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肖书记病危!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第三十七章肖书记病危!

    “爷爷,您……”叶雅言只要被急疯了,一张俊脸羞的都快要滴出血来了。

    “叶老先生,您可来了!快,肖书记他不行了!”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中,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快步走了过来。

    叶腾雄冲他们点了点头,笑眯眯的对古小云说道“小伙子,有机会我们好好的聊聊哦,呵呵……”说完,便跟着那几人走进了距离他们不远的一间单人病房里。

    望着叶腾雄匆匆消失的身影,古小云微微一笑,说道“喂,你的爷爷不错哦。”

    “不错你个头!”古小云的话音刚落,叶雅言便一声娇叱,将他吓了一跳。

    古小云回过头,见叶雅言一脸的恼怒,双眼都要变成喷火筒了,满是错愕的问道“你怎么了?吃枪药啦?”

    “你……你这个臭小子!刚才我爷爷明明误会了我们之间的关系,你为什么不和我一样向我爷爷解释?”叶雅言嗔怒不已的喝问道。

    “你刚才那是在向你爷爷解释吗?”

    “不是解释是什么?”

    “是添乱!亏你还好意思说自己二十五岁,怎么这么笨?难道不知道这种事情,从来都是越描越黑的吗?”古小云嘴巴一撇,大声的呵斥道。

    “啊?我……”叶雅言的愤怒,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目瞪口呆的说不出话来了。

    古小云满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轻道了一声“没见过这么笨的女人!”

    “臭小子,你说谁是笨女人!?”叶雅言的额头上倏的爆出根根青筋,咬牙切齿的样子,好像恨不得生吞了古小云。

    古小云将手指放到嘴唇上,嘘了一声,幽幽的说道“医院里禁止大声喧哗,别忘了你可是医生!”说着,指了指他们的四周。

    叶雅言转头一看,只见周围有不少愤怒的目光正瞪着她,叶雅言的心中一虚,脸腾的一下,好像火烧似的,更红了。

    “臭小子,今天要不是看在你救了我一命的份儿上,我绝不饶你!”叶雅言瞪着古小云,放低声音的说道。

    古小云一脸不耐的摆了摆手,说道“知道了知道了,真是啰嗦!”

    叶雅言狠狠的剜了古小云一眼,将头扭到一边,赌气似的不再理会古小云。

    “喂,叶雅言,刚才那些人说肖书记不行了,是哪个肖书记?”过了一会儿,古小云好奇的问道。

    叶雅言本不想跟古小云说话,可是转头看到古小云的那一双清澈晶亮的眼睛,就忍不住回答道“当然是我们北昌市市委书记肖云岚!”

    “啊?真的是肖伯伯!”听了叶雅言的话,古小云的心头猛地一震,整个人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

    “你怎么了?”古小云的举动让叶雅言吃了一惊。

    古小云此时可谓心乱如麻,急的眼泪都要流了下来。

    在古小云还小的时候,肖云岚便经常到他家里串门儿。因为肖云岚膝下无子,所以一直都将古小云看成是自己的亲儿子,对他极尽呵护。那时候,李曼琼忙着打理帝景药业,古啸峰则是有执行不完的任务,只能将古小云一个人丢在家里。

    每当古小云觉得孤独的时候,肖云岚便会出现,给他带来各种各样的玩具,书籍,要不就将他带到自己的办公室,边工作边陪他玩儿。当古小云觉得委屈的时候,肖云岚总会如慈父般安慰他,保护他。可当古小云犯了错误时,肖云岚也会如严师般教导他,批评他。

    在古小云的童年记忆里,肖云岚留下的篇幅,甚至比李曼琼和古啸峰还要多。正因为有了肖云岚的陪伴与呵护,古小云才能拥有一个完整的童年。

    在神农秘境的三年里,古小云最想念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赵雪舞,一个就是肖云岚。

    而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在有意的惩罚他,他这两个最思念的人,一个背他而去,一个竟然命悬一线。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让古小云简直有些无法承受。

    看到古小云的眼睛里,不停的有泪珠在打转儿,叶雅言吃了一惊,忍不住满是关切的问道“喂,你怎么了?”

    古小云摇了摇头,刚想要走到肖云岚的病房前去看看他,一个急促的嗓音忽然从他的背后响了起来“怎么会这样?上午的时候,肖书记不是还好好儿的吗?”

    这声音一起,古小云的心里顿时一颤,赶忙背对着过道,面墙而立。

    武尹秀犹如一阵旋风般的从古小云的身旁刮过,消失在了肖云岚的病房里。

    武尹秀和李曼琼既是同学,又是闺中密友,对古小云也没少疼,若是被她见到了古小云,她即便是用绑的,也会将古小云带到李曼琼那儿去。然而此时古小云心里的疙瘩还没有解开,李曼琼恰巧是他最不想见到的人之一。

    武尹秀就在肖云岚的病房里,古小云只得暂时打消去看肖云岚一眼的念头。不过他依旧十分担心肖云岚的状况,赶忙回到了叶雅言的面前,满是焦急的问道“叶雅言,你爷爷不是在为肖书记看病吗?快告诉我,肖书记他到底得了什么病?”

    叶雅言见古小云急的都快要掉下眼泪来了,不敢对他有丝毫的隐瞒,急忙回答道“听我爷爷说,肖书记得的病挺怪的,我爷爷行医几十年都没有见到过。”

    “那……那岂不是很危险?”古小云一听更是焦急。

    叶雅言神色黯然的点了点头,说道“的确很危险!你没听刚才那些说嘛,肖书记只怕是不行了……”

    “不会的!肖伯伯一定不会有事的!我绝不能让肖伯伯就这么死!”古小云紧咬着嘴唇,满脸坚定的说道。

    “你喊肖书记肖伯伯,难道你们……很熟?”叶雅言好奇的问道。

    古小云重重的点了点头,随后便陷入了沉思,不再理会叶雅言。

    “雅言,结果出来了!”片刻后,童浩东从急诊室里走了出来,来到叶雅言的面前,说道。

    叶雅言看了一眼还在愣神儿的古小云,对童浩东问道“那老人家的情况怎么样?”

    童浩东斜看了古小云一眼,见他自顾自的发着呆,忍不住那手在他的眼前用力的晃了晃……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