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8章 真戏假作
    “老大。你一定要有原则性啊。这样做,会坏了你在我心中英明神武的形象!”

    小银虫一本正经地说道,“尽管这女子是修罗界的,但是也算是女子吧,在这种情况下就贸然对她做那种事情。老大,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啊!而且,这样做也不太光明磊落吧!”

    隋戈很认真地考虑了一下,然后点头说:“没错,如果我这样乘人之危地将她那啥了,的确是有损我英明生物的光辉形象。”

    “是的,老大。”小银虫说,“用别的方法也可以对付她,根本不用这种下三滥手段——”

    “不。”隋戈打断了小银虫道话,“我的意思是说,我来做的话,肯定有损光辉形象,但是你本来就没什么光辉形象,所以这件事情就由你来做!”

    “什么!?”小银虫骇然地说道,“老大……这个……这个可不行啊!”

    “怎么不行!”隋戈说道,“通过做这件事情,一举完成你男人的最后蜕变!你以前不是说谷岸雪认为你缺少男人气概么,现在就是你增加男人气概的时候了——你不会真的不行吧?”

    “老大,我是帅得不行,但绝对不是那方面不行。”小银虫解释说,“但是老大,这种事情,我也是不能做的。我如果做了,谷姑娘她肯定会认为我是一个小人的!”

    “难道你自己觉得你是一个大英雄不成?”隋戈笑着问道。

    “不是……老大,你才是大英雄,天大的英雄。不过,你要是真英雄的话,就别让我去干这事!”小银虫有些慌乱地说道。

    “怎么?”隋戈说道,“你在怕什么啊,反正就算你做了这件事情,也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不说,谷岸雪也肯定不知道的。而你,经过这件事情之后,也就变成真正的男人了。”

    “老大……我……我的真不行,你放过我吧。”小银虫说道,“你再这样逼我,我就只有钻到地下不出来了!”

    “你这是威胁我?”隋戈淡淡一笑,“好了,既然你不肯做这件事情,那就我来做吧。”

    说完,隋戈就去拉扯任玉的衣裳了。

    “老大!你……你真的要干这种禽兽之事?”小银虫骇然道。

    “什么禽兽之事?”隋戈说道,“既然你不肯做,当然是我来做好了。”

    说完,隋戈将任玉的衣裳扯得烂了,扔在了旁边,小银虫这时候居然转过身,继续向隋戈说道:“老大,这样做,真的不好。”

    “我知道。”隋戈说,“所以,我只是假做而已。”

    “假做?”小银虫诧异道,“这种事情还能假做?”

    “作为非真正的男人,你是无法了解的。”隋戈全力施展天星心功十一重的修为,然后侵入了任玉的精神世界,本来以任玉的修为境界,隋戈是很难侵入其精神世界的,但是任玉先前就已经被隋戈彻底震住,陷入了深度睡眠的状态,所以她根本无力抵抗隋戈的强大精神力入侵。鞥而隋戈进入了她的精神世界之后,就改变了她的一点记忆,让她隐隐约约知道她自己被一个魔人给糟蹋、凌辱了。

    随后,隋戈的精神力从任玉的精神世界中退出,然后向小银虫说道:“行了,走吧。”

    “老大……这就是完事了?”小银虫似乎没想到隋戈竟然如此高效率。

    “刚才不是跟你说了么,这是假做!本来想让你来真干,结果你这小子有没这能力,我当然只能真戏假作了,否则就像是你刚才说的那样,直接就毁了我的英明神武形象了。”

    “老大,我真有能力——”

    “我不关心这个。”隋戈说,“赶紧走吧,免得这修罗女醒来之后,直接迁怒我们。”

    说完,隋戈恢复了本来面目,那任玉醒来之后,只会记得她好像被一个魔人给玷污了,到时候不用任何的解释,也不会有任何的怀疑,她肯定会杀光这个世界所有魔人泄愤的。也许,她可能会迁怒到隋戈这位征剿大元帅的头上,但她至少不会跟隋戈死战,因为她应该知道她自己的首要仇人目标。

    隋戈离开不久之后,任玉那女人果然清醒过来了,然后隋戈立即见识到了她的震怒,她所在的四周方圆千里,都被她的愤怒给夷为平地。

    随后,隋戈化为征剿大元帅的样子,装着惊慌失措地样子赶向任玉所在的地方。

    这时候,任玉当然已经换上了新的衣服,但是浑身是杀气腾腾,看到隋戈到来,二话不说,直接一掌向隋戈击了过去,隋戈催动鸿蒙树形成盾牌挡着了任玉的手掌,然后惊慌地说道:“使者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莫非怪我追剿魔人不力么?我已经斩杀了好几个魔人,但是这些魔人十分狡猾——”

    “本使者知道!”任玉咬碎银牙道,“这些魔人,全都应该被斩尽杀绝!”

