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二章 发狂的赵严祥!
    

    第一百七十二章发狂的赵严祥!

    赵雪舞被赵严祥反锁在车内,心急如焚,两眼直勾勾的望着车窗外,心中不停祈祷,赵严祥千万不要做出什么傻事来。

    待看到赵严祥从叶家别墅走了出来,心里更是焦急,拼命的拍打起车窗。赵严祥望了望赵雪舞,口中发出了一声悠长而沉重的叹息。轻摇了摇头,将车门打了开。

    “爸,到底出什么事了,您别吓我!”车门一打开,赵雪舞立即紧紧的抱住了赵严祥。

    赵严祥声音无比苦涩的道“雪舞,爸爸对不起你,对不起赵家。爸爸……就是我们赵家的罪人!”

    “爸,您别这么说!在我的心中,你一直都是一个好爸爸。到底出了什么事,雪舞愿意和您一起承担!”

    难得赵雪舞小小年纪,便能如此懂事,这几句话,说的赵严祥原本冰凉的心,立时升腾起一股暖意。可是转而想到,飞龙集团倾覆在即,赵严祥的心情便又沉重了起来。望着赵雪舞,重重的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独自一人钻进了车里。

    赵雪舞刚要跟着进去,却被赵严祥挡了住“雪舞,让爸爸一个人静一静,好吗?”

    “可是……”

    赵雪舞不放心,然而还没等她将话说出口,赵严祥便苦笑着将车门关了上。眼看着赵严祥的车子,缓缓的消失在视线里,赵雪舞心中万分焦急。略一思量,便转身冲进了叶家别墅。

    “雪舞?”别墅内,正和大家商量着该如何并购飞龙集团的李曼琼,一转头看到了赵雪舞,吃了一惊。

    “李阿姨。我爸爸他究竟怎么了?”赵雪舞一见到李曼琼,急急的问道。

    李曼琼和武尹秀等人相互对视了一眼,这才娥眉轻皱的说道“雪舞。你爸爸没有对你说吗?”

    赵雪舞赶忙摇了摇头,道“没有。不过我看我爸爸的神情。前所未有的沮丧,他一定是遇到了很大很大的麻烦,对不对?”

    看到赵雪舞那满脸的焦急,李曼琼禁不住轻叹了一声。赵严祥虽然是小人一个,可是赵雪舞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好孩子。温柔,善良,而且孝顺,很得李曼琼的欢心。对赵严祥。她无论怎样,都不觉得过分,可是一想到会因此而牵连到赵雪舞,她心中便会有些不忍。

    李曼琼心里知道,如果将实情告诉赵雪舞,那对赵雪舞来说,势必会是一个不小的打击。因此显得有些犹豫。

    然而李曼琼越是犹豫,赵雪舞就越是意识到问题的严重,心中也便越发的焦急。不知不觉的,嗓音中带上了一丝哭腔“李阿姨。您快告诉我,我爸爸他到底怎么了?”

    赵雪舞眼中含泪,泫然欲泣。看起来,分外让人心疼。李曼琼又是一声长叹,这才将事情的经过,对赵雪舞讲了起来。

    听了李曼琼的陈述,赵雪舞直有一种五雷轰顶的感觉。不是因为飞龙集团即将破产,而是因为她不能相信,自己的父亲,竟然会做出这等因财废义的事情。晶莹剔透的泪水,犹如断了线的珠子。从她的眼眶中倾泻而下。

    李曼琼见状,赶忙上前将赵雪舞抱在了怀里。柔声安慰道“雪舞,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你也不要太难过。你爸爸受了这次教训,说不定会幡然醒悟,做个好人,那样的话,这也不是一件坏事,不是吗?”

    赵雪舞流着泪的说道“我爸爸,他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来?为了钱,他竟然忽视了人最宝贵的生命。他怎么能这样做,怎么能?”

    听赵雪舞如此的深明大义,李曼琼倍感欣慰,轻拍着赵雪舞的后背,不停的低声安慰着她。想起赵雪舞与古小云的关系,此时更是将她当成了半个女儿来疼爱。

    哭了一会儿,赵雪舞这才停了住。泪眼婆娑的望向李曼琼,说道“李阿姨,您能再给我爸爸一次机会吗?”

    “嗯?”李曼琼的眉头皱了起来。

    赵雪舞赶忙又说道“李阿姨,我爸爸对飞龙集团看的很重,他所做的这一切,都只是希望飞龙集团能强大起来。李阿姨,您就看在我的面子上,再给我爸爸一次机会,帮帮他吧,我求求您了!”

