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5章 寰宇天金
    虽然只是过了半来月的时间,但是隋戈的修为却是提升了不少,最重要的莫过于鸿蒙树的九个仙果再次成熟了,而且这一次结出来的九个仙果,实在非同小可,这九个仙果里面并非仙丹也并非活物,而是隋戈所知道的炼制法宝的最好的金属——寰宇天金!

    如果说三足金乌是火中精气所化而成的,是火中极品的话,那么这寰宇天金就是“金”中之极品了,鸿蒙树虽然不是五行之物,没有五行属性,但是却可以孕育出五行至尊之物。这寰宇天金,是一种天生具有灵性的金属,因为为“金”中极品,所以物极必变,这寰宇天金并非是一般金属的固体形态,而是一团“液态”且五色的金属。

    鸿蒙树的九个仙果之中全部孕育的都是寰宇天金,但是每一个仙果之中的寰宇天金其灵性却又稍稍有些不同,有的寰宇天金灵主攻,给人一种攻击性跟强大感觉,有的却很“钝”,似乎代表着寰宇天金防御的一面,还有的妖异,还有的锋利……

    总之,九个仙果之中虽然孕育的都是寰宇天金,但是其属性却是既然不同,这就意味着它们的用途也稍微有些差别。

    不过,这些寰宇天金都是鸿蒙树上的产物,而隋戈跟鸿蒙树又完全融为了一体,所以这些寰宇天金感觉就像是隋戈身体的一部分,其灵性也完全跟隋戈心意相通,可以随同隋戈的心意发生变化。寰宇天金虽然是至金之物,但是却拥有液体的形态,显示出水至弱的一面,颇有一种两极归一的感觉。

    对于隋戈来说,寰宇天金最大的用途,就是融入青帝木皇甲胄和震灵锄。

    青帝木皇甲胄,是隋戈凝聚亿万草木的意志再加上自身的精神力凝练而成的,尽管已经晋升为仙器了,威力也非常强大了,但是其威力仍然没有达到隋戈所想要的地步,因为作为一件真正的甲胄,还需要融入“金”才能变得更加坚固。草木的意志是坚忍不拔,但却不够坚固,这就需要寰宇天金来弥补了。而且,寰宇天金跟隋戈心意想通,所以完全可以跟青帝木皇甲胄彻底融和。

    另外,震灵锄也是如此。

    隋戈一直都知道震灵锄的淬炼方法,但是却苦于没有最好的材料来进一步淬炼他的震灵锄。如果只是一般的材质,淬炼出来的震灵锄其威力还不如仙罡凝聚而成的震灵锄,因此隋戈的震灵锄一直以来都在鸿蒙石中老老实实地干活、修行。不过对于震灵锄而言,干活就是修行的一部分,这一柄震灵锄的材质虽然一般,但是在鸿蒙石中经过了亿万计的锄草、翻地工作之后,已经是真正领悟到了返璞归真的地步了,震灵锄法也更加娴熟了。

    当隋戈将震灵锄的从鸿蒙石中取出,这震灵锄的器灵“震灵”向隋戈说道:“主人,还以为你会一直将我关在鸿蒙石中呢。”

    “你还担心被我雪藏?”隋戈微微一笑,“你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这鸿蒙石中的很多事情,如果不是你在帮我的话,恐怕会很难办呢。”

    隋戈这话也不假,震灵锄的作用看起来不如小银虫,实际上却并非如此,小银虫开垦,震灵锄兢兢业业地翻地、锄草,缺一不可。而且,震灵锄一直都不像小银虫那样知道偷奸耍滑,震灵锄才是真正的“劳模”、典范,两者都堪称是隋戈的左右臂膀。

    “那是全靠主人栽培。”震灵锄说道。

    “看来你跟小银虫学会了拍马屁呢。”隋戈微微笑道,“震灵锄,你本来应该是我的武器,只是材质受限,一直未能得到真正的重要。不过,并非我放弃你了,而是因为要炼制法宝,就要用最好的材料,否则还不如不炼制,这是我一直的准则。现在,时机成熟了——”

    隋戈将寰宇天金取了出来,让其漂浮在半空之中。

    震灵看到这寰宇天金,惊讶地说道:“主人,这是什么金属?怎么跟水一样,但是明明感觉是金属,而且这东西还在自由流动,就像是活的一样。”

    “这是寰宇天金,又称为太古仙金,因为这东西只有在太古天地之初的时候才存在过,千万不要认为它只是水银这类金属,而是太古炼制法宝的最佳材料,如今早就已经绝迹了。”隋戈接着说,“因此,只要你跟这寰宇天金融和的话,就会变成厉害无比的法宝和武器!”

    “但是,要晋升为仙器,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震灵说道。

    “晋升为仙器当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不过一件法宝的强大,未必一定是因为法宝等级很高。”隋戈摇了摇头,“譬如我,尽管不是真仙,却拥有击败和斩杀真仙的力量。你一旦融合了寰宇天金,纵然不是仙器,却有媲美甚至超越仙器的力量!”

