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章 崩溃在即!
    

    第一百七十章崩溃在即!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不是所有的千叶菊都已经被我们垄断了吗?他们又是从哪里弄来的千叶菊,治愈了这么多cc病人?”呆愣了好半晌,赵严祥忽然探身而起,狠狠的瞪着张炳德,连声问道。

    赵严祥的眼神无比凶狠,彷如野兽,让张炳德的心中连打了几个哆嗦。赶忙说道“赵总,整个华夏国的千叶菊,绝对已经被我们收购一空。我敢以我的性命发誓,除了我们飞龙集团,任何人的手里都不可能有千叶菊!”

    “那这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解释!”赵严祥咆哮道。

    张炳德念头电转,呐呐的说道“赵总,是不是一开始我们的消息就有误?也许,能治愈cc病的根本就不是千叶菊,而是其它的某种药材。”

    “你……你说什么?”张炳德的话让赵严祥的心里一沉,身体犹如触电般的连连颤抖起来。如果一切真如张炳德所猜测的这样,那他这个跟头,可就栽的太大了。

    见到赵严祥面色惨白,沉默不语,张炳德不禁有些抱怨的说道“刚开始的时候,我问您,您为什么要不惜代价的收购千叶菊,可是您却不肯对我明说。如果当初您就让我知道,您是得知千叶菊能够治愈cc病,才如此不惜成本,我还可以通过相关渠道去印证一下消息的真假,现在只怕是已经晚了。”

    赵严祥猛一摆手,打断了张炳德的话,沉声喝道“你知道什么?我的消息来源绝对可靠!这一定是李曼琼和武尹秀设下的圈套。他们见我们将华夏国的千叶菊垄断,知道我一定会囤货居奇,借机牟取暴利。为了不让我得逞,他们这才故意发布这样的消息。就是让我疑神疑鬼,压低千叶菊的价格,然后她们便借机收购。哼哼……一定是这样!李曼琼。武尹秀,你们太小看我赵严祥了!哈哈哈……”

    赵严祥好像是找到了一个自以为说得通的理由。状若癫狂,然而张炳德的心中却不这样想。

    “赵总,就算事实是像您所说的那样,可是我们恐怕也支撑不了多久了。我们公司的资金流,已经彻底枯竭了,每一分每一秒都很艰难。再这样下去,我们公司很可能会……”

    “不会的!”赵严祥气恼的打断了张炳德的话,怒声喝道“不会的!只要我们能坚持住。就一定能让李曼琼她们妥协。你别忘了,拖下去,我们损失的是金钱,而她们损失的却是人命!她们拖不起,拖不起!”

    见赵严祥一意孤行,根本就听不进去别人任何的建议。张炳德叹息了一声,沉默了下来。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过后,赵雪舞宛如一只快乐的花蝴蝶,翩翩的走了进来。

    见到宝贝女儿,赵严祥狰狞的脸色立时柔和了下来。眼中带着笑意的迎向了赵雪舞。“宝贝女儿,今天怎么有时间来看我啊?”

    赵雪舞咯咯的发出了几声脆笑,道“爸。我一个好朋友,之前得了cc病,差点儿死掉。现在她已经好了,所以,我想开个盛大的party,为她庆祝一下!可是手里没什么资金,来向您要求赞助来了,咯咯……”

    “你……你说什么?”赵雪舞的话让赵严祥狂吃了一惊,嘴巴哆嗦着问道。

    看到赵严祥的脸色不对。赵雪舞的小嘴儿一撇,有些埋怨的道“爸。您以前可不是这么小气的哦……”

    赵严祥连忙摇头,急急的说道“我不是说钱。我是说,你那个得了cc病的朋友,真的好了?”

    赵雪舞点了点头,回答道“当然!她是第一批被治愈的cc病患者。刚才在电视上,她还和肖书记站在一起,胸带大红花,好不威风呢。”

    赵严祥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身体仿佛脱力了一般,噗通的一声,重重的跌坐在了沙发上。

    “爸,您怎么了?”赵雪舞立时大吃了一惊,赶忙冲上前来,满是关切的对赵严祥问道。

    张炳德本来就对赵严祥之前的判断,心存疑虑,听了赵雪舞的话,更是意识到,这一次赵严祥是彻彻底底的败了。对赵严祥,张炳德的心中虽然不忿,可是对于飞龙集团,张炳德却是有着很深的感情。一想到,飞龙集团倾覆在即,张炳德的心顿时痛的仿佛有一把刀子在搅着一般,眼眶一湿,泪水不由自主的滴落下来。

    赵雪舞见赵严祥双眼空洞,暗淡无光,好像是受到了什么突如其来的打击,心中疑惑焦急,本想问问张炳德,一回头却见到张炳德泪流满面,一颗芳心登时咯噔的一声,掉了下去。

    “张叔叔,到底出了什么事?”赵雪舞发急的问道。

    张炳德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出来。满肚子的话,最后化成了一声低沉的叹息。

    正当赵雪舞心中无比着急的时候,赵严祥忽然从沙发上弹坐了起来,一把抱住了赵雪舞,急声问道“雪舞,你知不知道,你那位好朋友,是怎么治好cc病的?”

