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六章
    

    第一百六十六章

    叮铃铃……

    一阵尖锐的电话铃声,将赵严祥吓了一大跳。好半天,砰砰乱跳的心情才平复了少许。将电话拿出来一看,是张炳德。

    “炳德,我是赵严祥!”赵严祥擦了擦额头的冷汗,长吁了一口气,这才说道。

    “赵总,南盛市剩下的千叶菊,已经全部被我们给买过来了。”电话里,张炳德报喜道。

    “做的好!”赵严祥点了点头,赞道。

    “赵总,为了购买这剩下的千叶菊,我们可是花了大价钱。现在整个公司剩余的资金,只有二十亿,勉强可以维持我们集团三天的运营。如果在三天后,没有见到丰沛的效益,我们公司将会面临垮台的危险。赵总,您……”

    不等张炳德将话说完,赵严祥便打断了他,道“我自有分寸,你不用担心。”

    电话那头儿,张炳德叹息了一声,正要结束通话,忽然想起一件事来,接着道“赵总,听说朗坤死了,这到底是怎么会事儿?”

    “什么?朗坤死了?!”张炳德的话让赵严祥心中狂震,禁不住惊呼了起来。

    看到赵严祥的反应,张炳德很是疑惑“赵总,怎么,您不知道?”

    赵严祥急声问道“我还真的不知道,你是听谁说的?”

    张炳德答道“是我的一个警察朋友对我说起的。”

    “那……那你问过你这个警察朋友,朗坤是怎么死的吗?”

    “问过。我那朋友说,朗坤和另外几个人,不知因何,死在了一座地处偏僻的别墅内,是他亲自收的尸。因为知道我和朗坤是同事。这次对我提起。”

    赵严祥的心怦怦的狂跳了一阵,随后慢慢的平复了下来。虽然不知道朗坤是因何而死,但是赵严祥的心里却是长松了一口气。朗坤在临死之前显然没有对警察供出他。否则的话,此时他说不定早就被抓进了局子。另外。朗坤已死,就再也没有人知道,命人绑架叶腾雄的人是自己。就算傅冰蓉和武尹秀心中对他再是怀疑,也会因为没有证据,而对他莫可奈何。

    原本忐忑不安的心就此定了下来,赵严祥暗中直呼侥幸。长吸了一口气,赵严祥对着话筒缓缓的说道“朗坤和你一样,是我的左膀右臂。他不幸罹难,我竟然一无所知,实在是不改。回公司之后,我会以公司的名义,重重的抚恤朗坤的家人,让他死了,也能心安。”

    张炳德嗯了一声,说了几句称颂赵严祥的话,便挂上了电话。

    结束了和张炳德的通话之后,赵严祥兴奋的差点儿没当场蹦了起来。压在他心上的一块大石。终于算是落了地。

    “哈哈哈……朗坤死了,死的好!哈哈哈……”赵严祥狂笑了几声,脸色忽然大变。好像想到了什么,眉头倏的紧皱了起来。

    “不好!叶腾雄安全脱险,很快就会将千叶菊能治愈cc病的消息广布天下,那样一来,千叶菊的真正价值就会被人知晓。那样的话,谁还会肯将千叶菊卖给我?”

    想起村头的那一大片,金灿灿,开的正旺盛的千叶菊,赵严祥的心如同着火般的焦急起来。

    “不行!无论如何。我一定要尽快将这片千叶菊拿下!”感觉到时间紧迫,赵严祥不愿意再有任何耽搁。猛然推开来房门。

    “哎呦!”赵严祥刚一用力推开房门,便听到门外传来一声惊呼。赵严祥惊奇的转眼看去。只见青皮捂着鼻子,一脸痛苦,正恼怒的瞪着他。

    “啊?小兄弟,是你?”见到是青皮,赵严祥忙不迭的赔起了笑脸。

    青皮捂着酸痛不已的鼻子,狠狠的瞪着赵严祥,怨愤的喝道“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儿?开门就开门,用这么大的力气做什么?”

    赵严祥赔笑的道“对不起,对不起,我心里着急,所以才……小兄弟,你的鼻子没事儿吧?”

    青皮揉搓了几番鼻头,待疼痛散去了,这才哼了一声道“幸好我反应快,否则我这鼻子就毁在你手里了!”

    “是是是!呵呵……小兄弟,我托你办的事情,你办的怎么样了?”赵严祥问道。

    青皮点了点头,道“我来找你,就是为了跟你说这件事的。”

    “哦?你的古老大,肯将千叶菊卖给我了吗?”赵严祥一听,立时焦急的问道。

    青皮点头恩了一声,赵严祥的心跟着一颤,整个人瞬间被无比的兴奋所笼罩。直激动地声音发颤的道“小兄弟你说的是真的,不是在骗我?”

