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第八十六章

    傅镇南一听更是肯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测,说道“就算你不认识他,他也一定认识你,否则的话,不会这么给你面子。呵呵……丫头,你回去之后好好想想,如果想起这个人是谁了,就立即找我!明白吗?”

    薛影哦了一声,点了点头。

    杀手的尸体由当地的公安局派人收拾,傅镇南带上十名鲨齿队员,离开了北昌大学。

    将傅镇南送走之后,武美璇,华云珊和朱萍立即围住了薛影。你一嘴,我一嘴的逼问着关于蒙面人的信息。

    “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你们想要把我逼疯吗?”实在是受不了三个丫头连番追问,薛影捂着耳朵,满是气恼的冲着她们吼了起来。

    武美璇按住了薛影的肩膀,道“影儿,这关系到罗老师的安危,你可得好好儿的想想啊。”

    “影儿,你没有看到那蒙面人临走之前看你的眼神吗?”华云珊插嘴问道。

    “眼神……”薛影的脸上浮现出迷惑。

    华云珊重重的点了点头,道“我注意到了!蒙面人在带罗老师临走之前,对你看了一眼,那眼神里有一种……愧疚!对,就是愧疚!如果说他不认识你的话,怎么会对你流露出这种眼神呢?”

    “真的有吗?”薛影望着华云珊呆呆的问道。

    “当然!你以为我会骗你不成?所以我才断定,那个蒙面人一定认识你!”

    “说不定啊,那个蒙面人就是我们学校里的,一直在暗恋着你!嘻嘻……”朱萍笑嘻嘻的说道。

    薛影狠狠的白了她一眼,道“去你的,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啊?影儿你长的这么漂亮,学校里暗恋你的帅哥儿本来就不少,阿萍的话,真的很有可能哦。”武美璇一本正经的道。

    “是啊是啊,我看我们就冲我们学校内部开始调查!一定要把这个蒙面的家伙给揪出来!”华云珊娇声说道。

    见三女越说越像是真的,薛影自己也开始将信将疑起来。脑子里闪烁过几个身影,心里蓦然一动,有一个人还真的挺像的……

    “兄弟,你要带我去哪儿?”离开北昌大学后,古小云带着罗志军,净捡人少偏僻的地方走,眼看着就要离开北昌市区了,周围的风景越来越荒凉。罗志军忍不住问道。

    古小云看了看周围基本上没什么人,便将蒙在脸上的黑巾一把扯了下来,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道“带着这玩意儿真是能把活人憋死。”

    “你……”古小云将面巾摘掉之后,露出了庐山真面目,罗志军看了之后,整个人不禁呆了住。

    看到罗志军的眼中满是异样的目光,古小云的眉头为之一皱,道“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不妥吗?”

    “你怎么会……这么年轻?”罗志军张大嘴巴的问道。

    “呵呵……听你这意思,我应该是个老头子才对?”

    “不!就算不是老头子,也至少也应该和我差不多。你这么年轻,武功却如此之高,这……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

    古小云撇了撇嘴,淡淡的道“为什么人们,总是要把一个人的能力和一个人的年龄联系在一起呢?真是可笑!”

    罗志军苦笑了一声,喃喃的道“你年少有为自然会这么说。如果我们俩儿换换位置,你也会和我有着一样的惊讶和感慨。“

    古小云笑了笑,道了声“或许吧!”随后拿起电话,拨通了傅冰蓉的号码。

    电话里听古小云说,已经将罗志军找到并控制了住,傅冰蓉很是吃惊,甚至有些不相信。从她将罗志军的资料交给古小云,到古小云打来电话,前后还不到二十四小时,更何况罗志军又是个训练有素的特种兵,能将他从隐藏的状态下找出来,就已经相当不容易了,更不要说还得将他制服。

    尽管傅冰蓉不相信,但还是按照古小云告诉她的位置,急匆匆的赶了过来。见到罗志军果然乖乖的跟在古小云旁边,傅冰蓉惊讶的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而见到傅冰蓉,罗志军也是显得相当的惊讶。

    在等傅冰蓉赶来的过程中,罗志军曾不止一次的猜想过,委托古小云将自己抓来的人是谁,他会怎么对付自己。罗志军甚至做好了死亡的准备。

    自从他参加鲨齿以来,不知道执行过多少次任务,也不知道他结下了多少的仇家,想要要他命的人,两只手加上两只脚都数不过来。

    可罗志军却怎么也不可能想到是傅冰蓉。以至于在他见到傅冰蓉风风火火赶来的时候,一向以冷静沉稳,天塌不惊,享誉鲨齿的他,却忍不住蹦了起来。

    “傅小姐,怎么会是你!?”罗志军望着傅冰蓉,嘴巴张的能塞下一个鸡蛋。

    见罗志军认出了自己,傅冰蓉有些奇怪的望着他道“虽然你也是我爸爸的兵,但我以前好像没见过你吧,你怎么认得我?”

    罗志军苦笑了一声,说道“你忘了?你结婚的时候,首长来参加你的婚礼,我则以首长保镖的身份,一同出席,我们是见过的。不过那时候,我的身份特殊,所以我们没有进行过什么交谈,你没有注意我,也是正常的。后来,我又多次被派出国执行任务,不在首长的身边,所以虽然我是鲨齿里的老人儿,却反倒和你最为陌生。”

    傅冰蓉点了点头,说道“难怪呢!不过有一点我却知道,你是我爸爸最骄傲的兵!”

    罗志军摇了摇头,带着些歉疚的喃喃说道“我是不是首长最骄傲的兵我不敢说,不过我却是让首长最操心的兵。”

    “你是指五年前的那件案子?”

    罗志军点了点头。

    傅冰蓉叹息了一声道“那件案子,我也知道,其实也很为你叫屈。如果你打伤的人不是高官子弟,你也不会落到个这样的下场。”

    傅冰蓉的话让罗志军很是欣慰,冲她笑了笑。

    “不过我很好奇,这五年来,我们警方投入了相当多的精力,四处搜捕你,可却始终找不到你,你到底藏到哪儿去了?”

    “呵呵……我一直都在北昌大学里当体育老师。是首长帮我安排的这一切。”罗志军笑着说道。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