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十八章 小云不见了!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第一十八章小云不见了!

    牛山鹏慌忙接着说道“还是青皮你了解你牛飞哥啊,没错!牛飞这孩子从小就仗义,只要他认定你是他的朋友,你就是将刀插在他心口上,他都不会说什么。”

    “那是!要不是这样的话,我们这些人也不会这么佩服牛飞哥了。”青皮连连点头道。

    牛山鹏嗯了一声,做出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道“可是我这个做父亲的,却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的儿子就这么放弃未来的幸福,我想你们应该可以理解我做为一个父亲的心情吧?“

    “理解理解!牛叔,我们也和你一样。一想到那小白脸和薛影的亲密劲儿,我这心里就替牛飞哥感到委屈!您想让我们怎么做,您就吩咐吧!“青皮一脸义不容辞的道。

    “好!你要是能帮上你牛飞哥这个忙,我一定会好好儿的谢谢你们。”牛山鹏语重心长的说道。

    青皮一听,更是来劲儿,道“牛叔,您放心,我和兄弟们这就去教训教训那小白脸,让他滚出三河村去!”

    青皮的话正中牛山鹏的下怀,心中窃喜不已,嘴上却不停的提醒道“记住,只要让那小子离开三河村就行了,千万不要伤了他。他毕竟也是你们牛飞哥的朋友,免得你们牛飞哥会内疚。”

    “放心吧牛叔,您只管在这里等我们的好消息吧!”青皮一摆手,带着几个伙伴儿离开了牛家。

    “爸!青皮他们是不是要去对小云不利?”牛飞从里屋冲了出来,瞪着一双大眼,问道。

    牛山鹏哼了一声,说道“真是没用!你的幸福还得我这个当老子的为你争取!”

    “爸!告诉我,青皮他们做什么去了?”牛飞很是担心古小云,此时好不焦急,忍不住大声的喊了起来。

    看到牛飞是动了真格儿的,牛山鹏也担心自己这个宝贝儿子犯了牛脾气,闹的一发不可收拾。只得告诉他说道“也没什么,我只是让青皮去和那小白脸谈谈,希望他能主动的离开薛影,仅此而已。”

    “只是谈谈?”牛飞瞪着眼睛问道。

    牛山鹏气恼的加重了语气,顿声道“对!只是谈谈!难道你连老子我的话也不信了吗?”

    牛飞终究是憨厚了些,见牛山鹏如此,心中相信了七八分,声音放缓的说道“爸,小云他是我的朋友,我不想任何人伤害他,尤其是在我们三河村的地头上。”

    牛山鹏瞪了他一眼,满是无奈的说道“知道了!老婆都快要被别人给抢走了,还傻傻的护着人家,真是笨到家了!”

    夜已深,古小云却连一点儿困的意思也没有。独自一人坐在阳台上,守着一壶已经凉透了的茶,望着天上的明月发着呆。他是想家了。

    算算,古小云刚好十八岁。十八岁,多么好的年华!本应该是无忧无虑的徜徉在父母的关怀,同学的友谊中才对,可是古小云的十八岁却被注入了一份沉重的责任。这责任之沉重,关系到整个人类的存亡,未免太重了些。

    那一场浩瀚的劫难,到底是什么样子的?连神农那样高高在上的神都谈之色变,人类真的可以战胜吗?他到底要做到什么程度,才能不辜负神农的嘱托,才能为人类保留住最后的一丝希望?

    还有,那散布于天地间的七滴神农精血,除了留在神农秘境,现在已经被他纳入体内,慢慢吸收的一滴之外,还有六滴全然没有踪迹可寻。什么时候能彻底融合七滴神农精血,什么时候能上位成神,其中的坎坷,古小云想都不敢想。

    天上的明月灿烂若白璧,不停的释放着清冷的光华。在神农秘境里,只有永生不落的太阳,是见不到月亮的。

    三年来,古小云无时无刻的不在思念着这一轮月亮,尤其还是在自己的故乡。遥想着父母就在这座城市里不远的地方,好像从空气里便能嗅到他们的气息。那样的温暖,那样的亲切,古小云心中的思念更盛。

    可是当随着他的思念,月亮中央幻化出李曼琼,古啸锋的身影时,古小云却拼命的甩着脑袋,将幻象击碎。

    三年前,李曼琼,古啸峰不顾古小云的苦苦哀求,毅然决然的选择了离婚,那时心碎般的痛,让此时的古小云依旧记忆深刻。

    不过古小云的心中也并不全然是恨,还有对命运神奇的赞叹。一切都好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在背后驱动。如果不是李曼琼和古啸峰离婚,他也不会离家出走,更不会机缘巧合的进入神农秘境,从而开启了一段崭新的人生路途。这新的人生虽然困难重重,但却新鲜刺激,至少古小云很是喜欢目前的生活。那么从这个角度来说,他倒不应该恨他的父母,反而应该感激他们才对。

    在古小云纷乱的思绪中,夜晚很快过去,黎明紧接着来到。

    薛影一大早兴匆匆的敲响了古小云的房门,手里端着香喷喷的早餐。然而敲门声响过一遍又一遍,却始终没有得到古小云的回应。薛影的心中蓦然沉了下去,一股不祥的预感顿时在她心头涌起。

    “小云!”薛影焦急的用力将门推了开,只见房间里空空如也,哪儿还有古小云的身影?床铺上的被褥整整齐齐,连一点儿有人睡过的迹象也没有。

    薛影找遍了每一个可能的角落,都没能发现古小云的身影,眼泪顿时不受控制的从薛影的眼眶里涌了出来。

    “影儿,这么香的早餐是专门为小云准备的吧?呵呵……”听到这边儿的响动,薛一德穿戴整齐的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爸,小云他……他不见了!”薛影原本还只是流泪,见到薛一德,禁不住呜呜的哭了起来。

    “不见了?怎么会?”薛一德也是吃了一惊,待查遍了古小云的房间,这才确信古小云是真的不见了。脸上布满疑惑的喃喃说道“这不可能啊!小云明明说过会在我们三河村长住,还让我将村东面的荒地包给他,怎么会忽然不见了呢?”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