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9章 丹青生的徒弟
    “只能是你。”丹青生微微一笑。“诸天万界之中,只有你可以帮助我们丹之界,让我们丹之界重新崛起,超越诸天万界!”

    “超越诸天万界这个目标真是远大,不过现在的丹之界也已经是排名前十的大世界了,好像用不着再超越什么了吧?”

    “你可知道,曾经我们丹之界的排名可是第五位,仅次于仙界、佛界、魔界和云中界。但是现在,我们丹之界的实力已经只能勉强算第十位了。所以,我们丹之界的实力在急剧下降,知道么?”丹青生说到这个的时候,显得有些着急,看来这家伙倒是很有集体荣誉感。

    “也就是说,你们认为我有能力改变这个情况?拯救你们丹之界?”隋戈用了“拯救”这个词语,如果他的这么重要的话,那么就可以变被动为主动,跟丹青生讨价还价了。

    丹青生显然也听出了隋戈话外之音,接着说道:“没错,你可以!我们丹之界的修士,都是灵丹修炼而成的,但是并未所有的丹药都能变成灵丹。只有最好的丹药,纯净无比的丹药,才能孕育出灵性,成为丹之界的一员,而隋宗主不仅能够炼制出最好的丹药,而且还能炼制巨量的丹药,我没说错吧。”

    “不知道这个消息从何而来?”隋戈沉声问道。

    “隋宗主看来已经承认了。”丹青生说,“不知道隋宗主考虑好了没有?”

    “合作,不是没有可能。”隋戈说,“只是,合作的方式需要我来定,而不是你们。首先,第一项合作的内容,就是交出你们的眼线——”

    “隋宗主,你这是威胁本道?”丹青生打断了隋戈的话,显得有些不爽了。

    “不是威胁,是交易。”隋戈更正了丹青生的说法,“十万枚有了灵性的丹药,换取一个眼线,对于你来说,怎么都应该是一件划算的事情吧?”

    “不错。”丹青生听隋戈这么说了,果然点了点头,然后一挥手,他的背后出现了一个人,一个黑衣女子,而这个女子,正是从仙灵草堂集团叛逃的“付绸”。

    “师父,请问你有何吩咐?”这个女子显得有些紧张,因为这个时候丹青生让她出来,那情况就有些不对劲了。

    “裴月怡,隋宗主想要见见你。”丹青生淡淡地说道,尽管这女子是他的弟子,但是对于丹青生来说,对方不过是一枚棋子而已,既然是棋子,只要能够发挥其价值就行了。而这女子的价值,显然不值十万枚有灵性的丹药。要知道,十万枚有灵性的丹药,意味着可以培养十万个丹之界的修士了。

    “隋戈!你这个畜生!”

    裴月怡看这隋戈,表情几乎是恨之入骨了,看来她对隋戈的确是非常地恨。

    “裴月怡……”

    隋戈绞尽脑汁想着他跟这女子究竟有什么瓜葛,能让对方如此恨他,以至于不惜跟丹之界的这些丹灵交易,甘愿当汉奸。但是想来想去,隋戈实在没对这女子做什么。

    “对不起,想不起来了。”隋戈淡淡地说道,“裴月怡是吧,不知道我哪里得罪了你,能够让你恨成这样。看你这样子,恨不得将我生吞活剥似的。”

    “你这个畜生!裴家的血案,你敢说不是你引起你的么!畜生,你竟然将裴家所有的男人都杀光了!还有芮强,他……为了给他报仇,我在所不惜!”裴月怡歇斯底里地吼道,然后向丹青生说,“师父,求你了,杀了他,或者折磨他,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情!”

    “天真!”隋戈不屑地冷哼了一声,裴家的血案虽然是孔白萱干的,但是在隋戈看来,这件事情的确也是因为他,但是他并不后悔,因为裴家的这些人该死。只是,斩草不除根,才有了裴月怡这女人的疯狂报复,这个女人为了报复隋戈,竟然将仙灵草堂集团留在人类世界的很多地下工厂全毁了,里面的东西也席卷一空,而且还将一些重要消息带给了丹之界,一切都是为了对付隋戈。

    甚至,之前这个裴月怡,还跟“行会”的人联手对付过隋戈,可惜她根本不是隋戈的对手,一直以来虽然试图报仇,却始终势单力薄。

    直到现在,裴月怡以为可以说动丹之界摧毁隋戈和他的一切,并且丹之界组成的联军也已经大军压境了,眼看隋戈和人类世界都要会被摧毁了,裴月怡就要大仇得报了,但是没想到丹青生这时候竟然要跟隋戈谈判,这让裴月怡有些慌乱了,她不能接受隋戈翻盘。