    赵雪舞娥眉微蹙的道“她也不知道,只是喝了几杯医生给她的一种翠绿色的液体,然后她便康复了。”

    “翠绿色的液体?”张炳德的眉毛一挑,望着赵严祥,说道“赵总,不对啊!千叶菊的花呈金黄色,用它压榨出来的液体,也应该是金黄色才对,怎么可能是翠绿色?”

    赵严祥双手抱住了头,满面痛苦的道“看来……看来能治愈cc病的药,果然不是千叶菊。走,去见叶腾雄!”

    说完,赵严祥便站起身来,铁青着脸,风一般的冲出了办公室。见赵严祥有些不大对劲,赵雪舞的心中很是担心,喊了一声“我也去!”随后跟了出去。

    来到飞龙集团外,赵雪舞一眼便看到,十几个凶神恶煞的大汉,站成了一排,而赵严祥则带着一脸的杀气,对着他们说了些什么。

    赵雪舞的心中一颤,赶忙走了过来,满是担心的对赵严祥问道“爸,您要做什么?”

    赵严祥看了她一眼,道“雪舞,这是公司的事情,你不要管!你不是要给你的朋友开庆祝派对吗,这些钱你拿去吧!”赵严祥从口袋里掏出一叠崭新的钞票,递给了赵雪舞。

    赵雪舞连连摇头的道“不行!派对什么时候都能开,可是现在我要跟着你!”

    “雪舞……”赵严祥不想让赵雪舞跟着自己,可是看到赵雪舞那满是倔强的眼神,没有再说什么,让赵雪舞随自己一起上了车。

    在去叶腾雄家的路上,赵严祥眉头皱着,嘴唇紧抿,浑身上下,寒气直冒。这让赵雪舞的心里很是不踏实,甚至有些害怕。

    “爸,您……您不会是要对人家怎么样吧?”赵雪舞担心的问道。

    赵严祥冷哼了一声,没有回答,心里却是下定了决心。飞龙集团只怕是快要垮了,他顷刻间就会变得一无所有。而在他看来,这一切都是叶腾雄害的,他要报仇!

    震怒中的赵严祥,带领着十几个大汉,转眼便来到了叶腾雄的家。赵严祥先下了车,赵雪舞刚要随后跟下去,却被赵严祥给及时的锁在了车里。

    赵雪舞打不开车门,急的哭了起来“爸,你要做什么,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赵严祥满是慈爱的看着赵雪舞,表情痛苦的道“雪舞,不要闹,呆在车里,爸爸很快就回来了。”

    “爸,你不要做傻事,一切都还有希望的!放我出去,我们好好的谈谈……”

    不等赵雪舞将话说完,赵严祥便叹息着,将身子转了过去,咬牙切齿的说道“我不接受失败,永远也不!”说完,不顾赵雪舞泪流满面的苦求,带着十几名大汉,大踏步的冲进了叶家别墅。

    一冲进叶家别墅,还不等赵严祥发威,一阵纷杂的脚步声,登时响了起来,只转眼的工夫,整个别墅里,便挤满了人。

    赵严祥拿眼一看,心里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好家伙,在他面前的全都是荷枪实弹的警察,足有二十几个,黑洞洞的枪口,全都对准了他,让他的内心深处,一股寒意直冲头顶。

    那十几个随他冲进来的大汉,看起来很凶,可也都没见过这样的阵仗。一个个直吓得瑟瑟发抖,赶忙举起了双手,做投降状。

    “赵严祥,你果然来了!”等赵严祥心中的震惊平复了些,几个人从二楼的楼梯上,走了下来。

    赵严祥抬头一望,叶腾雄和叶雅言,在傅冰蓉,李曼琼,武尹秀的陪伴下,正带着一脸冷笑和鄙夷的望着他。

    “陷阱?”赵严祥的脑袋里猛然冒出这两个字,心中连打了几个寒颤。

    武尹秀笑眯眯的转头对傅冰蓉说道“冰蓉,你可真厉害,竟然被你给料中了。”

    傅冰蓉听了武尹秀的夸奖,咯咯的笑了起来,说道“这可不是我厉害,我也是受了高人的指点。”

    “哦?哪儿来的高人?”李曼琼,武尹秀,以及叶腾雄和叶雅言,齐齐的将疑惑的目光投向了傅冰蓉。(未完待续,)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