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 委屈的赵雪舞!
    

    第一百二十七章委屈的赵雪舞!

    “好像是杜太太!”郎坤打开了门朝外面瞥了一眼,对赵严祥说道。

    “真是的杜太太,难道说是晓峰出事了?”赵严祥心里一动,便要出去看看。

    “爸爸,不要去!”一直啜泣着的赵雪舞忽然开口说道,脸上充满了恳切。

    赵严祥握了握赵雪舞的手,笑着说道“雪舞,杜家和我们赵家的关系非同一般,杜家出了事,我们理应关心一下。你放心,我看过之后,一会儿就回来陪你,你不要怕。”

    赵雪舞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最终却变成了一声叹息,将头扭到了一边。

    “好好照顾小姐!要是小姐再有个三长两短,我唯你是问!”赵严祥十分严厉的冲着郎坤呵斥了一声,转身走出了病房。

    在急诊室外,赵严祥看到了正急的团团乱转的杜太太,快步走了上去。关切的问道“杜太太,是晓峰出什么事了吗?”

    杜太太抬头看到赵严祥,眼睛立时一亮,连忙说道“赵先生,我正要找你,你家雪舞呢?”

    赵严祥眉头一皱,疑惑的问道“杜太太,你找我们雪舞有事吗?”

    杜太太眼神布满心痛的说道“赵先生,我家晓峰……被人给打伤了。”

    “什么?是谁这么大胆子,连晓峰都敢打,他难道不怕杜军长毙了他吗?”赵严祥听到果然是杜晓峰出事了,表情满是诧异。

    杜太太摇着头,十分心痛的说道“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干的,不过那个人出手实在是太狠了。将我家晓峰的两条胳膊全都给废了。医生说……说很可能会留下一辈子的残疾,再也不会复原!”说着说着,杜太太心痛的直流下了泪来。

    “这么严重?”这次赵严祥是真的感到吃惊了。杜晓峰的父亲杜一亭是华夏国金虎军的军长。金虎军乃是华夏国的主力军,因此杜一亭在军中也享有卓著的声誉和权势。杜一亭有如此之大的势力,有人却能如此心狠手辣的废了杜晓峰,这怎能不让赵严祥吃惊?要知道,这比拔老虎的胡子,还要不知死活。

    杜太太擦了擦眼泪,脸上掠过一丝恨意,说道“我已经打电话给一亭了,一亭正在赶来的路上。不管是谁打伤了我们家晓峰,我和一亭都不会放过他的!对了,赵先生,我听人说,晓峰出事的时候,是和你家雪舞在一起的,或许雪舞知道一些情况,我想问问她。”

    “啊?晓峰出事的时候,雪舞在场?难怪雪舞会哭的这么伤心。赵太太,打伤你们家晓峰的人,也一定是伤害了我女儿的人!”

    “怎么,雪舞也出事了吗?”杜太太愣了一愣。

    赵严祥点了点头,神情愤怒的道“雪舞也不知道受了什么委屈,一直哭。就在隔壁的病房里。”

    “快,带我去看看!”杜太太赶忙说道。

    赵严祥立即将杜太太领到了雪舞的病房。见到雪舞一脸的苍白,一双眼睛哭得红肿如桃,很是让人可怜。雪舞很是温柔可爱,很讨杜太太的喜欢,见到她这副样子,杜太太的心里也是一痛,走到了赵雪舞的身旁,伸出手,想要为赵雪舞擦掉脸上的泪水。然而赵雪舞却将脸扭到一边,避开了。

    赵严祥见状皱了皱眉头,说道“雪舞,你杜阿姨来看望你了。”

    “我不稀罕!”赵雪舞冷冷的道了一句,让杜太太的脸上立时涌起一阵错愕。

    “雪舞,不可以这么没礼貌!”见杜太太的脸色不对,赵严祥有些严厉的说道。

    被赵严祥这一呵斥,赵雪舞委屈的眼圈儿又红了。

    杜太太赶忙打圆场的说道“赵先生,没关系的。雪舞一定是受到了刺激,所以才会这样。”

    赵严祥叹息了一声,道“也不知道这孩子到底是遇到了什么样的事情,我问她她又不说,真是急死人了。”

    “爸,你要真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去问杜晓峰那个畜生!”赵雪舞的情绪忽然激动了起来,大吼着说道。

    赵雪舞的话让赵严祥和杜太太同时愣了一下。赵严祥道“雪舞,你知道吗,晓峰他被人打伤了,而且伤的很重,两个胳膊都废了。”

    赵严祥本以为他这样说,会让赵雪舞对杜晓峰表露出些同情,可是没想到,赵雪舞却一脸畅快的咬牙说道“是吗?只是废了两只胳膊,真是太便宜他了!他应该去死!”

    赵雪舞的话让杜太太的脸色冷了下来,眉宇之间充满了不悦。

    “雪舞,你疯了吧?”赵严祥满是焦急的冲着赵雪舞喊了起来。

    “我没疯!我说的都是我的心里话!如果有人能够杀了杜晓峰,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赵雪舞的话语中对杜晓峰表现出了一种极其强烈,深沉的仇恨,让赵严祥大吃了一惊。

    “雪舞,你知道我们家晓峰有多喜欢你。他为了你,已经不顾一切了。你就算是不喜欢他,也不能这样诅咒他吧?难道他喜欢你有错吗?”杜太太有些恼火儿的说道。

    赵严祥也不想得罪杜家,面容严肃的冲着赵雪舞喝道“雪舞,不许再胡说!快向你杜阿姨道歉!”

    “爸!你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让我向她道歉。难道你为了你的事业,连你女儿的清白都不顾了吗?”赵雪舞此时正是难受的时候,赵严祥不安慰她也就罢了,反而倒过来帮着杜太太指责起赵雪舞来,这让赵雪舞很是有些受不了,眼泪哗的一下就流了下来。

    “清白?”听到这个词眼儿,赵严祥的心神一震,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赵雪舞用力的擦了一把眼泪,望着杜太太,大声的吼道“你知道你儿子对我做了什么吗?他竟然给我下药,要侮辱我!我抵死不从,他就打我!你看我的脸上,这就是你儿子打的!你还怪我诅咒他?我恨不得他一刀杀了他!”

    赵雪舞仿佛疯了一般,冲着杜太太歇斯底里的狂吼,直让杜太太面色大变,忍不住连连向后退了几步。

    脸上带着不敢相信的神色,嘴里喃喃的道“不可能,不可能的!我的儿子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一定是什么地方搞错了,一定是!”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