    面对赵雪舞那满脸的恳求,李曼琼的脸上满是苦笑,“雪舞,不是我不给你爸爸机会,实在是你爸爸的所作所为,太过……”

    “李阿姨,我知道都是我爸爸不好,都是他的错。可是我向您保证,这是最后一次,我一定会让我爸爸改过自新的!您相信我,我一定能够做到!”赵雪舞那焦急的样子,直仿佛李曼琼不答应,她便会崩溃了一般。

    赵雪舞的苦苦恳求,让李曼琼很是感到有些犯难,转头看向武尹秀,心中拿不定主意。

    武尹秀比李曼琼还要心软,此时看到赵雪舞痛苦的样子,心中更是不忍。可是赵严祥作恶多端,此次若是不能将他连根拔除,只怕日后还要生出事端。一边是可恶的赵严祥,一边是惹人怜爱的赵雪舞,武尹秀也是陷入了两难之中。犹豫不决之下,心头暗暗恼恨,老天真是不长眼,竟然赐给赵严祥这样一个可爱的女儿。

    李曼琼一边为赵雪舞擦拭着眼泪,一边说道“雪舞,这次不是我不给你爸爸机会,而是你爸爸做的实在是不留余地。他将飞龙集团所有的资金,全部换成了千叶菊,没有给自己留下一丝一毫转圜的余地,就算我不插手,飞龙集团自己也会因为资金链断裂而崩溃的。”

    “那……那有没有什么办法,能阻止这一切?”赵雪舞对商业一窍不通,只能将希望全都寄托在李曼琼的身上。

    李曼琼沉吟了片刻回答道“有两个办法。一个是尽快找到千叶菊的销路,将千叶菊重新换成钱。一个是将飞龙集团的子公司和一部分产业关闭或出售,获得一部分周转资金,挺过难关。”

    “出售飞龙集团的子公司和产业?这绝对不可能。我爸爸就算是选择破产,也不会这么做的。”赵雪舞说道。

    “为什么?现在飞龙集团只有这两条路可以走。而如此之多的千叶菊,要想在短时间内销售出去,不是一般的难。说来说去,飞龙集团关闭或出售一部分的子公司和产业,其实是目前唯一可行,而且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化解飞龙集团困局的办法。雪舞,你回去跟你爸爸说,看在你爷爷和你的面子上,我们帝景药业,可以出资购买飞龙集团的子公司,而且会给他一个公道的价格,绝不趁人之危!”

    赵雪舞面容苦涩的摇了摇头,喃喃的道“你们不了解,我爸爸的脾气分外的倔强,且不说他不会愿意出售飞龙集团的子公司,即便他愿意,也绝对不会卖给您的。”

    李曼琼轻笑了一声,说道“只怕到了这个时候,由不得他不卖!”

    “好吧,我回去之后,会尽量说服他。”

    万般无奈之下,赵雪舞也只能接受李曼琼的建议,只希望赵严祥不要太过固执。

    “叮铃铃……”一阵清脆的手机铃声,从赵雪舞的口袋里响起。赵雪舞慌忙掏出手机“张叔叔,我是雪舞。”

    听筒中传来张炳德无比焦急的声音“小姐,您快回来吧!赵总他……他要烧毁公司!”

    “什么!?”赵雪舞一听,立时慌了神儿,脸上布满了惶急。“张叔叔,您一定要阻止我爸爸,我马上就赶回去!”

    “李阿姨,我爸爸他……”挂上了电话,赵雪舞急的快要哭了出来。

    李曼琼娥眉一轩,道“这个赵严祥,真是疯了!雪舞,你先不要着急,我们跟你一起去看看!”

    说完,和武尹秀,傅冰蓉一道,陪着赵雪舞,匆匆告别了叶腾雄,直奔飞龙集团的总部。

    此时,在飞龙集团总部前,气氛异常的紧张。十几辆警车,数十名警察,将被赵严祥从公司总部赶出来的飞龙集团职员和微观的群众,死死的隔离在安全地带。而警方的谈判专家,正绞尽脑汁的通过电话和赵严祥进行着谈判。

    “爸!爸!”赵雪舞哭喊着,冲过了警戒线,径直的便要冲进飞龙集团的总部里去。斜刺里,张炳德一把将她抓了住。

    “雪舞,没用的!你爸爸已经将公司总部的大门给锁住了,你进不去的。”

    “张叔叔,我爸爸他这到底是怎么了?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赵雪舞泣不成声的问道。

    张炳德不知该说什么好,不停的发出阵阵叹息。

    “雪舞,你不要着急!有这么多人在,不会让你爸爸乱来的!”李曼琼,武尹秀和傅冰蓉随后赶到,李曼琼对赵雪舞安慰道。

    傅冰蓉则转头看向那位警方的谈判专家,问道“情况怎么样?”

    谈判专家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说道“情况很不乐观。赵严祥的情绪极度激动,声称已经在整座大楼里,洒满了汽油,甚至还有**,随时都会将公司烧毁,炸毁。”

    “混账,他从哪儿弄来的**?”傅冰蓉喝问道。

    谈判专家摇了摇头,“这个我不清楚。不过这种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未完待续,)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