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和傅冰蓉的交易!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第六十九章和傅冰蓉的交易!

    “那你想要怎么样?”古小云脸色一冷,问道。

    “很简单!跟我回去,认罪伏法!”傅冰蓉娇声喝道。

    “做不到!”古小云想也不想,一口回绝了傅冰蓉。

    傅冰蓉气的俏脸一红,正要发作,可想到古小云可怕身手,又不敢轻举妄动,只得将满心的怒气给压了下去,冷冷的道“不要以为自己的武功高,我们就拿你没有办法。”

    古小云的口气缓和了一些“傅队,我并不是真的要和你们警察为敌,实在是救人心切!我的兄弟如果因为陈爽这样的小人而获罪,葬送了大好的人生,你不觉得太不值得了吗?”

    “我不管那么多,我只知道,违反了法律,就要受到制裁!”傅冰蓉不容反驳,斩钉截铁的道。

    古小云摇了摇头,言语中透着些无奈“傅队果然如传说中的那样不近人情,真是遗憾!”

    “这是我做人的原则!不像你,藏头露尾,连真实面目都不敢亮出来!”

    古小云对傅冰蓉的激将法并不感冒,耸了耸肩膀,笑着说道“我这个人很怕麻烦,所以,也是无奈之举。”

    “一切都是你的借口而已!”

    古小云笑了笑,没有反驳傅冰蓉,而是话锋一转,笑眯眯的问道:“傅队,不如我们来做笔交易如何?”

    “什么交易?”

    “我给你现在你最需要的东西,你以后不要再找我和青皮他们的麻烦。既然陈爽都没有报案,大家何不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呢?”

    “我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将你抓捕归案,挽回警队的声誉!”

    “你最需要的难道不应该是这个吗?”古小云宛如变戏法儿般的手腕一抖,手掌上便多了一个精致的盒子。

    “那里面装的什么?”

    “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说完,古小云将那盒子扔给了傅冰蓉。

    傅冰蓉打开盒子一看,整个人顿时愣住了,激动犹如泛开的涟漪,荡漾在傅冰蓉的脸上。

    “这是……这是人参,灵芝和何首乌?”傅冰蓉虽然极力掩饰,但眉宇之间还是充满了无比的惊喜。

    古小云笑了笑,道:“当然!而且都是千年以上的。有了它们,你的女儿就不会有生命危险了!”

    “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女儿生病了,而且还急需这些珍贵的药材?”傅冰蓉的满是惊讶的问道。

    古小云淡然的道“要想知道一个人的事情,对我来说,实在是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武功高的吓人,而且还无所不知!”傅冰蓉心中满是好奇,呆呆的问道。

    古小云摇了摇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淡淡一笑,问道“你现在还坚持说,你最需要的是将我抓捕归案,而不是这些珍贵的,可以救你女儿性命的药材吗?”

    傅冰蓉低下了头,好半天才抬头望着古小云,说道“我承认,这些药材的确是我最需要的,可是我……”

    不等傅冰蓉把话说完,古小云便打断了她,道“不要再可是了,你不光是一个警察,还是一个母亲!另外,你完全可以放心,我对这个世界是无害的!”

    “我……我怎么能相信你说的话,我甚至连你长得什么样儿都不知道。”

    “你没有别的选择!你只有相信我的话,如果你再纠缠我的话,你不光救不了你的女儿,连你自己的性命都难保!”古小云的口气忽然冷了下来,让傅冰蓉狠狠的打了个冷颤。

    傅冰蓉见过各种各样的人,可是让古小云这样,竟然能让她心生恐惧的,却还从来没有过。

    沉吟了半晌后,傅冰蓉突然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喃喃的问道“你能向我保证,你以后不会再做违法的事情了吗?”

    “不能!”古小云的回答斩钉截铁,没有丝毫的犹豫。

    “你……”傅冰蓉一听,满是恼怒的冲着古小云瞪大了眼睛。

    古小云发出了一阵清亮的笑声,说道:“我不能向你保证我不犯法,但是我可以向你保证,我绝对不会伤害一个好人!”

    听了古小云这话,傅冰蓉心里的怒火一下子熄灭了。她当警察这么久,有一点她体会的特别深。有的时候,法律不光是制裁罪恶的工具,还会成为罪恶的保护伞。多少恶人借助法律的漏洞,逃脱了法律的制裁。只是依靠法律来制裁罪恶,在如今的社会显然已经不够。这个社会比以往更需要侠客,或许古小云就是这样一个侠客。

    傅冰蓉的心里莫名的轻松了下来,对眼前的人不禁产生了一种特别的期待。

    傅冰蓉难得的露出了笑容,冲古小云说道“好,我答应你!不过以后我会紧紧的盯着你,如果你违背了你今天对我的保证,我会毫不犹豫的抓你!”

    古小云同样笑着道“那你得多下点儿工夫,练练你的本事,免得到时候你奈何不了我,急的哭鼻子!”

    “你少瞧不起人!我傅冰蓉,没你想象中的那么窝囊!”傅冰蓉气的脸一红,娇声喝道。

    “我知道,铁娘子嘛!哈哈哈……”古小云的笑声煞是畅快。

    “对了,谢谢你的药!”傅冰蓉全然没有了刚见到古小云时的煞气,由衷的对古小云说道。

    “这是我们交易的筹码,你用不着谢我!”

    “对你来说或许如此,可是对我来说,它是我女儿的命,不是什么交易的筹码!”傅冰蓉小心翼翼的抚摸着盒子,一双眼睛里,尽显母亲的柔情。

    古小云也不由得为傅冰蓉流露出来的这种深深的母爱所打动,点了点头,道“这些药,虽然治不了你女儿的病,但是至少可以维持她的性命两个月无忧。两个月后,一定会有人想出办法,可以治愈你女儿的病!”

    傅冰蓉满是忧愁的点了点头,喃喃的说道“但愿一切如你所说。”

    古小云笑了笑,指了指还被傅冰蓉关在车里的青皮,道“你现在可以放了我的朋友了吧?”

    傅冰蓉摇了摇头,莞尔道“我看还是再等一等吧,以为我接下来要说的话,或许是你不想让他听到的。”

    “嗯?”古小云愣了一愣,眼睛眯了起来。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