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七章 绝食抗议!
    

    “你说什么!?”郎坤的话一出口,赵严祥的脸色顿时变了,冷的吓人。

    见到赵严祥这副表情,郎坤的心里接连突突了几下,呐呐的道“老板……”

    “这么大的事情,你为什么不向我禀报?”

    郎坤哆哆嗦嗦的道“我以为那老头子是跟我们闹着玩儿的,不会坚持太久,所以就……”

    “啪!”一个清脆的耳光重重的扇在了郎坤的脸上。

    “你是什么东西?什么时候轮到你当家作主了?你知不知道,叶腾雄对我有多重要!没有他说话,就没有人会相信,千叶菊能够治愈cc病;没有他说话,我出重金收购的那些千叶菊,就只能放在仓库里烂掉,你知不知道?”

    “我……”

    郎坤还没张口,就被赵严祥一脚踹飞了出去。“你给我听着,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都得让叶腾雄吃东西!他要是饿死了,我就让你跟他一起去西天!”

    “是,是!”暴怒中的赵严祥是十分凶残的,郎坤赶忙答应道。

    “滚!”赵严祥一声爆喝,郎坤连滚带爬,逃也似的飞奔出了赵严祥的办公室。

    关押叶腾雄和叶雅言的别墅。

    已经三天没有吃东西的叶腾雄,一脸的憔悴和虚弱,让他更显苍老。看到叶腾雄如今这个样子,把叶雅言可心疼坏了。

    端着可口的食物,叶雅言流泪恳求道“爷爷,您就吃点儿吧。再这么下去,您会饿死的!”

    叶腾雄摇了摇头,长喘吁吁的道:“不,我不能吃。我一吃。这三天我做的努力就算是……白费了。”

    “爷爷,外面的人都是人面兽心,您就是饿死了。他们也不会看一眼的。您别再傻了,求求您。吃一口吧!”

    叶腾雄苦笑了一声,喃喃的道“现在外面每时每刻都在有人死去,我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而不能救他们。如此,还不如让我死了的好。”

    “好!既然爷爷您一定下定了决心,那我也陪着爷爷您一起绝食!”叶雅言将食物放在了远远的地方,一脸坚决的对叶腾雄道。

    “那怎么行?我可以死,你却不能!你还要出去。把我的发现告诉大家,早点儿遏制cc病的肆虐……咳咳……”叶腾雄太过激动,还没等把话说完,便忍不住大声的咳嗽了起来。

    叶雅言看在眼里,好不心痛,赶忙冲上前来,轻拍着叶腾雄的后背,帮他顺气。

    好半天,叶腾雄的气才顺了,正要再劝叶雅言不要犯倔。砰的一声巨响传来,房门被人狠狠的从外面踹了开,郎坤蒙着面。眼露凶光的出现在那里。

    一见到郎坤来到,叶腾雄赶忙将叶雅言拉到了自己身后,撑着虚弱不堪的身体,与郎坤对峙。

    郎坤冰冷的目光,在房间了一扫,见到被叶雅言放到一边儿的饭菜,眉头顿时皱了起来。“叶老先生,虽然我们很敬重你,可是你也被想倚老卖老。趁着我还没动怒之前。赶紧把饭给我吃了!”

    叶腾雄毫无惧色,沉声道“你们这些恶人。除非把我和我孙女儿放了,否则。我就饿死在你们面前!”

    “敬酒不吃吃罚酒!”郎坤一挥手,两名膀粗腰圆的汉子立时冲了上来,一左一右,将叶腾雄架了起来。

    “你们要干什么?放开我爷爷!”叶雅言急了,不停的捶打着那两个男人。奈何两个男人都十分的强壮,一身的疙瘩肉,任凭叶雅言使尽了力气,对他们来说,也只是如同挠痒一般。

    郎坤亲自拿过一碗饭,来到了叶腾雄的面前,阴沉沉的道“既然不愿意自己吃,那就由我来喂你!将他的嘴巴给我撬开!”

    一名汉子立时伸手捏住了叶腾雄的下巴,一用力,叶腾雄便吃痛的张开了嘴巴。郎坤趁机将一勺米饭,用力的塞进了叶腾雄的嘴里。

    “看你吃不吃!”一边往叶腾雄的嘴里塞着食物,郎坤一边恶狠狠的道。

    “呸!”叶腾雄在北昌市,是一位倍受尊敬的长者,何曾受到过这般待遇。见郎坤如此欺辱自己,张口便将满嘴的米饭,全都吐在了郎坤的脸上。顿时郎坤的脸上沾满了饭粒,显得很是滑稽。

    郎坤长吸了一口气,似乎要压制住心中的怒火,可终于还是没有压制的住,猛然高高的扬起了巴掌,向着叶腾雄的脸上狠狠的掴去。

    叶腾雄非但没有闪躲,反而是将脖子一挺,迎向了郎坤。动作之间,尽显叶腾雄的倔强和无畏。

    郎坤的手掌却并没有扇在叶腾雄的脸上,而是在最后一刻,忽然便向,啪的一声,狠狠的抽在了一旁的叶雅言脸上。

    叶雅言一声惨呼,身形被郎坤一巴掌扇的飞了起来。

    “雅言!”叶腾雄万没有想到,郎坤竟然会对叶雅言下这般毒手,怒火犹如火山爆发般的在他的心头蔓延。

    身体剧烈颤抖,面色一片铁青,牙齿咬的嘎嘣乱响,只恨不得要活吃了郎坤一般。“狗贼,你有种你就冲我来,放了我孙女!”

    郎坤冷笑了一声,撇嘴道“那可不行!我们老板说你很重要,不能让你死。可是你的孙女儿却无足轻重,死活我们老板都不在乎。嘿嘿……”

    郎坤邪笑着摆了摆手,两个架住叶腾雄的汉子立即放开了叶腾雄,转而将叶雅言架了起来。

    看到叶雅言被郎坤扇过的半边儿面颊,红肿一片,嘴角崩裂,还在汩汩的淌着鲜血,直让叶腾雄心痛的连心都要碎掉。

    “你们这些狗贼,想要干什么?”叶腾雄恨得咬牙切齿,目眦欲裂。

    “嘿嘿……老家伙,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吃饭。要么,我就宰了她!”郎坤一指叶雅言,恶狠狠的道。

    “爷爷,爷爷!”叶雅言的嘴里不停的发出一阵阵哭喊,就好像是一把把无形的利刃,无情的切割着叶腾雄的心。

    看到叶腾雄沉默了,郎坤将饭碗又端到了叶腾雄的面前,幽幽的道“你自己吃,本大爷懒得伺候你!”(未完待续,)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