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求药不得!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第五十八章求药不得!

    “爷爷,您就不要再这个那个的了,您难道还能见死不救不成?”叶雅言有些急了。

    叶腾雄眉头紧皱着的说道“我当然不能见死不救,可问题是,那些珍贵的药材,并不在我这里。那天,你将药材交给我之后,我就转手交给了武市长,一来是让她保存,二来她煎起药来也方便。”

    “那……那我去找武市长!”傅冰蓉想也不想的说道。

    叶腾雄苦笑了一声,道“你现在去找武市长,只能让武市长为难!当初将药材交给雅言的时候,曾经说过,这些药材是用来给肖书记治病的!也就是说,药材的捐献者已经视线规定了药材的用途。如果要改变这些药材的用途,那必须得经过他的同意!“

    “那……那怎么办?难道……难道注定我的莹莹难逃一死吗?”傅冰蓉的脸上充满了沮丧和绝望,让人看了,十分不忍。

    叶腾雄道“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赶紧找到这些珍贵药材的主人,哪怕他手里没有多余的,至少可以向他请求,将这些药材中的一部分,用到你女儿的身上!那人既然能将这么多珍贵药材,不留姓名的捐献出来,可见他应该是一个好人,你如果真心求他的话,他是一定会答应帮你的!”

    “可……可茫茫人海,您让我到哪儿去找他?”傅冰蓉心中全无头绪,万分头痛的喃喃说道。

    叶腾雄将目光投向了叶雅言。

    叶雅言神色一振,连忙说道“蓉姐,我虽然不知道那小子叫什么名字,但是我记得他的样子,我们可以找人将他的样子按照我的描述画出来,然后动用你们的警察系统,一定可以将他找出来!”

    “这是个办法!”傅冰蓉听后,眼睛也跟着亮了起来,赶忙说道“很雅言妹妹,事不宜迟,你如果要是不累的话,这就跟我回警局,我们画像!”

    “不累!我们走!”叶雅言本就是个热心肠,更何况此事牵扯到傅莹莹的生命,叶雅言更是义不容辞。抓起衣服,便跟着傅冰蓉匆匆出门了。

    在去警局的路上,傅冰蓉接到了警局同事的电话,说之前被傅冰蓉打昏的石膏男,此时已经离开了警局。

    傅冰蓉当时便大怒,质问为什么不经过她的同意,就随便放人?结果对方的答复,却是让傅冰蓉吃了一惊,打电话让警局释放石膏男的人,竟然是市里的一个重量级的高官。

    这让傅冰蓉回想起石膏男曾经说过的话,对石膏男的老板产生了兴趣。不过,此时傅冰蓉的注意力不在这上面,只能暂时放到一边。

    听傅冰蓉说,石膏男被释放了,叶雅言也是感到十分震惊,说道“蓉姐,那个家伙曾将想要杀死一个神志不清的老人,肯定不是什么好人,怎么能说放就放了呢?”

    傅冰蓉冷哼了一声道“这小子的背后一定有什么有分量的人在给他撑腰!不过妹妹放心,他只要作奸犯科,我一定会让他受到应有的惩罚,不管他背后的是什么人!”

    叶雅言点了点头,咯咯的笑着说道“我相信蓉姐!”

    ……

    飞龙集团,赵严祥的办公室里。

    赵严祥优哉游哉的抡着高尔夫球杆,仿佛没看到站在一旁,浑身瑟瑟发抖的石膏男。

    “**!”赵严祥一杆儿打空,咒骂了一声,将球杆儿扔到了一边,这才将目光投向了石膏男。

    赵严祥的目光阴狠尖锐,扫在石膏男的身上,让石膏男觉得好像有刀片在身上刮过般的难受,同时内心深处,一股刺骨的冷意,犹如疯长的野草般泛滥开来。

    “事情又办砸了?”赵严祥开口了,声音很冷。

    石膏男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裹紧了身上的衣服,说道“老板,本来我们就要得手了,可谁知道竟然碰上了傅冰蓉,这臭婊子,一点儿面子也不给您,硬是把我们的事情给搅和了!”

    “混账!”赵严祥一声怒斥,将石膏男吓了一跳。“明明是你无能,却怪别人多事,你以为我赵严祥是白痴不成?”

    “不敢,不敢!”石膏男忙不迭的低头说道。

    赵严祥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沉声说道“傅冰蓉号称铁娘子,不是个好惹的人。你既然在他的眼前暴露了,北昌市你不能呆了,收拾东西,离开北昌,到外地先避避风头吧!”

    “老板,跑路问题,可是……钱……”

    赵严祥嘿嘿一笑,说道“你放心,钱我会为你准备好!怎么说,你也跟了我这么多年了,没有功劳那也有苦劳,我是不会亏待你的!嘿嘿……”

    “谢谢老板!”石膏男听了心中一喜,赶忙点头道谢。丝毫也没注意到,赵严祥的眼中射出了道道骇人的凶光。

    “行啦!你先回去吧,收拾收拾,今天晚上坐船走!”

    “是!”石膏男重重的点了点头。正要转身离开,赵严祥又叫住了他,问道“你说那天劫走我爸爸的一男一女,女的叫叶雅言,是叶腾雄的孙女,对吧?”

    “是,一点儿也不错!”

    赵严祥嘿嘿的笑了几声,摆摆手说道“没事儿了,你去吧!”

    石膏男刚一走出办公室,赵严祥的面色顿时阴冷了下来,走到电话旁,拨了一连串号码,对着话筒说道“银狼,我是赵严祥!今天晚上帮我杀一个人,地址是南码头。另外,派几个得力手下,帮我盯紧一个叫叶雅言的女人……对!她的一举一动都要向我汇报!……钱不成问题!……好的,再见!”

    “妈的,事情没干利索,还想问我要钱,去死吧!”赵严祥放下电话,咬牙切齿的怒骂了一句。

    “董事长,小姐来了!”赵严祥的秘书推门走了进来。身后跟着青春俏丽的赵雪舞。

    一见到赵雪舞,赵严祥脸上立即展开了笑容,“雪舞,今天这么好,来看爸爸啊?”

    赵雪舞娇笑着说道“是啊,我要是再不来看您的话,我会怕您忘记了还有我这么一个女儿!”

    “臭丫头,瞎说什么呢?爸爸就你们这么一个女儿,疼还疼不过来呢,怎么会忘了你?只是爸爸最近的工作实在是太忙了,你也要体谅爸爸才对啊!”看的出来,赵严祥是打心眼儿里疼自己这个女儿,眉眼之间,满是慈爱!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