    “听主人这么说,我真是有些迫不及待了。”震灵激动地说道。

    “既然迫不及待,那么就立即开始融和。”隋戈点了点头,寰宇天金本来就跟他心意相通,只要隋戈一个念头,这寰宇天金就可以跟震灵锄开始融和,不过即便如此,隋戈也没有丝毫大意,仍然是通过三足金乌的九阳真火焰辅助来完成了整个淬炼过程,在淬炼的过程之中还加入了至尊仙气和鸿蒙紫气。

    隋戈说得没错,他不炼制法宝则以,一旦开始炼制法宝,用的就是最好的材料,最好的“金”,最好的“火”,还有最好的“元气”,这些东西加起来,震灵锄的品质和力量自然是提升到了一个极高的高度了。

    就算是不融和震灵锄,隋戈用寰宇天金都可以重新打造一柄新的震灵锄,但是隋戈之所以选择了融合,是因为他看重了震灵锄的灵性,还有就是震灵锄对于“震灵锄法”的深刻领悟。

    隋戈的这一柄震灵锄,自从有了灵性之后,就一直在鸿蒙石中锄草、翻地,数以亿万计的重复动作震灵锄的器灵真正领悟到了震灵锄法其中的妙处,这一点就算是隋戈也难以企及,所以隋戈要将“震灵”的优势完全保留下来,让太成为一柄真正强大的武器。

    而且,这样一来,隋戈对自己的几样法宝也就有了分配:

    震灵锄,为攻击利器;青帝木皇甲胄,为防御至宝;鸿蒙树,专门负责强大的后盾。

    鸿蒙树的存在,在于为隋戈提供了一个庞大的元气通道,代替了他身体的许多经脉,随时可以为他输送庞大得难以估计的元气,所以才能让隋戈释放出远远强于本身境界的力量。鸿蒙树虽然也算是攻守兼备,但毕竟不是攻击的利器,让其专门负责提供庞大的元气,这才是最合理的安排。

    除了将一部分寰宇天金跟震灵锄融合,隋戈也对青帝木皇甲胄进行了融合。青帝木皇甲胄本身就是仙器级别的存在了,融合了寰宇天金之后,其防御力量就更加恐怖了。

    淬炼法宝,隋戈又耗费了几天时间。

    直到孔白萱的神念找到了隋戈,才让他从闭关的状态走了出来。

    孔白萱之所以找到隋戈,是因为这段时间诸天万界的局面更加紧张了,尤其是跟云中界之间的战斗越发剧烈,因为龙之界和丹之界的全面介入,这一场席卷诸天万界的战争就更加剧烈、更加复杂了。

    战争会产生巨大的消耗,这对于任何一个世界都不例外。

    丹之界和龙之界的强者介入,他们会产生巨大的消耗,所以他们需要补充,而这些补充从何而来,当然就从隋戈这里来了。

    仙丹、灵丹,这是龙之界和丹之界最渴望的东西。

    只要有这些丹药,他们就可以迅速补充元气和提升境界实力,战争必然会带来损伤,但也会带来收益,如果收益更大的话,损伤也就可以忽略不计了。

    猎杀丹之界的一个大乘期修士就可以换取一枚仙丹,这种事情就是收益远大于风险和损伤的事情,因此龙之界和丹之界的修士都非常愿意干这种事情。其实不止是龙之界,还有妖界、七罗界甚至还有修罗界的修士也参与了其中,另外还有一些来自其他世界的赏金猎人,也投入了这一场战争之中。

    而现在,这些修士需要跟隋戈交易来换取他们需要的丹药。

    孔白萱拖延了一阵时间,但是不能阻挡这些人对丹药的渴望,如果没有足够的丹药,这些人跟隋戈之间的良好关系也会迅速恶化的。

    只有利益,才是永恒!

    唯一的永恒!

    此时,孔白萱正在耐心跟一些来自诸天万界的修士解释,这些修士都眼巴巴地等着换取丹药,只是孔白萱手里面有的丹药,都换取一空了,只能等隋戈来解决了。

    看到隋戈出现,孔白萱也松了一口气,跟这些修士大费唇舌,不是她擅长的事情,她还是比较擅长直接的战斗交锋,她的五色神光也很少让她失望。

    “各位道友,稍安勿躁,请喝点茶先。”隋戈示意众人在厅堂中坐下。

    隋戈出现了,这些人果然安定了不少,其中一个修士还开玩笑地问隋戈说:“隋宗主闭关不出,我们还以为你去躲避仙界的追杀了呢。”

    “躲避仙界追杀,有必要么?”隋戈坐下之后,淡淡一笑,“我是在炼化吸收雷神天尊分身!”

    此言一出,四座皆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