神!”古小云的话音一落,双手平举,火海立时奔腾起来,灼人的火焰竟然在赵严祥和古小云之间,形成了一面厚厚的火墙。

    赵严祥何曾见过这样的架势,眼珠子立时直愣了起来。

    看到赵严祥呆愣愣的。明显被吓到的表情,古小云冷笑了一声,撇嘴说道“在你为非作歹的时候。大概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神明存在吧?”

    古小云的笑声冰冷,直要将赵严祥的血液,骨髓一并冻僵。清醒过来的赵严祥,不顾一切的跪了下来,对着古小云磕头如捣蒜,嘴里不停的哀求着“我知错了,大神饶命,大神饶命……”

    “你应该感到庆幸。你有一个善良的女儿。如果不是看在你女儿的份儿上,今天我便会让你葬身在这火海之中!不过。在我救你出去之前,你先将解药给我!”

    “解药?”惊吓过度。赵严祥的反应有些迟钝。

    古小云的眼睛一瞪,沉声喝道“装什么糊涂?就是你给你亲生父亲所下之毒的解药!”

    赵严祥的心头一震,下意识的问道“我父亲在您那里?”

    古小云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冷笑“没错!你是不是要跟我一起回去,杀人灭口啊?”

    “不敢,不敢!”赵严祥连忙摇头。满是懊悔的说道“当初我给我爸爸下了毒,心中也是万分后悔。大神,我爸爸他还好吧?”

    见赵严祥此问并不是做作,而是出自真心,古小云点了点头,说道“你父亲福大命大,好的很。你赶快将解药给我!”

    “这个……”赵严祥吞吞吐吐的,显得很是不爽快。

    古小云一见,心中登时来了怒火,沉声呵斥道“岂有此理!我本来想要给你个改过自新的机会,谁知你却执迷不悟,简直该死!”

    看到古小云发了火儿,赵严祥心中大怕,赶忙说道“大神息怒,大神息怒。不是我不想交出解药,实在是我没有解药。”

    “你说什么?毒是你下的,你竟然没有解药?”

    赵严祥擦了一把额头湿漉漉的冷汗,声音发颤的道“大神,这毒药是我从别人那里买的。买的时候,只有毒药,没有解药。”

    “你是从谁的手上买的?”古小云料定赵严祥没有胆子跟自己撒谎。再者,赵严祥既然下了决心要杀死赵魁,买解药岂不是浪费?

    “是从……从……”

    “什么时候了,还跟我吞吞吐吐,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

    赵严祥完全被古小云的威严所震慑,赶忙老老实实的回答道“毒药是从一个叫做南山的秘密组织里买的。”

    “南山?这是个什么样的组织?”赵严祥的回答引起了古小云的好奇。

    赵严祥摇了摇头,一脸迷瞪的道“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个组织里,有很多千奇百怪的毒药。”

    “那你是怎么联络到他们的?”

    “是朗坤!朗坤常年在江湖上行走,自然有他的门路。可惜朗坤现在已经死了,否则我可以帮大神您问问。”

    赵魁所中的毒,成分十分的复杂,绝对不是一般人能配制出来的,看来南山这个秘密组织,十分不简单。虽然没有从赵严祥这里得到多少关于南山的信息,可是南山这个名字,却已经在古小云的心上挂了号。

    但凡藏头露尾,多半是干着不可告人的勾当,否则何必遮遮掩掩?再加上南山能配制出各种各样,纷繁复杂的毒药,而且以毒药牟利,就更不是什么好东西了。而且,古小云还隐隐的感觉到,这个南山绝对不仅仅是制作,贩卖毒药这么简单。

    汹汹的火焰,虽然对古小云没有什么影响,但是对赵严祥,却是一个极大地考验。眼看在火焰高温的炙烤下,赵严祥已经有些支撑不住。古小云冷哼了一声,说道“赵严祥,你得以逃过此劫,是你命不该绝。日后该何去何从,为善为恶,就在你一念之间。今日在此见到我之事,绝对不可以对任何透露,否则的话,我随时都可以取你性命!”撂下这几句话,古小云双手一压,奔腾的火焰立时被一片红光扫灭,而与此同时,古小云的身影也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大火熄灭,赵严祥的心里一松,这才感觉到,浑身软绵绵的,没有一丝力气,双腿一软,便瘫坐在了地上。脑海中回想着刚才所经历的匪夷所思的一幕,不由得呆了住。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伴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赵雪舞,傅冰蓉,李曼琼,武尹秀和青皮等人,接连冲了进来。

    看到赵严祥安然无恙,赵雪舞悬在嗓子眼儿的心这才一松,猛的扑进了赵严祥的怀里,抑制不住情绪,放声痛哭了起来。

    赵严祥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还可以活着见到赵雪舞,同样是抱着赵雪舞,恸哭了起来。

    虽然对赵严祥十分讨厌,可是当看到赵严祥性命无忧的时候,武尹秀和李曼琼也是同时松了一口气。

    “爸,您怎么这么傻?您要是死了,可让我怎么办?”赵雪舞紧紧地抱着赵严祥,哭着说道。

    赵严祥轻抚赵雪舞的秀发,带着满腔的愧疚,喃喃的说道“不会了!以后爸爸再也不会这么傻了……”

    “赵严祥,此番劫数,是上天对你的警示,让你以后要好好做人。希望你能改邪归正,不要再作恶了。”李曼琼张口说道。

    赵严祥抬头看向李曼琼,眼睛中再也没有仇恨,缓缓的点了点头,说道“吃一堑长一智!我赵严祥不是冥顽不灵之辈。从此以后,我一定老老实实的做生意,再也不为非作歹了。”

    难得赵严祥能有这样的觉悟,李曼琼和武尹秀的心里都不禁松了一口气。飞龙集团不光在北昌市,即便是在华夏国,也有着相当的影响。谁也不希望看到,这么好的一个企业,被赵严祥给弄垮。

    “好!如果你真的是这样想的话,我们帝景药业,会全力帮助飞龙集团,争取让飞龙集团早日从这次的打击中恢复过来。”

    “李董,您……您真的还愿意帮我?”赵严祥万万没有想到,李曼琼竟然会以德报怨,主动提出来帮助飞龙集团东山再起。

    李曼琼笑了笑,看向赵雪舞,说道“是啊。谁让你的命好,生了雪舞这么一个好女儿,我这样做,全都是看在她的面子上!”

    今天第一更!求月票,求打赏!(未完待续,)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