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这叫伟大!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第四章这叫伟大!

    小叫花子冲她露出了一个感激的笑容,摇摇头说道“我没事儿,噗!……”小叫花子的话还没说完,便张口吐出了一股血箭。薛影更是骇的娇容色变,惊呼道“这……这‘乌青子’怎么会这么毒!?”

    小叫花子此时的脸上布满了黑气,苦笑了一声,缓缓的说道“要不然……我怎么说它……是剧毒呢?”

    “既然知道是剧毒,干嘛还那么傻的吃下去?你有病啊!?”薛影此时可谓心急欲焚,忍不住重重的责怪道。

    小叫花子摇了摇头,望向已经骇的面无人色的黄权,说道“如果我不吃下去的话,又怎么能让他知道,他……卖假药会产生……怎样的恶果!?”

    听了小叫花子的话,薛影彻底的呆住了,不光是她,周围的众人无不目瞪口呆,心中备受震动。谁能想到,一个邋里邋遢,人见人嫌的小叫花子,竟然拥有着如此高尚的情操。他的外表或许是肮脏的,但是他的内心,要比这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都要干净百倍,千倍。

    “牛飞,你还傻站在那儿干什么,快点儿送他去医院!”薛影声嘶力竭的冲着牛飞喊了起来,眼泪奔涌不止。

    无论是小叫花子的知识,还有胆识,此时都已经彻底的将牛飞给征服了,牛飞赶忙一把将小叫花子给扛了起来,一溜烟儿的向着医院的方向狂奔。

    医院里。

    “医生,求求你,你一定要救活他啊!”薛影抓着一位医生的手,急切的恳求道。

    “你放心吧!救死扶伤是我们医生的天职,我们一定会尽力的!”那医生虽然口头上这么说,但是目光却不停的在薛影的脸上,身上徘徊,丝毫也没看躺在病床上的小叫花子一眼。几名护士也是一脸的嫌恶,显然是觉得小叫花子太脏,只恨不得离他远远的。

    “你们他妈的倒是救人啊,傻站在这里干什么!?”牛飞看了大怒,放声大骂了起来。什么白衣天使,分明就是白衣禽兽!

    见牛飞长的人高马大,一副不好惹的架势,医生和护士虽然对他的叫骂恼火儿,却不敢再耽搁,赶忙将小叫花子推进了手术室。

    约莫半个小时后,医生走了出来,面色严肃的望着薛影问道“你是病人的什么人?”

    薛影支吾了一会儿,说道“我是他的朋友,我想问问,他现在怎么样了?”

    “你的朋友?”医生明显愣了一愣,上下打量着薛影,满是怀疑。显然他是觉得像薛影这么漂亮的女孩儿,不该有小叫花子这样的朋友。

    “嗯!医生,他现在怎么样了?”薛影顾不得理会医生怀疑的目光,满是急切的问道。

    医生摇了摇头,心中暗自感慨老天的不公,就连一个小叫花子都能有这样极品的美女朋友,为什么她就没有。想到这里,心中不禁有些幸灾乐祸的畅快,说道“你朋友好像是中了某种奇特的剧毒……“

    “那你们有办法救他吗?”薛影急切的打断了医生的话,连声问道。

    医生摇了摇头,做出一副很是遗憾的表情说道“对不起,他中的毒,毒性实在是太强了。照我估计,比最毒的眼镜蛇还要毒十倍!恐怕是……没救了!”

    “没救了?……”薛影一听,只觉得天塌地陷,眼前一黑,差点儿没当场晕了过去。

    “你们这些废物到底配不配当医生!?”牛飞一听也急了,上来一把揪住医生的衣领,将他举了起来,满脸怒气的放声吼道。

    “我……我们真的尽力,我们又不是神仙。你们……你们还是抓紧时间进去送你们的朋友一程吧?”医生满是慌乱的为自己辩驳道。

    “**的……”牛飞一咬牙,拳头便挥舞了起来。

    “牛飞,放开医生。我们……我们进去看看他吧。”说完,薛影便快步走进了病房。

    病房里,两个看护的护士,离小叫花子足有几米远,好像站的离小家花子近一点儿,就会沾到小叫花子身上的污秽似的。

    薛影摇了摇头,看向静静躺在病床上的小叫花子,眼泪不受控制的汩汩流下。虽然她和小叫花子才认识了不到半天的工夫,她甚至都还不知道小叫花子姓什么,叫什么,可是不知怎么地,望着病床上的小叫花子,薛影觉得自己的心在痛。

    “你……你是他的朋友吧?那……他就交给你照顾了。”两个护士见到薛影进来,如蒙大赦,说了一声,便逃也似的走了出去。

    薛影心情沉痛,以至于没能听清楚两个护士说什么。

    “他……他不会就这么死了吧?”牛飞走了进来,问道。

    薛影转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娇声喝道“闭上你的乌鸦嘴!”

    牛飞吐了吐舌头,不敢再乱说话了。

    “滴滴滴滴”小叫花子床头的仪器忽然发出了一阵尖锐急促的报警声,薛影心中一震,赶忙回头望去,惊骇的发现,小叫花子的心电图变成了一条没有任何波澜起伏的直线。

    “不要!不要啊!”薛影顿时慌了,忍不住大声的呼喊了起来。

    “医生!医生!”牛飞也慌张的打开门大喊了起来。

    没过一会儿的工夫,先前那名男医生便冲了进来,先是看了看小叫花子的瞳孔,然后又听了听心跳,最后丝毫也不意外的对两人说道“你们的朋友已经死了……”

    “**的放什么狗屁呢?”牛飞听了,一声怒吼,差点儿没把那医生的耳朵震聋。

    医生的脸上掠过一抹惊惧,呐呐的说道“他……他瞳孔放大,心跳停止,连呼吸也没了,真的……真的是死了。你们……你们和遗体告别,我……先出去了!”说完,医生便逃也似地离开了病房。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薛影只觉得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一张峻峭无方的脸庞上充满了浓郁的,化不开的哀愁。眼睁睁的看着一条鲜活的生命在自己的面前凋零,这对薛影这种善良的女孩儿来说,实在是有些残酷。

    “影儿,你别伤心了,人死不能复生……”

    “你说他怎么那么傻?明知道是剧毒的毒药,他还要吃下去,为什么他这么傻?”薛影流着泪,既是在问牛飞,也是在问自己。

    牛飞摇了摇头,粗犷的汉子,脸上第一次流露出了钦佩之色,喃喃的说道“我想那不叫傻,应该叫……伟大!”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