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要出大事了!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第四十章要出大事了!

    很快,事实便证明了武尹秀的猜测。看到一脸凝重的从急诊室里走出来的叶腾雄,叶雅言的心里猛的一沉。

    “叶老先生,什么情况?”武尹秀急忙问道。

    叶腾雄搓了搓手,眉头紧皱的说道“和肖书记的情况一样,不明原因导致的虚火内旺,比肖书记的情况还要严重些!”

    “和……和肖书记一样的情况?”武尹秀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呆呆的问道“这怎么可能?肖书记得的不是怪病吗?既然是怪病,那就应该是不常见的病,怎么可能在一家医院,同时出现两位患者?这样的几率,还能算得上是怪病吗?”

    叶腾雄的表情愈加凝重,长吸了一口气,缓缓的说道“我现在只希望,我的猜测是错的。”

    “您的猜测?”武尹秀只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一只看不见的手,狠狠的揪了一下。

    叶腾雄转头看向她,一字一顿的说道“我猜测,肖书记得的这种病,不是偶然发作的,而是某种可以促成这种病变的机理被激活了。一旦这种病变机理被机会,而我们又不知道该如何防治,那这种我们所谓的怪病,很可能会大范围的爆发,而现在只是开始!”

    “什么!?”叶腾雄的话让武尹秀和叶雅言情不自禁的同时发出了一声惊呼。

    “叶老先生,您……您不要吓我!”武尹秀的声音有些颤抖。

    叶腾雄的表情一肃,沉声喝道“无论如何,从现在开始,肖书记还有刚才那位女同志,必须隔离开来,任何人不得擅自靠近!还有,尹秀,你要动用你的权力,在全市范围内,展开一次打搜查。看看其他的医院里,还有没有类似的病人,如果有的话,尽量将他们集中在一起,希望能从他们的身上找到共同点,从而破解找到这种怪病的诱因!”

    意识到事情严重,武尹秀不敢有丝毫的耽搁,急忙点头答应道“好!我全听您的,这就回去布置!”说罢,跑也似的转身离去。

    叶腾雄看了叶雅言一眼,说道“雅言,我们也回去吧!虽然我希望我的猜测是错的,但是潜意识告诉我,我恐怕是对的!我得抓紧时间,找到对付这种病症的良方!”

    “嗯!”叶雅言重重的点了点头。

    在位于北昌市南郊的半山腰上,座落着一片庄园式的建筑,这便是飞龙集团赵家的宅邸。

    此时在这豪宅里,赵严祥正用狼一般恶毒的眼神,注视着几个浑身战栗,鼻青脸肿的手下。

    “人呢?”赵严祥的嗓音阴冷至极。

    “老板,我……我们……”

    “你们把人搞丢了对不对?”

    “是……是!”

    “混账!废物!”赵严祥就犹如那炸弹般的炸了开,嘴里发出震天的怒吼,双手闪电般的在几个手下的脸上,狠狠的扇了几巴掌,只打的那几人眼冒金星,嘴角儿崩裂。

    “老板饶命,老板饶命!”几人在赵严祥的雷霆怒火下,彻底崩溃,噗通噗通的跪倒了一片,磕头如捣蒜。

    “你们这些废物,就连一个已经发疯了的老头子都看不住,我养你们还有什么用?”赵严祥越是越是愤怒,一脚蹬在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手下的额头上,那倒霉的手下惨叫了一声,便没了意识。

    另外几人更是吓得犹如筛糠,浑身颤抖不止。

    “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赵严祥发泄了心中的怒火,沉坐在沙发上,怒喝道。

    “报告老板,本来……本来我们正要按您的吩咐,将那老东西……”

    一个属下战战兢兢的要说出详情,可话还没说到一半儿,赵严祥猛的抓过一把椅子,劈头盖脸的砸在了那手下的头上。

    只见血花四溅,那手下的脑袋就犹如炸开了一般,登时便不行了。

    “妈了个巴子!那是我老爸!老东西是你能叫的吗?”冲着那躺在地上,不时抽搐一下的手下,赵严祥狠狠的吐了一口口水。转身又指了一名手下,喝道“你来说!”

    这次手下学乖了,急忙老老实实的说道“我们本来……本来真要干掉……不不不,正要送老爷子驾鹤归西,忽然半道儿里杀出了一男一女。那男的……特别能打,兄弟们加在一起也不是他的对手,三两下就让他放倒了。等我们醒过来的时候,老爷子和那一男一女便都不见了……”

    赵严祥眉毛一挑,面露凶光的吼道“岂有此理!这天下怎么有那么多喜欢管闲事儿的王八蛋?我杀我老爸,管他们什么事?你们说,他们是不是故意找我赵严祥的茬儿?”

    “是!绝对是!”那手下为了保命,赶忙顺着赵严祥的话说道。

    “nnd!敢找我的茬儿,我让他生不如死!你们几个给我听好了,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一定要将那一男一女给我找出来!”赵严祥发狠的吼道。

    “是!”几个手下不敢再有丝毫的停留,连滚带爬的走了出去。

    “老爸,这是你逼我的!你要是不查我的账,我也不会这样对你!”赵严祥望着墙上,赵魁的巨幅照片,面色狰狞的喃喃说道。

    “叮铃铃……”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了赵严祥的思绪。

    赵严祥一脸不耐的将话筒接了起来“我是赵严祥!”

    “赵总,我是陈爽!呵呵……有大生意上门了!”电话那头传来一阵谄媚的笑声。

    赵严祥眉头一皱问道“什么生意?”

    “是这样的,有一个叫做龙泉的饮料厂,要从我们集团购进一大批广木香,陈皮还有生北山楂果等好几种药材,数量很多啊!您看我们是给他们a货还是b货?”

    “md,饮料厂要这些药材干什么,配‘敌敌畏’啊?”赵严祥不解的问道。

    陈爽呵呵的笑着说道“谁知道呢?反正只要肯买我们的药材,让我们有钱赚就行了,哈哈……”

    赵严祥也跟着笑了几声,说道“有道理!既然是饮料厂,我料他对药材一窍不通!给他们b货!”

    “哈哈哈……陈总,我们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

    赵严祥打了个哈哈,将电话挂了上,撇嘴喝道:“老子是英雄,你tmd充其量算是个狗熊!”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