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绑架陈爽!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第四十六章绑架陈爽!

    薛劳飞叹息了一声,自责的说道“这也得怪我太心急了,竟然这么轻易的就上了别人的当,真是该死啊!”

    古小云摇了摇头,说道“飞叔,您这么说就不对了。难道我们逛街被人打了,不去怪打我们的人,反倒怪我们不该上街吗?好啦!所谓祸福相依,这件事未必也全是坏事。您宽宽心,容我一点儿时间,想个办法,为您报仇!”

    古小云和薛一德又轮番了劝说了薛劳飞一眼,这才让青皮将薛劳飞扶走了。

    众人走后,薛一德面色凝重的对古小云说道“小云,刚才薛劳飞在,我不好说。现在他走了,我想跟你说说陈爽这个人。”

    古小云面露讶异之色的问道“怎么,薛伯伯您知道这个人?”

    薛一德摇了摇头,道“陈爽是飞龙集团的一个营销经理,而飞龙集团又是全国数一数二,以经营药材药品为主的大财团,我和陈爽也曾打过不少的交道。在我看来,陈爽十足就是个小人,他仗着飞龙集团的势力,在医药界,那可是出了名的一霸。贩卖假药,欺压良善,强买强卖,坏事不知道做了多少,可以说是个丧尽天良的畜生!”

    “既然陈爽是一个如此恶劣的小人,那为什么飞龙集团却能容得下他呢?”古小云不解的问道。

    薛一德的面色更显无奈,幽幽的道“这正是应了那句古话,上梁不正下梁歪!以前飞龙集团,在赵魁老爷子的打理下,是中规中矩,在业内颇负盛名。可是后来,赵魁因为年纪大了,便将飞龙集团的事务一手交给他的儿子赵严祥来打理。哼!这个赵严祥比陈爽还不是东西,到处仗势欺人,陈爽敢这么嚣张,那多半也是受了赵严祥的指使……”

    “畜生!畜生啊!……”薛一德的话还没说完,在房间里忽然传来了一阵声嘶力竭的喝骂声。

    “是那位老人家!”薛一德和古小云对视了一眼,同时跑进了房间里。

    只见在房间里,那被古小云捡回来的老者,犹如发疯似的,一边捶打着墙壁,一边大声的喝骂着。

    薛一德费尽了力气,想要帮他平静下来,然而老爷子的情绪是越来越激动,越来越失控,最后竟然拿头往墙壁上撞了起来。

    古小云见状,生怕老爷子撞出个好歹,赶忙挥出一指,点在了他的背上,让他暂时陷入了昏睡当中。

    “怎么回事儿?这几天来,他好像没这么激动过啊?”薛一德满是惊异的望着老者,喃喃的问道。

    “难道是和我们的对话有关?”古小云的眉头一锁,若有所思的问道。

    “如果他的情绪失控,真的是和我们的谈话有关的话,那不是因为陈爽,就是因为赵严祥!难道他和这两个人的其中一个有关系?”薛一德沉吟着说道。

    古小云点了点头“有道理。”

    “不过看这老人家一副深恶痛绝的样子,我看和他们是敌人的几率要大过是朋友。如果他们之间是朋友,那倒还可以向他们打听打听,可如果他们之间是敌人,那就不能了。”

    古小云道“不管怎么样,要想弄清楚老者的身份,只有在他们的身上想办法。”

    “重要的是要查清楚,他们为什么要害他,还有解药一定要拿到!”薛一德补充道。

    “看来,我真得好好的会一会这个陈爽了!”古小云半眯着眼睛,幽幽的说道。

    “那你想到办法了吗?”

    “目前还没有,不过,我会想到的!”

    ……

    夜深时分,三河村的村口,三个身影蹲在地上,一边抽着烟,一边等待着什么。直到一阵汽车的轰鸣声远远的传来。三人站起身来,一辆面包车吱嘎的一声停在了他们的面前。从车上走下来的,正是一脸寒霜,杀气腾腾的青皮。

    眼睛从几个伙伴儿身上一一扫过,青皮满是感激的说道“兄弟们,你们肯帮我青皮,证明我青皮没白交你们这一群兄弟!”

    “青皮,既然都是兄弟,何必说这些肉麻的话!飞叔不光是你叔叔,也是我们的叔叔,他这口气我们不帮他出,谁帮他出?”一个身材魁梧,和牛飞有的一拼的小伙子张口说道。

    “刚子说的对!青皮,你说怎么办吧!”另一人道。

    “怎么办?哼哼……跟我走!”说完,一挥手带着三人一起钻进面包车里,发动起车子,快速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之中。

    骗了薛劳飞整整两百万,陈爽私自里扣下了五十万,另外一百五十万则上缴给了赵严祥。

    陈爽本身就是个酒色之徒,如今口袋里有了钱,更是难免要花天酒地一番,等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半夜时分了。

    喝的醉醺醺的陈爽,一摇三晃的回到了家,刚掏出钥匙将门打开,一只粗壮的胳膊,便紧紧的扼住了他的脖子,陈爽本能的想要求救,一只大手却及时的捂住了他的嘴巴。随后他便身不由主的被推进了房间了。

    此时,陈爽的酒已经吓醒了一半儿,然而陈爽毕竟是经过风雨的人,虽惊但却不乱,手悄悄的伸进了裤兜里,在手机上摸索着按下了几个键。

    “把他给我绑起来!”伴随着一声低吼,陈爽被五花大绑的绑在了椅子上。

    “你们……你们是谁,想要干什么?”望着犹如凶神恶煞般的青皮四人,陈爽嘴上一边问着,一边在心里盘算着脱身的办法。

    “狗杂种!”青皮一想起薛劳飞的惨状,心中就万分恼火,挥手就是一巴掌,在陈爽的脸上留下了五根油条。

    青皮的力道不小,这一巴掌,直打的陈爽眼冒金星头发蒙。

    “几位好汉,不要乱来,你们……你们要是求财的话,钱就在保险柜里,我现在就可以将密码告诉你们,只是求几位好汉,手下留情,留陈某一条小命!”陈爽没想到青皮出手这么狠,心里突突的狂跳了几下,心惊胆颤的说道。

    “你tmd还挺识相的!”青皮满是鄙夷的瞪了他一眼,冷冷的喝道。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