    “一只可怜虫而已。”隋戈不屑地哼了一声,然后随手向丹青生挥出一道丹流,“十万枚灵丹,这女人的命归我了。”

    “无妨,反正该知道的,我都知道了。”丹青生淡淡一笑,裴月怡这个弟子他刚收入门,谈不上什么感情,更何况就算是培养了很久的弟子,只要价格足够合适,丹青生一样可以将之出卖掉。

    “师父……你!你竟然出卖我!”裴月怡一脸凄然之色,但是凄然之中却带着倔强和不屈。

    “师徒一场,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丹青生的心境却没有丝毫波动。

    “丹青生!”裴月怡冷笑道,“狡兔死,走狗烹!这个道理你以为我不知道么?丹青生,隋戈,你们两个畜生,今日我死在你们手中,那也无话可说!不过丹青生,你以为我只是将隋戈的消息告诉了你一个人么?你很是太天真了,我裴月怡也不是傻子,这个消息很多人都知道了。隋戈,你的秘密我已经告诉了诸天万界,现在你就是诸天万界的公敌了!我死了,你也痛快不了多久——”

    “丹青生,你这个当师父的动手,还是我动手?”隋戈淡淡地说道。

    “孽徒!”丹青生冷喝一声,然后向着裴月怡当头一掌拍下。

    裴月怡的修为境界已经是元婴后期,大概已经是她们裴家历代的最强者了,但是在隋戈和丹青生面前,却不过是土鸡瓦狗一样,不堪一击,所以丹青生的一掌,足以让裴月怡彻底消失了。

    但是,裴月怡挂掉了,丹青生的心情却不是很好:“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将消息出卖给了其他世界的人,现在只怕诸天万界的人都知道隋宗主你的秘密了。”

    “我的什么秘密?”隋戈淡淡地说道,“十万灵丹,就算是消息费用。”

    丹青生再次收了丹药,然后接着说道:“隋宗主你的秘密,就在于你的丹道。裴月怡告诉我,你不仅可以批量炼制最好的丹药,而且还能炼制快速提升境界的丹药,这就是你的秘密,这些秘密足以让诸天万界不惜一切地捉拿你了。该死的裴月怡,竟然将这消息透露给了其他人!”

    丹青生大为火光,他知道裴月怡所说的都是真的,因为裴月怡的手中有隋戈炼制的境界丹,作为丹之界的修士,丹青生当然比谁都清楚这些境界丹的意义,一旦消息走漏出去,诸天外界都会打隋戈的主意,而丹之界想要借助隋戈迅速崛起,也就不那么容易了。

    裴月怡只是出卖了一个消息,但是却给丹青生和隋戈都带来了很大的麻烦。

    果然是愚者千虑亦有一得,这个裴月怡天赋才智都不算很高,但是这一手却真的很歹毒,看来她真是谋划了很久,只用了这一招,就给隋戈带来了无穷的麻烦。

    当然,裴月怡还弄走了一些仙灵草堂的信息,比如药方之类的东西,但是这些东西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隋戈自身的价值,裴月怡已经将隋戈自身的价值告知了诸天万界的魔物和修士。可想而知,不仅仅是丹之界,就算是其他世界,都会想办法笼络、擒拿隋戈的。而裴月怡也知道,在那种情况下,纵然隋戈不死,他身边的很多人都会死掉的,他将永远生活在痛苦之中,而这正是裴月怡所希望看到的。

    沉默了片刻之后,丹青生才说道:“隋宗主,之前我的提议让人有效。你和你们的人,可以进入丹之界寻求庇护,相信短时间之内,其他世界的修士是没有胆量和能耐进入丹之界找你麻烦的。”

    “丹道友的好意心领了。”隋戈说,“但是,我可以跟丹之界合作,但是却不会妥协。丹道友,如果你现在率领丹之界的人离开,我们就还有合作的可能。如果你执意跟我们一战的话,以后就再也没有合作的可能了。”

    “隋宗主,你已经考虑清楚了么?”丹青生说,“你这样做,可是跟诸天万界为敌!”

    “那又如何?人生自古谁无死。能够跟诸天万界为敌,那也是一种荣耀,不是么?”隋戈这家伙当真是看得开,他的这一句话让丹青生为之侧目,这小子不过是合体初期的境界,竟然有这样的气魄,当真是相当了不起了。

    只是,对于丹青生和丹之界来说,隋戈的重要性都是不言而喻的,所以吗丹青生接着说道:“隋宗主,对不起了,与其让你落入其他人手中,倒不如‘请’你跟我去丹之界!”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