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药饮设想!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第六十七章药饮设想!

    古小云轻笑了一声,正色道“飞叔,我早就说过,您是青皮的叔叔,也便是我的叔叔。我们大家都期待着您能重振雄风,将龙泉饮料厂,办成全天下最大的饮料集团!”

    古小云的话让薛劳飞煞是感动,重重的点了点头,对古小云保证道“小云,我向你保证,我薛劳飞一定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古小云笑道“那就好!对了飞叔,我今天来,除了要将陈爽骗您的钱还给你,另外我还有一个想法,想要和您商量商量。”

    薛劳飞赶忙点了点头,道“小云你说!”

    古小云笑了笑,缓缓的道“自从青皮带您找到我,要我将开胃汤的配方给你,用来制作饮料,我的心里就一直在转着一个念头。药酒在酒类当中,如今已自成一派,那在饮料当中是不是也可以有药饮呢?”

    古小云的话让薛劳飞的心没来由的颤了几颤,眼中闪过一道亮光“小云,你继续说下去!”

    古小云嗯了一声,接着道“这药酒已经形成了一个系列,什么虎骨酒,五步蛇酒,人参酒,枸杞酒,名目繁多,而且很受大家的欢迎,我在想,我们大可以效仿,开发一系列的药饮,如果只是开胃汤的话,口感虽好,但难免过于单调,而且时间长了,人们的口味可是会改变的。”

    “小云,你这个想法实在是太大胆,也太好了!如果真能形成这样一个药饮系列,绝对是件了不得的创举!只是这药饮的配方,从何而来呢?而且还要和开胃汤的口感既不同,又不逊色,就更难了。”古小云的话让薛劳飞登时兴奋了起来。

    古小云笑道“这个您放心,我们的老祖宗在这方面给我们留下了无穷的财富,有很多对人体有着巨大滋补作用的配方,可以供我们借鉴。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改良,在保留药饮对人体特殊功效的同时,最大限度的改善它的口感。让良药也不再苦口!”

    “这是真的吗,小云?”薛劳飞满是激动的大声问了起来。

    古小云大笑着说道“当然!难道您以为我是在跟您逗闷子呢?”

    “不不不!我是太激动了!小云,看来我们得重头计划了!”薛劳飞摩拳擦掌的振声说道。

    “是要重新计划!不过首先,您以后购买所需药材的时候,一定得找个懂行的随行,要不然还得吃亏上当!”古小云笑眯眯的道。

    古小云的话让薛劳飞的脸一红,有些懊恼的道:“我也是太天真了!我总以为,这药材非同一般的商品,能用来治病,也能吃死人。所以,那些奸商即便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在药材上动手脚,赚这份儿昧心钱!我真没想到,还真有陈爽这样的败类!”

    古小云苦笑了一声,摇摇头说道“像陈爽这样的败类何止存在,而且还不在少数!在南盛市的时候,我就亲眼看到过一个孕妇因为误吃了假药,结果导致流产不说,自己的性命还差点儿搭进去!”

    “小云,如果我们的药饮系列开发成功,那我们以后就要长期跟各种药材打交道了,可一定得把眼睛放亮点儿,决不能再上这样的当!”

    古小云点了点头,笑道“所以你先要物色一个对药材懂行的人,最起码能辨别各类药材的真假伪劣。”

    “小云,你不就是这样的人吗?”薛劳飞瞪大眼睛的望着古小云道。

    古小云愣了一下,随后笑着道“呵呵……飞叔,只怕您这座小庙容不下我这尊大菩萨啊!”

    薛劳飞听了古小云这三分玩笑,七分认真的话,也是不由得一愣,望着古小云看了半晌,才点了点头,幽幽的说道“小云你不是池中之物,我的确不应该耽误你的前程。”

    看到薛劳飞的脸上显得有些失意,古小云朗笑了几声,说道“飞叔,您不用着急!给我半年的时间,我一定给您教出一个药材专家!”

    “小云,你是说……青皮?”薛劳飞的神色一振,大声的问道。

    古小云重重的点了点头,道“不错!青皮是棵好苗子,跟着我种一辈子的地,可惜咯!”

    “哎呀小云,你要是真的把青皮给教出来了,那可是他一生的造化啊!”见古小云点头,薛劳飞打心眼儿里为青皮遇到了古小云感到高兴。

    “那也得看青皮自己肯不肯用心了。”

    “他肯的!他要是不用心的话,看我不大嘴巴的扇他!”薛劳飞急急的说道。

    古小云笑了笑,说道“飞叔,我要和您说的事也已经说了,我得回去了。”

    “等等!”薛劳飞赶忙叫住了古小云,从身旁桌子的抽屉里拿出了一份合同,说道“小云,上次让你跑掉了,这次你自己送上了门儿来,这份合同,你怎么也得签了吧?”

    古小云接过合同翻看了几眼,发现薛劳飞将龙泉饮料厂百分之八十的股份,都要转到他的名下,笑了笑,将合同又递还给了薛劳飞。

    薛劳飞的眼睛立时瞪了起来,皱眉说道“小云,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要是不签这份合同的话,那你就是瞧不起我!”

    古小云想了想,望着薛劳飞,缓缓的说道“飞叔,所谓合同,只不过是人与人写在纸上的约定,看起来好像诚实可信,其实这种形式的本身就透着不信任!所以,我的合同从来不写在纸上。”

    “不……不写在纸上,那写在哪里?”薛劳飞愣了愣,满是不解的问道。

    古小云指了指自己的心口,一字一顿的道“写在心上!”

    “啊!”古小云的话让薛劳飞的心里顿时掀起了一片惊涛骇浪,灵魂大受震动。

    古小云望着目瞪口呆的薛劳飞,正欲告辞离去,楼下忽然传来了一阵纷杂的争吵声,古小云将头探出窗外一看,只见刚子带着一脸的慌张,正与青皮的父母说着什么,而青皮的父母在听完刚子的话后,脸色也立即变得焦急和不安起来。

    “好像出事了!”古小云对薛劳飞说了一句,快步走下楼来……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