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第九十五章

    听武尹秀提起赵魁,赵严祥的脸色变了一变,道“我爸爸他在国外疗养,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你有什么事,我可以代为转告。”

    武尹秀没有注意到赵严祥的脸色不对,随口说道“不必了!”随后便离开了飞龙集团。

    “该死!那个臭丫头,到底把我爸爸弄到哪儿去了?”赵严祥气恼的锤了一下桌子。这一个月里,越来越多的人向他问起赵魁的下落。他很担心,如果再找不到赵严祥,事情会露馅儿。

    然而李同足足跟踪了叶雅言一个月,也没看到叶雅言去找过赵魁,这让赵严祥开始怀疑,叶雅言其实并不知道赵魁的下落,而真正知道赵魁下落的是那个中途蹦出来的小子。而偏偏他又知道此人的来历,只觉得心乱如麻,不知道该从何处着手。

    正当赵严祥头疼的时候,在赵严祥这里受了一肚子气的武尹秀,来到了帝景药业李曼琼的办公室。

    听武尹秀讲完在赵严祥那里的遭遇,李曼琼笑着道“你也真是的。和赵严祥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难道还没看出来,他是一个卑鄙无耻的小人?你跟他去讲道理,那简直就是自取其辱。难怪你会惹了这一肚子的气。”

    武尹秀接过李曼琼为她泡好的咖啡,说道:“我不是因为气不过嘛!你知道他这样做,害了多少人?现在的北昌市已经是乱了套了,再被他这么一闹,无异于火上浇油,我这个当市长的,都快要疯了!”

    武尹秀是一个能力很强,不输给男人的女人,很少像这样抱怨。

    李曼琼的娥眉蹙了起来,叹息了一声道“cc病是越闹越厉害了,就连我身边的员工,都有好几个患上了这种怪病。尹秀,你不是从国外请来了许多专家吗,他们怎么说?”

    武尹秀表情苦涩的道“毫无头绪!都说这cc病是他们生平仅见,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要想拿出有效药,简直是无稽之谈。”

    “那叶老那边呢?他可是我们国内鼎鼎有名的中医专家,连他也没有办法吗?”

    “我和你一样,也是把所有的希望都压在了叶老的身上。可今天早上我给叶老打电话,他还说没有头绪,真是急死人了!”

    “尹秀,我看你也不要太过着急。这件事也不是急就能解决的了的。我们帝景药业下设的研究所,也在全力研究cc病,有消息的话,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

    武尹秀满是感激的看了李曼琼一眼,喃喃的问道“曼琼,如果没有你的话,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李曼琼笑了笑,问道“对了!我昨天去医院看肖书记了,发现肖书记的精神很好,一点儿也不像我前几次去看他的时候。这是怎么回事儿?”

    扎武尹秀惊讶的道“你还不知道?肖书记的病情之所以会如此稳定,那是因为有人送来了千年人参和千年灵芝等一大批难得一见的珍贵药材,这才让肖书记的病暂时得到了控制。”

    “你说千年人参和千年灵芝?普天之下真的有这样的灵药吗?”李曼琼吃惊的望着武尹秀问道。

    武尹秀笑着道“你应该是行家啊,有没有,难道你还要问我?”

    李曼琼喃喃的道“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对地球上的各种资源,造成了严重的消耗和破坏。如今就连百年以上的人参和灵芝,那都称的上是极品中的极品,很是少见。这千年以上的人参,我是闻所未闻。我还以为,这些东西,只是存在于小说里呢。”

    武尹秀点了点头“之前我和你想的一样。但是在别人那里,千年人参和千年灵芝好像并不是如我们所说的这般罕见和难得。那个给肖书记赠药的人,一下子就送给了足够肖书记吃几个月的量。”

    “是吗?那这个人是谁,肖书记提起过吗?”李曼琼似乎对给肖书记送药的人,有着很大的兴趣,满是好奇的问道。

    武尹秀眉头皱起的道“说来也奇怪。按理说,能将这么多珍贵药草送给肖书记的人,一定是和肖书记有着相当的渊源才是。可是肖书记却偏偏就想不起来会是谁,而且这个人也没有对任何人透露过自己的身份。你说岂不奇怪?”

    李曼琼嗯了一声,幽幽的道“是有点儿奇怪。不过我们肖书记,为人清正廉明,一直都受人敬仰。受过他恩惠,活对他感激的人不在少数。肖书记一时想不起来,也是正常的。说起来,还是我们肖书记福气好!咯咯……”

    “不光是肖书记!据我所知,傅冰蓉的女儿傅莹莹也得到了千年人参这样的奇药。我问过傅冰蓉,可她就是不肯告诉我是谁送的。”

    “不会吧?什么时候这千年人参像是萝卜白菜一样,随处可见了?”李曼琼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问道。

    “我是怀疑送药给肖书记,和送药给傅冰蓉的是同一个人。但肖书记和傅冰蓉,一个不知情,一个知情却又不肯说,我们又能怎么办?”

    李曼琼点了点头,喃喃的道“人家施恩不留名,我们也不好执意追查。一切随缘吧。”

    武尹秀也是这么想,所以没有再在这个话题上继续讨论下去,话锋一转,武尹秀对李曼琼道“曼琼,那个赵严祥不顾社会公义,大发国难财,实在是可恨!你有没有办法阻止他继续这样下去?”

    “你的意思,是要我和赵严祥开战?”李曼琼问道。

    “赵严祥行事严谨,从来也不肯留人以把柄。我虽然是一市之长,但如果手里没有证据,也不能对他怎么样。所以,我只能求你想想办法了。”

    李曼琼沉吟了片刻,道“这几天我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我觉得,要想阻止赵严祥,得我们两个配合行动。”

    “哦?你快说说!”

    李曼琼道“首先,你要密切追查谣言的源头,尽量不要让遥远扩散开来。其次,当谣言兴起,引起百姓哄抢某种药材的时候,我会命令我帝景药业旗下的药店,相应的降低药材的价格,和赵严祥来一场价格战。即便不能阻止他,也不能让他发这国难财!”

    “好!这个办法好!我们姐妹同心,就不相信对付不了一个赵严祥!”武尹秀对李曼琼的方案,大为赞同,精神振奋了起来。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