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八章 李默然的演技!
    

    第一百零八章李默然的演技!

    看到薛影的神色果然发生了变化,李默然心中大喜,更是坚定了自己的心思。做出一副无比严肃的表情,冲着木仁喝道“我问你,你到底对朱萍同学做了什么?说!”

    “副社长,您……”木仁好像不认识李默然了,表情惊愕的问道。

    周忠和方全也同样是一脸的意外和迷惑,不明白李默然想干什么。

    见木仁还在迟疑,李默然大怒,一技连环腿,潇洒无比的向着木仁横踹了过去。木仁下意识的想要抬手格挡,蓦然看到李默然那凌厉的眼神,心中一惊,刚刚举起的手,下意识的放了下去。

    砰砰砰!

    李默然一连三脚同时踢中了木仁的胸口,木仁痛呼了一声,整个人立时如断了线的风筝,斜斜的飞出了十几步远。

    李默然的动作干净利索,一派高手风范。不得不说,李默然不是一般的会装。

    木仁挨了李默然几腿,却还不知道是为什么,脸上满是迷糊,当然其中还有痛色。

    李默然偷偷的瞟了薛影一眼,只见薛影冰冷的脸色又化开了不少,眉眼之间,甚至是带上了丝丝笑意。

    这无疑是让李默然心花怒发,只恨不得再踢木仁几脚,忽然忘记了,在武术社,他和木仁还是称兄道弟的铁哥们儿。

    可怜的木仁,被李默然无情的利用,还不自知,好不容易从地上爬了起来,却又对上了李默然一张冷脸。

    “我再问你一遍,你对朱萍同学做了什么,让朱平同学这么伤心!”

    这次木仁不敢迟疑了,生怕再一迟疑,又得挨揍,赶忙说道“也……也没什么,只是给她写了一封信,信里……”

    “信里说什么了?!”李默然又是一声正气凛然的怒喝,让木仁禁不住打了个哆嗦。

    让木仁将信里的内容再说一遍,是对朱萍的再一次伤害。想及此,薛影主动的走到了李默然的身边,低声将信里的内容告诉了他。

    李默然的注意力根本就没放在倾听信的内容上,而全都放在了薛影的身上。尤其是那股淡淡的,幽幽的,从薛影身上散发出来的处子之香,更是让李默然的心里痒痒的,只恨不得将薛影抱在怀里,狠狠的咬上一口。

    “这些都是木仁在信里说的,实在是太过分了。”薛影说完,李默然还沉浸在yy中,不能自拔。

    喃喃的道了一句“就这些啊……”

    薛影的脸色立时一变,有些恼怒的道“就这些难道还不够吗?”

    感受到薛影气息的转变,李默然这才反应过来,暗骂了自己一声该死,脸上立时换了一份愤怒的表情,猛然转身冲着木仁大声的咆哮了起来。“你这个王八蛋!亏你还是个男人,这些话是人说的吗?”李默然嘴上虽然是骂的痛快,但是心里却在想,木仁这小子到底在信里说了些什么?

    “副社长,我……”

    “你还有什么可说的?马上给我向朱平同学,赔礼道歉!”

    “啊?副社长,不用了吧?”木仁的脸色一苦。

    李默然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木仁的目光却是愈加冰冷,一双拳头紧紧的攥了起来,不停的发出咯咯的脆响。

    木仁胆怯了,李默然的武功高于他,在武术社的地位也高于他,家里又有钱有势,如果得罪了他,只怕他在北昌大学是混不下去了。虽然心中一万个不情愿,可木仁还是走到了朱萍的面前,弯下了腰杆,声音含混的道“对不起,朱平同学……”

    “你tmd没吃饭啊?听不见,大声点!”李默然的吼声再起。

    木仁赶紧打了个立正,大声的说道“朱萍同学,我错了,对不起!”

    朱萍恨死了木仁,将头扭到了一旁,看都不肯看他一眼。

    木仁讨了个没趣儿,一脸憋屈的转头看向李默然。李默然又看了看薛影,见薛影的神色彻底的缓和了下来,知道戏演的差不多了,于是轻笑了一声,对朱萍说道“朱萍同学,木仁他已经知错,而且我也教训他了,你就原谅他吧。”

    “不行!他这么侮辱阿萍,我如果不给阿萍讨回个公道,我就不是金寒清!”朱萍没有说话,金寒清却是无比激动的喊了起来。

    李默然轻皱了下眉头,说道“金寒清,我劝你还是不要冲动。你是空手道社的人,而木仁是我们武术社的人,而且你们两个都是在社团中,有着相当地位的人。你们之间的比武,非同小可,那是代表着两个社团。你怎么也得先征求你们华老大的意见吧?”

    “这是我自己的私事,与我们社长无关,我已经说过了!”金寒清寒着脸喝道。

    “好啊好啊!金寒清,你这么想跟我比武,我求之不得!”木仁跃跃欲试的道。

    李默然咳嗽了一声,又开始装腔作势。“我们练武之人,之所以练武,一是为了强身健体,二是为了锄强扶弱,可不是用来好勇斗狠的!你们这样做,无疑是背离了武道的宗旨,是练武者的耻辱!”

    李默然的这番话,说的铿锵在理,不了解他的人,只要为他鼓掌叫好了。在薛影的面前,李默然处心积虑的想要树造一出武学宗师的风范和气概,为此目的,将他的演技发挥的可谓淋漓尽致。

    不过李默然的心思没有白费,先是怒斥教训了木仁,为朱萍讨回了公道,此时又用一番空洞无谓的大道理,阻止了金寒清和木仁的比武。直让薛影对他更是欣赏。

    而李默然此时在心里,更是得意。只恨不得把过往的满天神佛都求个遍,多谢他们给了自己这么一个表演的天赐良机!

    木仁不愿意放过这次和金寒清比武的机会,可是他不敢违背李默然的意思,只能屈从。金寒清虽然也不愿意,可是李默然的一番话,压的他喘不过起来。如果再继续坚持下去,就显得他小气了。

    “阿萍,你怎么说?”金寒清将目光投向了朱萍,问道。

    “我……”朱萍此时也拿不定主意了,满脸的犹豫,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