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六章 愤怒的赵严祥!
    

    第一百二十六章愤怒的赵严祥!

    飞龙集团,赵严祥的办公室。

    “黄芪生津草的销量怎么样?”赵严祥抬头看向飞龙集团的副总经理张炳德。

    张炳德也是药业中的名人,从赵魁执掌飞龙集团的时候,便是飞龙集团的副总。因为工作出色,脑子又活泛,赵严祥也对他很是重用,倚为左膀右臂。

    不过张炳德却知道,眼前的这位新主子,却远没有赵魁好伺候。喜怒无常,心狠手辣。虽然他有心要退出,可却没有那个胆量,害怕赵严祥会对他不利。

    听到赵严祥问起黄芪生津草的销量问题,张炳德的神色显得有些紧张。皱了皱眉头,道“不是很理想。”

    张炳德的回答立时让赵严详的目光锐利了起来“不是很理想是什么意思?”

    张炳德扶了扶鼻梁上的金丝眼镜,咳嗽了一声道“销量虽然比之前略有增加,可并不明显……”

    “这怎么可能?消息不都已经放出去了吗?那些愚蠢的市民,应该冲进我们的药店疯抢才对!销量怎么可能会只是略有增加?”

    对于赵严祥利用市民的恐慌心理,用散布谣言的方法,高价抛售积压药材的做法,张炳德心里是不同意的。可是现在飞龙集团是赵严祥当家。而赵严祥这个人又向来不喜欢别人忤逆他,张炳德却不敢说什么。

    “是这样的,黄芪生津草能够治愈cc病的消息,我们的确已经传遍了大街小巷,现在整个北昌市的人都知道了。但问题是,不光我们公司有黄芪生津草出售,帝景药业以及另外几大药业集团,同样也在抛售黄芪生津草。而他们的价格,却远远的要低于我们。将绝大部分的人,都吸引到了他们那边。另外,政府已经出面,全力辟谣,市民们的恐慌情绪,也没有先前那般强烈。所以直接导致了我们的销售不畅!”

    “岂有此理!不用说,这一定是李曼琼和武尹秀联合起来,在跟我做对!”张炳德的话点燃了赵严祥的怒火。赵严祥就犹如一头狂狮般的咆哮了起来。

    “赵董,不如我们也降价,还是先将我们公司积压的黄芪生津草卖出去再说吧。”

    “不行!我费了这么大的工夫,可不是为了做一件赔本儿的买卖!帝景药业的黄芪生津草不是卖的便宜吗,你去,把他们的黄芪生津草全都给我买下来!我一家垄断了黄芪生津草,价格再高,那些市民也得掏钱买!”

    张炳德的眉头皱了起来“赵董,这样做的风险实在是太大了,万一这时候,政府研究出了能有效治愈cc病的药物,那我们就惨了!”

    “哈哈哈……你放心吧!政府找来的那些废物专家,对c病根本就没有办法。他们要找出能治愈cc病的有效药,且需要研究呢!”赵严祥十分自信的说道。

    “可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行了,你不用再说了!我已经做了决定,你只要按我说的去执行就行了!李曼琼和武尹秀还以为这样做就能阻止我发财,哼哼……正好给我机会让我低买高卖,再狠狠的赚上他一笔!一直以来,我们飞龙集团都被帝景药业踩在脚下,这次我一定要打一个翻身仗!”

    见赵严祥是打定了主意,张炳德无奈,只好照办。

    打发走了张炳德,赵严祥正琢磨着晚上该到哪儿去风流风流,谁知电话铃声却急促的响了起来。

    “老板,我是郎坤啊!”

    电话里传来的声音让赵严祥心头一振,急声问道“怎么,抓住那小子了?”

    “这个……老板,您还是先来医院吧,小姐她出事了。”

    “你说什么,在哪家医院?我马上就来!”一听赵雪舞出事了,赵严祥的心立时乱了,赶忙套上西服,直奔医院。

    赵雪舞的病房外,郎坤一脸焦急的来回踱着步子。一转眼看到赵严祥快步走了过来,赶忙抖擞起精神迎了上去。

    “雪舞她怎么了?”赵严祥一把揪住了郎坤的衣领,怒声问道。

    “老板,您先别急,小姐她只是受到了点儿惊吓,现在已经醒过来了。您去看看吧。”

    赵严祥将郎坤丢到了一边儿,大踏步的走进了病房。只见赵雪舞躺在病床上,用被子蒙住了头,肩膀的地方不停的抽动着,时不时的传来抽泣声。

    赵严祥赶忙来到赵雪舞的身旁,声音放柔的问道“雪舞,出什么事儿了?告诉爸爸,是哪个王八蛋欺负了你,我绝不饶他!”

    “爸!”赵雪舞猛的掀开被子,一把搂住了赵严祥的脖子,哭的更是大声了。

    “乖孩子,不要哭!告诉爸爸出了什么事?”赵雪舞的哭声搅的赵严祥心里乱七八糟的。

    赵严祥一个劲儿的问,赵雪舞却只是一个劲儿的哭,直把赵严祥急的快要疯了。赵严祥当然了解自己的女儿,赵雪舞性格开朗,活泼,如果不是受到了天大的委屈,绝对不会哭的这样伤心。

    “郎坤,你给我滚进来!”赵严祥实在忍不住了,一声怒吼,将在病房外正忐忑不安的郎坤给喊了进来。

    “老板……”

    “到底是谁欺负了我女儿,说!”赵严祥满脸凝霜,声若玄雷。

    郎坤打了个哆嗦,呐呐的道“我……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见到小姐的时候,小姐衣衫不整,好像是被……”

    赵严祥听到这里,一颗心突突狂跳,眼珠子也跟着充满了眼眶,嗓音中充满杀机“你说什么呢?难道雪舞被人……”

    赵严祥不敢相信也不能接受。他视若珍宝的女儿,怎么忍心让她受到这样的伤害?可是看到啜泣不止的赵雪舞,看着她那委屈的样子,这好像又成了唯一的解释。

    “雪舞,快告诉爸爸,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哪个畜生干的!不管他是谁,爸爸一定替你杀了他!”赵严祥快要气疯了。

    “快!马上叫你们最好的医生来,救我儿子!”正当赵严祥追问着赵雪舞的时候,病房外忽然响起了一道焦急而愤怒的,女人的喊声。这喊声赵严祥很熟悉,让他的眉头不禁皱了一皱。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