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 马路险情!
    

    第一百二十章马路险情!

    来到疗养村外,金寒清正要张罗着打车,忽然看到他们来时的那辆出租车竟然还在,便走了上去。

    出租车司机见到金寒清他们走了过来,立即便打开了车门,探出头,笑眯眯的说道:“我就知道你们还会出来!呵呵……”

    金寒清忍不住苦笑了一声,说道“怎么着,看我们的钱好挣?”

    出租车司机笑了笑,道“你也太瞧不起我们北昌的哥了吧?我是觉得这里出租车难打,所以才特意在这里等你们的。你们放心,这次我不收你们的钱!”

    “为什么?”金寒清显得有些诧异。

    “因为我看你们顺眼行了吧?哈哈哈……上车吧!”出租车司机看古小云抱着赵雪舞,不大方便,主动走下车,为他们将车门打了开。

    金寒清呵呵一笑,“真没想到,今天碰上好人了!”

    出租车司机有些不好意思的搔了搔头,道“别这么说,其实是因为你们之前给我的钱太多了,让我有些不好意思。呵呵……”

    金寒清本以为这个出租车司机是一个死认钱的主儿,没想到他是冤枉了人家。

    “这位姑娘怎么了?”出租车司机一边开着车,一边关心的问道。

    金寒清轻叹了一声,转头向车的后座看去。古小云紧紧的抱着赵雪舞,眼神中充满了爱怜。看古小云那副样子,只恨不得能代替赵雪舞承受这份痛苦。

    不想打扰古小云,金寒清冲着出租车司机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出租车司机哦了一声,配合的不再出声。

    这一次,出租车司机将车开的很是平稳,甚至有些小心翼翼的感觉,好像生怕车开的颠簸了,会惊动到赵雪舞和古小云。

    开了约莫十几分钟,眼看着出租车就要进入北昌市区,出租车忽然声音放低的对金寒清问道“小兄弟,后面那两辆面包车,是你们的朋友吗?”

    金寒清有些诧异的回头看去,果然有两辆金杯面包车,正不远不近的跟着他们。

    “这两辆面包车,在我们去疗养村的路上,我就注意到过。现在看来,他们应该是在跟踪我们。”出租车司机道。

    “在我们去疗养村的时候,他们就跟着我们”出租车司机的话让金寒清的心中有些迷糊。他本怀疑这两辆面包车是杜晓峰的人,要找他们报仇。可如果是杜晓峰的人,不可能在他们去疗养村的时候就跟着他们。

    正当金寒清心中疑惑不解的时候,那两辆面包车忽然加速,转眼便赶了上来,一个急刹车,两辆车同时横在了出租车的前面,挡住了他们的去路。出租车司机本能的猛踩刹车,强烈的惯性,让古小云的身体猛然前倾,狠狠的撞向了前排的椅背。

    而赵雪舞的处境更危险,在惯性的作用下,离开古小云的怀抱后,整个身体越过椅背,直向着前挡风玻璃砸了过去。

    眼看着赵雪舞就要砸在了前挡风玻璃上,一声震天般的怒吼,猛然从古小云的口中炸响,一道炙热如火的劲风,无声而至。出租车的前挡风玻璃,就如同被投进了高温的熔炉中,瞬间熔化,消失无踪。没有了前挡风玻璃的阻挡,赵雪舞的身体直飞出了车外,落向了马路中间。

    在如此强大的惯性的作用下,赵雪舞却是这么的细皮嫩肉,这般粗暴的被抛在粗糙的马路路面上,光是想想,就让人心疼。

    好在这一切并没有发生,古小云的动作奇快,闪电般的掠出了出租车,看准了赵雪舞的落点,准准的将她抱在了怀里。赵雪舞依然昏迷着,对这一切都毫无察觉。

    “耶!”心快要从嗓子眼儿里跳出来的出租车司机和金寒清,同时发出了一声欢呼,拍手相庆。

    赵雪舞的危险解除了,金寒清眉头一皱,打开车门走了下来,愤怒的目光直瞪向挡路的两辆金杯面包车。

    此时从那两辆金杯面包车上也走下了十几个手持棍棒,砍刀各式武器的大汉。一个个凶神恶煞,一看就不是善类。

    “你们是怎么开车的?眼睛瞎了吗?”金寒清才不管对方有多凶,多恶,怒声喝道。

    十几个大汉以一个满脸络腮胡的中年汉子为首。那络腮胡一听金寒清的话,冷笑了一声,道“小子,我们找的人不是你!你要是不想死的话,就给我一边呆着去!”

    金寒清年少气盛,加上又有一身不俗的武功,怎么会听他的吆喝,冷哼了一声,道“我管你们找谁,你们挡了我的路,差点儿害了我的朋友,我决不能轻饶了你们!”

    “坤哥,我看这小子是找死,让我料理了他!”络腮胡身旁有一个二愣子,脾气挺冲。不等金寒清的话音落地,便怒吼了一声,挥起钢管劈头盖脸的向着金寒清砸了过来。

    金寒清眉毛一挑,飞起一脚,直踹在那二愣子的手腕上,只听当的一声,他手里的钢管便掉在了地上,砸出了一片火星。

    不等那二愣子喊出声来,金寒清的双拳便犹如风火轮般的在他的身上炸开了花。空手道,速度快,力量大,爆发力惊人,这一番让人眼花缭乱的连击下来,直打的那二愣子口中狂喷,直连胆汁都要喷出来了。

    此时如果他还能有意识的话,一定会后悔,不该当这出头鸟。

    见金寒清的身手十分利索,为首的络腮胡男人,眉头立时皱了一皱,冷哼道“没想到还是个练家子!”

    金寒清一指他,怒声喝道“少废话!要么向我们道歉,要么就来跟我打!”

    “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给我摆平他!金寒清的话毫无疑问的激怒了络腮胡子,在他的一声怒吼下,十几个手持各种武器的混混,一窝蜂般的向着金寒清冲了过来。

    金寒清紧跟着迸发出了强烈的战意,不退反进,挥舞着拳头直向着对方正面冲了上去,好不勇猛!

    眨眼间的工夫,金寒清的身影就被淹没了,在他的周围到处都是棍棒和刀影,危险无处不在,压力扑面而来,让金寒清的眉头皱的不能再紧……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