    看到赵严祥这兴奋激动地表情,青皮的脸上没有什么,心里却很是不屑,暗骂赵严祥不是东西,将来必有哭都找不着坟头的时候。

    “对了!你先别忙着高兴,你答应我的那一百万,什么时候能够兑现?”

    “好说好说!只要我和你们古老大完成了交易,那一百万我立即双手说奉上!呃……小兄弟,你们古老大现在在哪里,快带我去见他吧!”赵严祥搓着双手,眼睛放光的连胜催促道。

    青皮摆了摆手“我们古老大说了,交易的事情,我可以全权替他做主,你用不着见他。好了,我们现在谈谈价钱吧。”

    “当然,当然!我知道,外面的那些药商,已经将那一百亩千叶菊的价钱开到了十亿。我自然不会让你古老大吃亏。这样吧,我出十二亿!怎么样?”赵严祥自觉很大方,满以为听到这个价钱,青皮会屁颠屁颠儿的接受。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听到他报出的价钱,青皮非但没有露出丝毫的喜色,反倒是一脸的不屑。

    赵严祥的心头一沉,呐呐的道“小兄弟,十二亿已经不少了。比外面的那些药商,我可是足足多出了两亿!”

    青皮哼了一声,道“外面那些药商不识货,难道你赵大老板也不识货?若是放在平常,这一百亩千叶菊,算不上什么,可是在现在这个时候,这上百亩千叶菊的价值可就另当别论了!”

    “这个时候?”青皮讳莫如深的话语让赵严祥的心中一惊,瞪着青皮,幽幽的问道“小兄弟,这个时候,和平时有什么不一样吗?”

    “哼哼……赵老板,您是个聪明人,难道非要让我把话说的那么透吗?把话说透,我倒是没有关系,可万一要是被别人偷听了去,那对赵老板您可是大大的不利哦!”青皮脖子一扭,脸上似笑非笑,很有一种老奸巨猾的味道。

    赵严祥的心越发的往下沉,有些不敢相信的喃喃问道“难道你古老大,也已经知道了这千叶菊是……”

    赵严祥一脸的紧张,让青皮心中好笑,冷冷的道“我们古老大知道的事情,不比你知道的少!”

    “啊!?敢问小兄弟,你们古老大到底是什么人?”青皮的语气和深色,将古老大的身份渲染的莫测高深,让赵严祥的心中既惊又怕,同时又分外好奇。

    见赵严祥的额头都要冒出冷汗来,青皮得意洋洋的道“我们古老大是什么人,你不需要知道,我也不会告诉你。我们古老大说了,那一百亩千叶菊,一口价,二十亿,绝不还价!这买卖划不划算,就全凭赵老板您自己掂量了。”

    “什么,二十亿!?”赵严祥又是一惊,眼珠子都要瞪了出来。

    这可是飞龙集团目前所有仅剩的流动资金,一个弄不好,他和他的飞龙集团,都会有倾覆的危险。如此之重大的决定,就连赵严祥也不得不慎之又慎。

    正当赵严祥犹豫不决的时候,李曼琼和武尹秀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李曼琼咯咯一笑,说道“区区二十亿,那一百亩千叶菊,我们帝景药业要了!”

    “什么?”李曼琼突然插了进来,让赵严祥的心中一紧。瞪向李曼琼,沉声喝道“李曼琼,你来捣什么乱?这些千叶菊是我们飞龙集团的!”

    李曼琼轻笑一声道“赵总,你们飞龙集团在南盛市,为了收购千叶菊,投入了巨大的资金,现在以飞龙集团的财力,还能拿出二十亿来吗?”

    赵严祥哼了一声,喝道“我们飞龙集团财大气粗,区区二十亿,又怎么会难得住我?”

    “是吗?既然如此的话,那你还不赶快与这位小兄弟成交?”李曼琼笑眯眯的说道。

    “这……”赵严祥被李曼琼在此时将了一军,心中好不恼怒。

    千叶菊他志在必得,可是二十亿,对此时的飞龙集团来说,实在不是一个小数目。电话里,张炳德对他的警告,他还言犹在耳。将这二十亿拿了出去,他可就真的是被逼到悬崖边儿上,再无退路了。

    见到赵严祥在那里犹犹豫豫,迟迟下不了决心,青皮的脸上掠过一丝不耐,转头看向李曼琼“这位大姐,您也有兴趣买我们古老大的千叶菊吗?”

    一听青皮如此询问李曼琼,赵严祥立时急了,赶忙喝道“小兄弟,你这是干什么?你们古老大,不是已经答应将千叶菊卖给我了吗?”

    新人,求月票,求订阅,求支持!!!(未完待续,)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