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心有感触!
    

    第九十九章心有感触!

    古小云失踪的这三年,到底经历了什么?武尹秀的心中立时充满了无比的好奇。如果不是什么惊心动魄的风浪,绝对不会促成古小云如此巨大的转变。

    “呵呵……原来小兄弟是李古两家的传人,出自名门,难怪身上会有这么一种与众不同,迥异常人的气质和风骚。”看古小云仪表清秀,飘逸出尘,叶腾雄忍不住笑呵呵的赞叹道。、

    “叶爷爷过奖了!对了,薛伯伯让我来,是专程给您送书来了!”说着,将《九黎内经》的译本,双手奉上。

    叶腾雄赶忙接了过来,翻开首页,《九黎内经》四个龙飞凤舞,气势不凡的问大字,立时跃入了他的眼帘。

    看到果然是九黎内经,叶腾雄的神色大振,脸上充满了激动和喜悦之色。忙不迭的对武尹秀,说道“武市长,这就是说的那本书!”

    虽然武尹秀已经猜到了一些,可当叶腾雄用一种无比亢奋,颤抖的语气,做出肯定的时候,武尹秀还是忍不住一阵激动。“叶老,您是说,能从这本书上,找到治愈cc病的办法?”

    叶腾雄摇了摇头,道“我不敢保证!不过,这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

    “那……那您还等什么,赶快找啊!”武尹秀迫不及待的对叶腾雄催促道。

    叶腾雄嗯了一声,连声招呼都顾不得打,急急的捧着《九黎内经》去了书房,仔细的研读起来。

    “你喝什么?茶还是咖啡?”叶雅言从房间里走了出来,重新换了一身打扮,脸上也精致的描绘过。一扫先前的憔悴,疲惫,变得神采奕奕,煞是妩媚动人。只是看向古小云的目光,和嘴里的话语,却还是冷冷的,淡淡的。

    叶雅言前后这巨大的变化,让武尹秀忍不住抿嘴轻笑了几声。她也是过来人,明白叶雅言这副少女的情怀。

    古小云撇嘴道“不管是茶还是咖啡我都无所谓,只求你不要下毒。”

    “你……”古小云的调侃,让叶雅言气恼的嘟起了小嘴儿,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娇声道“我干脆给你泡一杯鹤顶红算了!”

    看着叶雅言气鼓鼓的转身去为自己准备喝的东西了,古小云的脸上多了一丝笑容。凭心而论,逗叶雅言是一件让他很惬意,愉快的趣事。

    客厅一时只剩下了古小云和武尹秀,武尹秀一把将古小云拉到了自己的面前,充满关爱的上下打量着他道“让阿姨看看,这三年你有没有什么变化……嗯,长高了,长壮了,比以前更帅了!”

    “武阿姨,您也比以前更漂亮了!”古小云嘴甜的冲着武尹秀说道。

    武尹秀白了他一眼,撇嘴道“你就不要再骗我了,像我和你妈妈这样的年纪,最是经不起时光的蹉跎,只会越来越老,哪儿会越来越漂亮。哎!如果你妈妈看到你如今的变化,一定会激动的哭起来。对了!我给你妈妈打电话,让你妈妈马上过来,让她也好好的高兴高兴!”

    “不要!”见武尹秀当真掏出电话,要打给李曼琼,古小云顿时急了,赶忙将武尹秀的电话给夺了过来。

    武尹秀一蹙娥眉,瞪着他道“你这孩子!你知不知道,你妈妈这三年是怎么过的?不能说是天天以泪洗面,那也过的很不容易。就算你当年为他们离婚的事情,心里怪他们,你失踪了三年,足足折磨了他们三年,这也应该足够了吧?”

    “我……”古小云被武尹秀教训的哑口无言,内心也受到了不小的触动。

    回想起过去,李曼琼对他的种种疼爱,古小云忽然发现,自己这么对待李曼琼,实在没有道理。同时一种愧疚,在他的心里,开始萌芽,疯长。

    “武阿姨,您说的对,我这样做,的确很不应该。可……可问题是我现在还没有准备好,您再给我一点时间,好吗?”

    看到古小云的眼睛里,涌起一种难言的忧伤,武尹秀一阵心疼。也不知道古小云这三年,在外面受了多少的苦,多少的委屈。

    “傻孩子!见自己的妈妈,还需要准备什么?”

    古小云摇了摇头,喃喃的道“您不会明白的!武阿姨,请您相信我,等到时机到了,我自然回去见我妈妈。可在此之前,请您不要将见到我的事情,告诉我妈妈,好吗?”

    “小云,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对我说啊!如果你有什么难处,我和你妈妈都能帮你的!”武尹秀搂着古小云的肩膀,柔声说道。

    古小云如何能将这三年发生在他身上的一切,和他肩负起的大任,告诉武尹秀?即便是能告诉,他又该从何说起?命运给了他一条光怪陆离,注定不平凡的道路,他又能有多少选择?

    “您不要再问了,我是不会说的。等到事情来临的那一天,您自然就会明白。”古小云带着恳求。

    武尹秀忍不住摇了摇头,这三年的确让古小云发生了不小的变化,但是他性格中的倔强却是依旧。

    “好吧!不过你得答应我,尽快!不要再让你妈妈为你伤心了!”武尹秀最终还是点了点头,答应了古小云。

    古小云如释重负的长吸了一口气,笑着冲武尹秀点了点头。

    “你的咖啡!”叶雅言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将一杯香气四溢的咖啡,重重的放在了古小云的面前,撇嘴道“要不要给你找根银针,先让你试试毒?”

    古小云微微一笑道“不用!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呵呵……”

    古小云笑说了一句,登时让叶雅言羞红了脸,狠狠的白了他一眼,娇声喝了句“流氓!”说是这样说,可是武尹秀还是在叶雅言的眼角深处,找到了一抹喜悦。

    “奇妙,真是太奇妙了!”在叶腾雄的书房里,忽然传来了叶腾雄充满激动的大喊声。让武尹秀,叶雅言和古小云不由自主的来到了书房。

    见到叶腾雄捧着《九黎内经》,脸上充满兴奋和激动,身体微微颤抖,就连满头的白发都跟着在震颤,让武尹秀的心中一振,只以为叶腾雄已经找到了治愈cc病的办法……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