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 不能说!
    

    第一百二十五章不能说!

    “我以前对你有那么差吗?”武美璇抬头望向古小云。

    古小云咽了一口饭菜,道“没有。”

    武美璇的心情没来由的一松,笑着道“我就说嘛,我对你没有这么差!”

    “是没有,是比这还差!”古小云白了武美璇一眼,幽幽的道了一句。让还在高兴着的武美璇,差点儿没将嘴里的饭菜一口喷出来。

    “就……就算是,那也是因为太不上道,我是在教育你!”武美璇红着脸嘴硬的道。

    “噢!那你把武阿姨的文件叠了纸飞机,却赖在我的头上,也是在教育我咯?”

    古小云说的这件事,武美璇也记得。那次他和古小云在家里玩儿,武美璇将武尹秀的一份很重要的文件,叠成了纸飞机,引得武尹秀很生气,武美璇怕挨揍,就将事情赖在了古小云的头上,结果害的古小云回去之后被李曼琼好好的收拾了一顿。回想起那时候,古小云稚嫩的脸上堆满了委屈和幽怨,让武美璇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谁让你那么笨?咯咯……”

    古小云眼睛一瞪,幽幽的道“不是我笨,是你太狡猾!”

    “好啦好啦,过去那么久的事情了,还提起来干什么?真没想到,你一个堂堂男子汉,竟然这么记仇,小气!”

    吃过饭之后,收拾了碗筷。武美璇对古小云问道“小云,在北昌大学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让我说出你的身份?”

    看到审问这就开始了,古小云的脸色不禁一苦。“我不想让太多人知道我的过去,我想有一个新的开始。”

    “就算你想要一个新的开始,也不能连李阿姨都不见吧?你知不知道李阿姨她……”

    古小云打断了武美璇的话,道“我妈那边你放心,我会去见她的,只是不是现在。”

    “为什么不是现在?”

    “不能说。”

    “那你告诉我,你失踪的这三年,去了哪里,做了什么?”

    “……不能说。”

    “那你那么厉害的武功是跟谁学的?”

    “不能说。”

    “那你到底做了什么,让不会武功的牛飞忽然变得那么厉害,竟然连李默然都输的那么惨?”

    “……不能说。”

    “古小云!你是在耍我吧?”武美璇火了,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八度。

    “不能说。”

    “啊?”

    “哦不不不,不是的,是……是真的不能说。”古小云苦笑着说道。

    “你这个也不能说,那个也不能说,那你到底能说什么?”武美璇好不气恼,眼睛瞪的溜圆,只仿佛要活吃了古小云。

    “这个……不好说。”

    武美璇觉得自己快要疯了。只恨不得扑上去,将古小云活活的掐死。

    看到武美璇那满脸的懊恼和郁闷,古小云叹息了一声,道“璇姐,真的很抱歉。有许多话现在还不到说的时候。我向你保证,如果可以说了,我肯定第一个告诉你!”

    见古小云的眼睛里满是真诚,不像是在诓自己。武美璇轻蹙了下眉头,道“好吧,我也不逼你。那你告诉我,你爱不爱影儿?”

    “这个……”

    古小云刚一张嘴,武美璇忽然喝道“你要是再拿不能说,不好说之类的来糊弄我,我可要发飙了!”

    古小云苦笑了一声,缓缓的说道“影姐是一个十分讨人喜爱的女儿,她应该得到幸福。可是给她幸福的,却不会是我。”

    “这么说,你是不喜欢影儿了?”古小云的回答,让武美璇的心中是轻松了,还是沉重了,连武美璇自己都有些分不清。

    内心中,她渴望古小云不爱薛影,可她又不忍心看到薛影她最好的姐妹伤心。两者并举,让武美璇一时也理不出个头绪。

    古小云的神色越发的苦,喃喃的道“对她来说,我只是一个过客!既然注定了要分离,还不如现在就保持距离,免得到时候临别断肠。”

    “小云,你怎么会是个过客呢?又说什么注定了要分离,我怎么一点儿都不明白?”武美璇的脸上布满了迷惑不解。

    有个最大的秘密,他一直憋在心里,对谁也没有提起过。

    上天将拯救苍生的责任交付给了他,可是拯救苍生要付出的代价却是他的生命。神农在对他述说原由的时候,讲的很清楚。

    虽然神农没有告诉他该如何牺牲,但是古小云已经隐隐的猜到了。牺牲,意味着形神俱灭,化为灰尘,彻底的不存于世。既然注定要离开,他不是匆匆过客,又是什么?既然只是匆匆过客,又何必让人为自己徒然伤心呢?所以,他不能去爱薛影,不能回去见自己的父母。因为他若是爱了,见了,都等于是在他们的心中撒下了伤心的种子,等到他离开的那一天,这伤心的种子便会萌发,疯长,伴随着他最在乎的人们。他不能这样做,因为这样太自私。

    这一切,古小云不能对任何人说,他只能选择默默的承受,静静的等待着浩劫的来临。然后挥一挥衣袖,只留下生的希望,却不带走一片尘埃。

    悲壮,伟大什么的,古小云从没有想到过,他只觉得这是自己的命运,一切都是理所当然。他唯有从现在起,争分夺秒,为浩劫到来做准备,只有这样,才对得起神农的嘱托。

    看着武美璇那焦急的面容,古小云摇了摇头,带着些疲惫的说道“璇姐,我累了,能让我睡一会儿吗?”

    此时的古小云,让武美璇觉得一阵心疼。好像将他抱在怀里,细细的安慰他,疼爱他。所有的疑问在这一瞬间,变得不再重要,消失的无影无踪。武美璇重重的点了点头,将古小云领到了客房,看着古小云躺到床上,蜷缩着睡了过去。

    “这小子……”望着古小云平静的睡容,武美璇的心里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沉重,这沉重直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退出了古小云的房间,武美璇发现自己的眼睛脸上布满了泪水。

    “为什么会哭?”武美璇无声的问着自己,她给不出答案,好像只是单纯的悲伤……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