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三章 古老大派来的!
    

    第一百七十三章古老大派来的!

    “李阿姨,傅姐姐,你们快阻止我爸爸,快啊!”赵雪舞何曾经历过这样的场面,只有些六神无主,对李曼琼和傅冰蓉苦苦哀求道。

    傅冰蓉心头连转,对谈判专家说道“这位是赵严祥的亲生女儿,让她和赵严祥通话。”

    谈判专家一听,赶忙将话筒交给了赵雪舞,同时叮嘱道“姑娘,一会儿和你爸爸通话的时候,千万不要再刺激他,努力将他的情绪安抚住,先让他走出大楼再说。”

    赵雪舞点了点头,将话筒接了过来,声音哽咽的对着话筒喊道“爸爸,我是雪舞,我是雪舞啊!”

    飞龙集团总部大楼内,赵严祥状若癫狂,在他的面前,横七竖八的扔满了酒瓶和汽油桶。浓重的酒气混杂着难闻的汽油味儿,直能让人窒息。赵严祥醉眼惺忪的瞪着手里的打火机,大拇指在打火开关上,不停的来回移动,只要一个念头,便会将他连同这赵家几代的基业,化为一片火海,形式当真是到了千钧一发的危急关头。

    “骗子!你们都是骗子……我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哈哈哈……我输了,我彻底的输了!”

    正当赵严祥双眼赤红,发狂似的大喊大叫着的时候,办公桌上的电话里,忽然传出来赵雪舞的哭喊声。

    犹如晴天一道霹雳,让赵严祥的心头狂震。赶忙冲到了电话旁,“雪舞,是你吗,我的女儿!”

    “爸,你在做什么?你难道不要雪舞了吗?你快出来,不要做傻事。不要丢下我……”

    赵雪舞撕心裂肺的哭喊声,让赵严祥的心犹如被撕裂了一般,痛的要让他窒息。

    “雪舞。爸爸对不起你,爸爸是个罪人。赵家几代人的基业。被我一手毁灭,我还有什么脸面活在这个世界上。爸爸……爸爸如今只有以死谢罪!”

    “不!不是的!您常跟我说,商场如战场,没有长胜的将军。既然做生意,哪儿有只赚不赔的道理?爸爸,难道您都忘了吗?”

    “没有!我没有忘记。可是你不明白,我现在已经一无所有,根本就不可能东山再起。雪舞。爸爸走了,以后你要自己学会自己照顾自己……”

    “不要,我不要!爸爸,你怎么能忍心丢下我一个人……”说着,赵雪舞难忍心中悲怆,放声痛哭了起来。

    “雪舞,不要哭!不要哭……”赵严祥嘴上不让赵雪舞哭,自己却也忍不住哽咽了起来。这父女两人,隔着电话线,一起大哭。只让李曼琼很是不忍。

    一把从赵雪舞的手里夺过了话筒,大声的吼了起来“赵严祥,你还算是个男人吗?遇到了一点儿挫折。便要寻死觅活,抛家弃子,我从来就没见过像你这么懦弱,不负责任的人!”

    “你是谁,是李曼琼?”听到李曼琼的咆哮声,赵严祥跟着吼了起来“你这个贱女人,就是你害的我一无所有,我不会放过你的,哪怕是变成厉鬼。我也要找你报仇!”

    “哼!你还有脸找我报仇?你如今所承受的这一切,完全是老天对你的报应!”

    李曼琼的吼声。犹如一技闷锤,狠狠的砸在了赵严祥的心头上。让赵严祥登时陷入了沉默。

    电话那头儿久久不见赵严祥的回应,让现场的气氛立时又变得紧张了起来。李曼琼也有些担心,担心刚才的话,是不是说的有些太重,刺激到了赵严祥。万一赵严祥要是因为她的这几句话,而就此走上不归路,那她的责任可就大了。

    约莫又过了几分钟,电话那头终于又响起了赵严祥的声音,而此时赵严祥的声音却已经不像先前那般充满了仇恨和愤怒,而是多了几分悲苦和沮丧。

    “李曼琼,我赵严祥从来就不服你们李家,更不服你。我总以为,你是仗着李家的势力,才将帝景药业做的这么大,我不止一次的渴望,将你打败,将你打倒,可是现在看来,我赵严祥真的不是你的对手。我承认我输了,输的心服口服。我做了那么多错事,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都是我罪有应得。我不怨天,也不尤人,最后只求你一件事。看在雪舞曾经和你家小云相恋,而雪舞至今仍旧深爱着小云的份儿上,替我照顾好雪舞,不要让她受苦……”

    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赵严祥此时的这一番话,当真是让李曼琼唏嘘不已。天下没有绝对的恶人,即便是赵严祥,心中也有爱,也有着光明的一面。

    “赵严祥,赵雪舞是你的女儿,你自己不照顾,凭什么撇给别人?我刚才说你不负责任,你难道真的就不负责任到底了?”

