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小叫花神奇!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第二章小叫花神奇!

    看到黄权如此镇定自信,牛飞心里有些忐忑不安,转头望向了薛影。薛影轻咬嘴唇,娇声说道“如果你不信的话,那我们可以当场找专家验验。”

    薛影所说的话正和黄权心意,黄权立即冷笑了一声,说道“好!在场的众人,不乏药草行家!我看就让现场的大家,一起验验吧!”

    薛影想了想,觉得合理,于是冲牛飞点了点头。牛飞一挺脖子,喝道“验就验!”说着将手里的草药递给了身旁的一个约莫有六十岁上下,一副老中医模样的男人。

    ‘乌贝金’是一种比较珍贵的药材,在市场上的价格不比人参差,所以对‘乌贝金’,大家还都是比较熟悉的,看的也比较仔细。

    老中医翻过来翻过去的看了几遍,又有鼻子仔细的闻了闻气味儿,最后点了点头,说道“这的确是‘乌贝金’没错!小伙子,你冤枉黄老板了。”

    牛飞听了面色一红,恼怒的道“你老眼昏花,怎么能看的清楚?”说完,一把将草药从他的手上夺了过来,递到了另外一个年纪稍轻的中年人的手上。

    那中年人也是和老中医一样,先是看,后是闻,最后还从上面摘下了一片叶子,放在嘴里嚼了嚼,然后定论道“是‘乌贝金’,货真价实!”

    牛飞开始变得不安了,薛影的脸上也开始浮现出紧张的神色,黄权此时却是越发的镇定,嘴角儿上翘,冷笑不已。

    牛飞又连将手中草药给了在场的五六个人鉴定,结果所有人的鉴定结论惊人的一致,这就是‘乌贝金’,确切无疑。

    牛飞的额头上开始冒出冷汗,转眼望向薛影,喃喃的问道“影儿,会不会是……是我们搞错了?”

    “绝对不会!如果这是真的‘乌贝金’的话,那小华为什么吃了之后,不但没有痊愈,反而腹泻不止,陷入昏迷呢?”薛影依旧坚定的道。

    “哼!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肯定是你们断错了症,下错了药方导致的。你们药不对症,却反过来说我的药是假的,真是岂有此理!”黄权胜券在握,一脸愤懑的喝道。

    围观的众人也开始指责牛飞,薛影年轻莽撞,不该这么草率的来败坏人家药房的名声。直把薛影急的差点儿没哭出来。

    黄权更是得意,冷笑着说道“你们如此诋毁我药房的声誉,我绝对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你们就等着法院的传票吧!”

    “影儿,现在……怎么办?”看到黄权得理不饶人,牛飞慌了。殊不知此时薛影也是六神无主,全然没了主意。

    正当众人口风一致,指责牛飞,薛影不对的时候,一个清凉的嗓音忽然从人群中响了起来“让我也看看。”

    听到这声音,众人转眼望去,见到竟然是一个小叫花子,无不哑然失笑,暗道荒谬,一个浑身脏兮兮的小叫花子竟然也来捣乱。

    “去去去,有你什么事儿?”牛飞心里正烦闷,听到小叫花子的话,很是不耐的瞪了他一眼,连连摆手的说道。

    然而薛影的心里却是一动,内心深处升起了一股莫名的信任,将草药从牛飞的手里抢了过来,递给了小叫花子。

    小叫花子接过草药只是随便看了几眼,便一口断定的说道“这不是‘乌贝金’!”

    “哈哈哈……”人群中先是静了一静,随后爆发出了一片哄笑声。

    黄权更是笑的眼泪都要流下来了,说道“牛飞,薛影,你们两个就算真的想要讹我一笔的话,也拜托你们用点儿心,找个像样点儿的托儿来,找这么个叫花子,不是惹人发笑嘛?哈哈哈……”

    “小弟弟,你别听他们的,说说你的道理。”薛影没有理会众人的讥笑,脸上写满信任的看着小叫花子说道。

    薛影本以为被如此之多的大人嘲笑,小叫花子会慌乱无措,然而当薛影看到小叫花子的那一双沉静明亮的眼睛,便知道自己错了,同时信心如同火山爆发般的变得更加强烈。

    小叫花子点了点头,用一种镇定而清凉的声音,缓缓的说道“‘乌贝金’这种药材,顾名思义,其叶子像贝,颜色绿而不亮,呈暗乌色,然而叶脉却微黄,阳光透过,呈现金色,所以叫做‘乌贝金’。这一株植物,无论从叶子的形状,还是叶子的颜色都和‘乌贝金’如出一辙,然而它的叶脉却呈现乌青色,单单这一点,便可以断定,这不是‘乌贝金’!”

    小叫花子的话一出口,现场顿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面面相觑,脸上满是惊色。有些不可思议,这些话竟然会是出自一个小叫花的口中。

    “对啊!”薛影听了大喜,赶忙摘下一片‘乌贝金’叶,在阳光下仔细的观察起来,果然正如小叫花子所说,阳光透过叶脉,呈现的不是金色,而是乌青色。

    “让我看看!”一开始的那名老中医,也赶忙摘下了一片,仔细一看,顿时面色大变,呐呐的道“这……这果然不是‘乌贝金’,老朽惭愧!”

    随后众人一一验证,不得不推翻了原先的定论,确认这株草药的确不是‘乌贝金’!所有人的目光,立即投向了黄权。

    这次换做黄权额头冒汗了,他做梦也没想到,这一切,竟然会被一个不起眼的小叫花子识破。

    “小叫花子,你简直就是一派胡言!这如果不是‘乌贝金’的话,那我问你,这又是什么东西?”黄权强压住心中的震惊和慌乱,用一种色厉内荏的口气喝问道。

    “是啊?这如果不是‘乌贝金’的话,又是什么?”黄权的话正好问出了众人心中的疑惑,其中不少人与药草打了一辈子的交道,却从来也没听说过,这样一种,和‘乌贝金’如此相像,差别细微至斯的药材。

    面对众人的目光,小叫花子丝毫也不见紧张,有条不紊的回答道“这其实叫‘乌青子’,虽然和‘乌贝金’极其相似,但是本质却有着天壤之别。‘乌贝金’是救人良药,然而‘乌青子’却是致人死命的毒药!”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