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四章 魔高一丈!
    

    金寒清赶忙将书接了过来,只见书封上龙飞凤舞的写着四个大字《风火内修》。

    鬼雄解释道“你要记住,师父我是风火门第五十八代掌门。这《风火内修》便是我们风火门的至高心法,专修内功!你先好好的琢磨琢磨,有什么不懂的地方,等下次见到我一并问我。”说完鬼雄便向古小云和秦五爷拱了拱手,急急的转身离开了。

    “师父,我一定会好好学的!”得到《风火内修》,金寒清心中高兴,冲着鬼雄的背影,大声喊道。

    古小云笑了笑,没有说话。金寒清能得遇鬼雄这样的名师,也算是他的造化。

    秦五爷:“小云,你救活了我的母亲,我秦五一生领你的情!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潜龙堂的第二个堂主,我潜龙堂上下上万弟子,任你调遣!”

    古小云赶忙说道“秦五爷,救人是我分内之事,我可不是为了向您领功。您的好意我心领了,这第二堂主之事,我看还是……“

    “小云!莫非你瞧不起我秦五爷,瞧不上我潜龙堂?”秦五爷脾气直爽,不等古小云将话说完,便打断了他。

    古小云见秦五爷是真的要急了,苦笑一声道“那好,如果我以后遇到什么麻烦事,就请秦五爷您多多帮忙!”

    “哈哈哈……小云,你太客气啦!”听古小云这么说,秦五爷这才满意的仰天大笑了起来,笑声中充满了豪爽。

    古小云本想告辞,可是秦五爷坚决不允。加上秦老夫人又很想见见古小云,古小云只得在潜龙堂里继续逗留。

    金寒清得了《风火内修》,心中急切,加上北昌大学校规严苛。便告辞回北昌大学了。至于杜晓峰被古小云废掉一事,则因为西南边陲突然爆发战事,杜将军火速离去。暂时搁置了下来。不过,是雷就终有炸响的一天。如今只是稍稍的延后了一些罢了。

    时间飞逝,一晃便是三天过去了。

    帝景药业,李曼琼的办公室。武尹秀和李曼琼相对而坐。

    “曼琼,你那边情况怎么样?”武尹秀张口问道。

    李曼琼轻蹙起了娥眉,眼神中,隐忧微微流淌“尹秀,我正想跟你说这件事。我总觉得事情好像不妥。”

    “哦?此话怎讲?”

    李曼琼“我按照我们之前所商量的办法,将我们帝景药业下设各个药店中的千叶菊。一律调低了价格,销售情况异常火爆,这才三天的工夫,我们帝景药业里几乎所有的千叶菊,就被抢购一空。”

    “那飞龙集团那边儿呢?”

    “我派人调查过了,飞龙集团那边的千叶菊价格居高不下,这三天来,卖出的千叶菊数量极为有限。”

    “这不是很好吗?说明我们的办法奏效了,赵严祥他想再一次利用散布谣言,煽动恐慌的办法敛财的阴谋。被我们联手彻底的打破了。我想他此时一定是愁眉苦脸,对我们俩儿恨得咬牙切齿。咯咯……”武尹秀很是有些得意的笑了起来。

    “尹秀,你先别高兴的太早。有一点非常的奇怪。飞龙集团的千叶菊被我们顶的卖不出去。可是赵严祥还在大量的从南盛市采购千叶菊。现在整个南盛市的千叶菊,几乎被飞龙集团一家买尽了。”

    “什么?有这样的事,难道赵严祥疯了不成?”李曼琼的话让武尹秀吃惊的瞪大了眼睛,其中写满了惊异和不解。

    李曼琼摇了摇头,接着说道“我不知道赵严祥是不是疯了,可是他这一次却的确是大手笔。因为他的扫货,现在在南盛市,千叶菊的价格堪比黄金。尹秀,赵严祥这一次的举动。可是和前几次大不相同啊!”

    武尹秀的脸上写满了迷惑,想了半天也没能理出个头绪来。呐呐的问道“赵严祥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也是因为揣摩不透赵严祥的心意,所以才会隐隐的有一种不妥的感觉。尹秀。这一次我们俩儿不会是被赵严祥玩儿了吧?”

    李曼琼的话让武尹秀的心里不禁一沉,也开始觉得不安起来。

    “尹秀,我现在开始怀疑,我们帝景药业的千叶菊,也是被赵严祥给买了过去。”

    “这又怎么说?”

    李曼琼:“你想啊。你以政府的身份,大力辟谣,现在的百姓已经比以前要理智的多,真正受了赵严祥的蛊惑,疯狂采购千叶菊的百姓已经不多了,可为什么我们飞龙集团千叶菊的销量还如此居高不下?而且我查过账目,从我们帝景药业流出去的千叶菊,单笔交易的数量很大。就算一家三口,一年到头,拿千叶菊来当饭吃,恐怕也吃不了。这不像是百姓们的消费方式,倒像是大集团才扫我们的货。”

    “你……你怀疑是飞龙集团买走的?”武尹秀一脸的惊容。

    李曼琼面色沉重的点了点头。

    沉吟了片刻,武尹秀忽然说道“我明白了,赵飞龙这次是改变了策略。他是打算,将市场上所有的千叶菊垄断之后,再抬高价格,大量出售,从而谋取暴利!”

    李曼琼苦笑了一声,道“一开始我也是像你这样想的。但是说不通。你这么卖命的进行辟谣,百姓们并不恐慌,也不会再抢购。既然百姓们不恐慌,不抢购,那赵严祥囤积这么多千叶菊卖给谁?只怕到时候他是囤积的越多,赔的越惨!赵严祥是一个十分精明的商人,他是不会做这样的蠢事的。”

    李曼琼的话让武尹秀忍不住感到一阵头痛,眉头紧皱的道“赵严祥到底在玩儿什么阴谋?”

    李曼琼苦笑了一声,幽幽的说道“无论赵严祥玩的是什么阴谋,我们现在都已经失了先机。在这一次,千叶菊便是筹码,而我们的筹码已经都输光了。无论赵严祥利用千叶菊做些什么,我们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了。”

    武尹秀的脸上写满了懊恼,紧咬牙关的道“不甘心,真的不甘心那!”

    李曼琼面带苦涩的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次,终于还是让赵严祥占了便宜。”(未完待续,)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