    “李曼琼,你又何必危难我呢?飞龙集团因为而陷入了这样的绝境,我还有什么脸面活下去?死对我来说是一种解脱,你就成全我吧!”

    “混账!你解脱了,雪舞怎么办?飞龙集团数万名员工又该怎么办?你这不是解脱,你这是在逃避!如果你还承认自己是一个男人的话,你就应该勇敢的去面对这一切。想尽办法,让飞龙集团转危为安。”

    “哈哈哈……说说容易,做起来就难了。现在飞龙集团一分钱也没有,又该如何转危为安?”赵严祥苦笑道。

    “爸,李阿姨已经答应了,她愿意用公道的价钱,收购一部分飞龙集团的子公司和产业。那样您就有钱了,不是吗?”赵雪舞见赵严祥的口气有些松动,赶忙说道。

    赵严祥苦涩的说道“傻丫头,如果以这样的方式度过这次难关的话,至少要卖掉飞龙集团三分之二以上的子公司和产业。就算帝景药业有足够的财力,那将这些子公司和产业卖掉之后,飞龙集团还会是过去的飞龙集团吗?”

    赵雪舞满是惊愕的转头看向李曼琼,呐呐的问道“李阿姨,是这样的吗?”

    李曼琼缓缓的点了点头。随后对着话筒又说道“赵严祥,任何一棵大树,都是有一颗小小的种子长成的。你们赵家也不是生来就如此富有,还不是你们赵家的先祖,白手起见,一砖一瓦干出来的?哪怕只留下一颗种子,那也是希望。不是吗?”

    “李曼琼,事情不是发生在你的身上,你自然会如此说。白手起家的痛苦和艰难,有几人能挺过来?我的年纪也不小了,不再是激情满怀的小伙子,你让我重新来过,我真的没有那个勇气。不管你是觊觎飞龙集团,还是真心的同情我,我都谢谢你。如果有下辈子,我不会再与你为敌,就算是对你的报答吧。”

    “爸!你不要做傻事,千万不要!如果爷爷知道了,他会很伤心的。”听到赵严祥的话语中,再一次流露出厌世的意思,赵雪舞满是紧张的喊了起来。

    赵雪舞这一提到赵魁,赵严祥的心中立时被无比的懊悔所占据。声音再次哽咽起来,呐呐的道“你爷爷……你爷爷他……”

    正当赵严祥要将他谋害赵魁的事情说出来的时候,在飞龙集团的总部外,一个人影匆匆的闯过了警戒线,引起了一阵不小的骚乱。

    几名警察随后追来,正要将闯入者带走,李曼琼却忽然发出了一声惊呼“是你?”

    而此时,傅冰蓉也认出了来人,同样惊讶的问道“青皮?你来这里做什么?他也来了吗?”

    青皮冲着傅冰蓉嘿嘿一笑,反问道“怎么,你很希望他也来吗?”

    看出青皮是在调侃自己,傅冰蓉的俏面一板,正要发作,青皮立即指了指飞龙集团的总部大楼,说道“人命关天,可是耽误不得哦。”

    青皮的话让李曼琼的心里一震,赶忙拦下了傅冰蓉,急急的对青皮问道“你是为了赵严祥来的?”

    青皮笑着点了点头,神色一正,说道“奉我们古老大之命,特来救他!”

    “是古老大让你来的?他不是在三河村吗,他怎么会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李曼琼心中惊异,转头向傅冰蓉看去。

    傅冰蓉连连摆手的说道“我可没有将这里发生的事情告诉过他。”

    见傅冰蓉否认,李曼琼更是好奇。青皮嘿嘿一笑的说道“大姐,你什么时候才肯相信,我们古老大真的是神仙!”

    李曼琼是受过高等教育,而且经历过大场面的人,自然不会相信鬼神之说。不过,古小云的连番举动,真的是将她的所有好奇心都勾起来了。对古小云更是多了三分鬼神莫测的神秘感。

    听青皮是为赵严祥而来,而且还是奉了古小云的命令,傅冰蓉提到嗓子眼儿的心,立时松弛了下来。武尹秀也是一样,不再紧张,只好奇的看着青皮,想要知道,古小云到底有什么办法,说服赵严祥,放弃自杀的念头。

    李曼琼的苦口婆心,加上自己的连番恳求,尚且都不能让赵严祥回心转意,赵雪舞真是急了。此时听青皮说有办法让赵严祥不死,心中登时燃起了无限的希望,赶忙带着满脸恳求的望向了青皮。

    ********************

    今天第二更!求月票,求打赏!(未完待续,)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