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
    

    第一百二十一章

    金寒清本以为只是几个小混混,不会有多难对付,然而动上手之后他才知道,自己轻敌了。这些小混混,明显的都是身经百战,虽然招式上没有明显的章法,但却都是从实战中凝练出来的,简单却实用。

    金寒清身陷重围当中,刚开始的威猛劲头,没多久便荡然无踪。守多攻少,处境一下子就被动了起来。

    “呃!”金寒清的肩膀猛然传来一阵火辣辣的剧痛,一个踉跄,身体失去平衡的向前扑了出去。

    “唰!”正在金寒清努力的想要恢复平衡的节骨眼儿,一道凉风贴着他的头皮扫了过来。

    “王八蛋!这是要揭我的天灵盖啊!”金寒清怒骂了一声,索性顺着惯性,让身体彻底的失去了平衡,急速向地面趴了下去。在脸即将要和地面来个亲密接触的瞬间,双手及时的撑在了地面上,借力一弹,身形高高的抛起,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落在了人群外。

    “古老大,您再不出手,我就要挂啦!”金寒清一落地,便冲着古小云大喊了起来。

    “臭小子,现在知道怕啦?哈哈哈……”络腮胡子显然没打算放过金寒清,狞笑了一声,挥着钢管,狠狠的向着金寒清的头上砸了下来。

    砰!

    络腮胡子的钢管在距离金寒清的头顶还有不到五公分的距离顿了住,就好像有一道无形的屏障,阻住了他势如破竹的钢管。只震的络腮胡子虎口剧痛,钢管差点儿脱手而飞。

    络腮胡子吃惊的瞪大了眼睛,脸上写满了疑惑。一时无法理解这诡异的场景。

    “你们要找的人是我,跟他无关!”古小云冰凉的嗓音远远的传来,将络腮胡子从惊愕中拉了出来。

    络腮胡子还算有点儿见识,知道这一切是出自古小云的手臂,心里不由得一沉。而他的一票手下,却显然没有他那样的智商,一个个怒吼着,直向古小云冲了过去。

    络腮胡子下意识的想要喝止住他的手下,却看到古小云此时双手正抱着赵雪舞,心中以为,一个人再厉害,没有了双手,能干什么?于是到了嘴边儿的话,又被他给咽了回去。

    那十几个混混丝毫也没有意识到,他们此时正在阎王爷头上动土,一个个凶神恶煞,只仿佛要活吃了古小云。

    谁说没有手就打不赢?见十几个混混杀至,古小云一声冷哼,以左腿为重心,闪电般的扫出了右腿。

    蓬蓬蓬!一片模糊的腿影随之弥漫开来,着肉的闷响声紧跟着密集响起,那十几个大汉仿佛同时中招,身体一起离开地面,向着同一个方向倒飞了出去。就如同天女散花,那场景比任何一部火爆电影里的镜头都要好看。

    十几个人落地之后,再也没有一个能试着站起来,哎呀呜呼的惨叫声,此起彼伏,编织成这个世界上最让人头皮发麻的乐章。

    当!络腮胡子手里的钢管,脱手掉在了地上。再看络腮胡子本人,目瞪口呆,宛如木鸡,脸上的惊惧之色,言语不能形容。

    “哈哈哈……古老大,还是你厉害!”金寒清拍着巴掌,大笑着说道。

    古小云抱着赵雪舞,一步一步的向着络腮胡子走了过来。古小云踏出的每一步,都好像是踏在了络腮胡子的心上似的,总会让络腮胡子不由自主的跟着他的脚步,哆嗦一下。

    等到古小云来到络腮胡子面前的时候,络腮胡子的两条腿,已经犹如面条儿一般,不停的打着摆子。也不知道他付出了多少努力,才让他依旧在古小云的面前,保持着站立的姿势,而不跪倒下去。

    “我们……我们不是来找你的……”络腮胡子赶忙又是摆手,又是摇头的说道。

    古小云的眉毛一挑,阴沉沉的道“我这个人,最痛恨的就是被别人欺骗!”

    “啊!?我……我们……”络腮胡子的脸立时垮了下来,满是苦相。

    古小云冷哼了一声道“在叶家的时候,我就发现你们了。如果不是怕惊动了叶家的人,我早就出手对付你们了!”

    络腮胡子忙不迭的连连点着头,喃喃的说道“对……对不起……”

    “不用说对不起!我知道,你们只是为了养家糊口,不得不听命行事。你放心,我不会为难你。”

    “多谢……多谢大哥!”

    “回去之后,告诉赵严祥,就说他要找的人在我那里,叫他以后不要再打叶家的主意!如果叶家的人有个三长两短,我会让他后悔生出来!”古小云的眼神一厉,一字一顿的喝道。

    “是,是!我回去之后,一定转告我们老板!”古小云的身材虽然不高大,但是站在络腮胡子的面前,直让络腮胡子觉得站在自己面前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座随时都会崩塌,将他压成肉饼的巍巍高山。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压力,让络腮胡子现在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离古小云越远越好。

    古小云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赵雪舞,眼中流露着浓浓的不舍。

    咬了咬牙,古小云才将目光从赵雪舞的身上移了开,对络腮胡子道“我给你一次在赵严祥面前立功的机会!你将雪舞好好的护送回去,赵严祥一定会重重的赏你!”

    “啊?真的是我们小姐?!”络腮胡子之前将注意力都放在了古小云的身上,并没有注意到古小云怀里的赵雪舞,此时一看,不禁发出了一声惊呼。

    古小云哼了一声,亲自将赵雪舞放在了其中一辆面包车的座位上。转眼瞪向络腮胡子,沉声道“路上开车小心点儿!要是伤着了雪舞,别说赵严祥不会饶你,我也不会放过你!”

    “是是是!我一定会小心的!不过等我们小姐醒过来,或者是我们老爷问起来,我该怎么解释?”

    古小云瞪了他一眼,沉声喝道“随便你怎么解释,不过有一天,不准提起我!”

    “嗯?为什么,您可是小姐的救命恩人那!”络腮胡子不解的问道。

    古小云眼睛一眯,目光中冷电频闪“你问这么多干什么?只管照着我的去做便是!”

    络腮胡子赶忙点了点头,不敢再有半句的废话!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