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憋屈的薛劳飞!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第二十八章憋屈的薛劳飞!

    青皮的母亲赶忙走了过来,一脸担忧的问道“是不是在外面闯什么祸了?”

    青皮愕然,问道“没有啊,为什么这样问?”

    青皮父母对视了一眼,脸上都不由得流露出一抹苦涩,青皮母亲摇了摇头,道“没惹祸就好。”

    父母的表情,并没有逃过青皮的眼睛,略一寻思,青皮便明白了。脸上随即多了一份深深的愧疚,他以前委实是太混账了。

    见到母亲手里提着拖把,正要拖地,青皮赶忙上前,将拖把接了过来,说道“妈,您休息一下吧,我来拖!”

    “儿子,你……”要说青皮主动同他们打招呼,让两口子倍感惊异,青皮主动帮忙拖地,更是让两口子觉得不可思议。只觉得眼前他们所熟悉的儿子,似乎是换了一个人,又变得陌生了。

    “爸,妈,以前我不懂事,没少惹你们生气,你们别往心里去。从今往后,我再也不混了,我要改头换面,重新做人。”青皮一边拖着地,一边说道。

    “儿子,你……你说的是真的!?”青皮的父母此时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脸上布满了惊喜和疑惑,青皮的母亲眼窝子前,更是蓄满了眼泪,直让人感叹,可怜天下父母心呐!

    这让青皮更加惭愧。想一想,他从出生到现在,除了不停的给他们添麻烦之外,从来也没有做过一件让他们觉得骄傲的事情。人家都是给自己父母的脸上增光,自己这二十年,却净在他们的脸上抹黑了。就连青皮自己都觉得,一定是他的父母上辈子做了什么孽,老天才把他这么个玩意儿甩给他们做儿子。

    “儿子,你如果说的是真的的话,我这就找你二叔,让你去他的饮料厂上班!”青皮的父亲在说这话的时候,腰杆儿挺的特别直,表情也尤其的振奋。

    青皮赶忙摆手说道“工作的事情,你们就不用操心了,我已经找到了。”

    “啊?是什么工作?”青皮父亲疑惑的问道。

    青皮刚要将他现在跟着古小云种药草的事儿说给他们听,一阵尖锐的刹车声忽然响了起来。惊得三人扭头望去。

    只见一个和青皮父亲年纪相仿,长相也有几分相似的男人,垂头丧气的从车上走了下来。

    “二叔?”青皮张嘴喊了一声。

    那中年男人望了他一眼,目光便直接越过他,落在了青皮父母的身上。青皮混账,从来就不得这个二叔的待见,见到男人的态度,青皮苦笑了一声,摇了摇头。自作孽不可活,要怪只能怪他自己。

    “大嫂,整点儿下酒菜。大哥,今天陪兄弟喝几杯吧。”薛劳飞有气无力的说道。

    见到薛劳飞似乎是遇到了烦心事儿,青皮的父亲点了点头,青皮的母亲则亲自下了厨房。

    “阿勤(青皮),你也来吧,陪陪你二叔。”青皮的父亲还挂念着让青皮到薛劳飞的饮料厂上班的事儿,张口对青皮说道。

    薛劳飞转头望了一眼青皮,脸色明显有些不悦,但终究是没有发作出来。

    三人坐好之后,还没等酒菜上来,薛劳飞便一声长叹,打开了话匣子。“大哥,你这儿需要勤杂工吗,让我来干得了。”

    薛劳飞的话一出口,便将青皮父子俩儿给惊着了,青皮父亲笑道“劳飞,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你那么大一个饮料厂,不要了?”

    薛劳飞长叹了一声,道“那是我大半辈子的心血,我怎么舍得不要?可是眼下的光景,不是我要不要的问题,而是我要不要的起的问题。大哥,我的饮料厂,很可能就要黄了。”

    青皮的父亲,赶忙将薛劳飞的酒杯满了上,问道“怎么回事儿?你的饮料厂不是一直都很红火的吗?”

    薛劳飞摆了摆手,满是苦涩的道“红火又有什么用?说白了,我只是那地主家的一个长工。拼死拼活的都是为地主挣钱。而且要是地主不高兴,我这个长工,随时都得滚蛋!”

    “劳飞,到底出了什么事?你跟我说说!”青皮的父亲显然对他这个唯一的弟弟,十分的关心,一听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显得很是焦急。

    薛劳飞连灌了几杯酒,这才缓缓的说道“大哥,你有所不知,我厂子里所加工的每一瓶饮料,那都不是我自己的。我不过是替别人代加工而已,出场之后,要打上人家的标签儿,借用人家的品牌,这其中百分之九十的利润,都要上缴给人家,我所能赚到的只不过是一点儿辛苦钱而已。哎!可是现在,这点儿辛苦钱,我恐怕也赚不到了。”

    “劳飞,这是为什么?”青皮父亲满是不解的问道。

    “为什么?因为人家是地主,咱是长工,地主要让长工滚蛋,长工能不滚吗?”薛劳飞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闷酒。

    青皮父亲,一把将他手中的酒杯给夺了下来,喝道“遇到问题,就要积极想办法解决问题,光这么喝闷酒,能有什么用?”

    青皮父亲的话一落地,薛劳飞的眼泪差点儿没掉下来,满是委屈的说道“大哥,这问题你让我怎么解决?没有人家的许可,我就只能停产。哪怕是生产一瓶,那都是违法,人家能把我告的倾家荡产!”

    “可……可你以前不是做的挺好的嘛!他们有什么理由,说不与你合作,就不与你合作啊?”青皮父亲皱眉问道。

    薛劳飞苦笑了一声,道“授权我生产饮料的这家公司,叫做聚缘饮料有限公司,是咱们国内饮料业中数一数二的大公司。因为他大,所以他就霸道。他们之所以不再委托我生产他们公司的饮料产品,那是因为,他们要将委托生产权,转给别的人。”

    “别的人?这个人比你有实力?”

    “屁!他要是比我所有实力,我也不会这么憋屈!这个王八蛋仗着自己是聚缘老总的小舅子,这才将我手里的委托生产权给枪了过去。你说,气不气人!?”薛劳飞拍着桌子的怒声喝道。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