    “是的!应该赶尽杀绝!它们肯定是跟心魔界勾结了,这些天杀的,竟然想要破坏我们七罗界和修罗界的友好关系!”隋戈装模作样地唾骂着,然后问道,“使者大人为何如此动怒?”

    任玉当然不会说自己被魔人玷污了,冷冷冷地说道:“这些魔人坏了本使者的好事情,本使者当然是震怒了!这些魔人和心魔,统统该死!”

    “是的,统统该死!”隋戈说道,“只是,魔人界和心魔界的实力不容小觑,使者大人可要小心应付的。”

    “不用你说!”任玉冷哼道,“本使者一定会让这些蠢货得到深刻教训的!”

    说完之后,任玉拂袖而去。

    回到了秦汉王朝的基地,臧天、海瑟薇等人已经等候多时了。

    臧天向隋戈说:“这些修罗界的修士,真他/娘的硬气!不管怎么折磨,愣是不吐半个字——”

    “听你的口气,最后还是招了,不是么?”隋戈说道。

    “当然。”臧天说,“我们龙腾可是从你这里吸收了审讯经验的,比如什么‘心花怒放’,‘开口笑’之类的,就算是修罗也是熬不住的。另外,还有你研制的损害元神的灵药……”

    “臧老大,这可你就不用给我吹嘘了,这方面的成就,可不值得宣扬的。”隋戈说道。

    “那修罗界的那位使者呢?”海瑟薇问道,“你将她怎么了?”

    “你觉得我对她怎么了,我就怎么了。”隋戈说。

    海瑟薇脸上不禁一红,随后恢复正常,接着说道:“我什么都没想,就是问你将她怎么了。这个是计划的关键,之前是你说过的。”

    “没怎么,就是让她误认为被一个魔人玷污了。”隋戈说。

    “魔人玷污,这可是好办法啊,女人最仇恨这种事情了——不对啊!”臧天说到这里,用惊骇的目光看着隋戈,“那个魔人就是你啊,难道你竟然对这修罗女——那啥了?”

    “大惊小怪!”海瑟薇轻哼了一声,“为成大事,不拘小节。这件事情上面,我觉得隋先生没什么错误,这样是最好的办法,可以彻底激怒那个修罗女的!”

    “喂,海瑟薇,你们不是讲**么?难道你认为这没错么?”臧天质问道。

    “当然没错。”海瑟薇说,“我们美利坚的精神,就是对恐怖主义和邪恶主义从来不讲什么**、平等!打击恐怖主义,只有用更加恐怖的手段才行!更何况,修罗界的修士,根本就不是人,何来**?”

    臧天顿时为之语塞,脸上的惊骇却没有完全消退,看着隋戈道:“老弟——”

    “行了,没有的事情。”隋戈打消了臧天的疑虑,“只不过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不过,任玉那女子,却肯定以为她被魔人给糟蹋了,所以结果都是一样的。”

    “不可能吧,她有没有被那啥,她自己竟然不知道?”臧天还在怀疑。

    “臧老大,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婆了?老是问这些无关紧要的问题。”隋戈说,“有了这件事情,修了跟魔人界和心魔界的仇恨算是结上了。不过,这些还不够,我知道修罗界在我们人类世界也是有驻兵的,我们要通知悬命客栈,加大对修罗界的悬赏,并且想办法挑动更多的魔人和心魔去猎杀修罗界的修罗,这样就可以全面挑起这三个世界的仇恨了。”

    “借刀杀人,好!很好!”海瑟薇抚掌说道,“你们华夏人,果然是计谋很多,但是你们的民族精神有一点不好。”

    “哪一点不好,洗耳恭听?”隋戈问道。

    “你们讲究什么儒家精神,什么仁道,就算是占据上风,也是裹足不前,缺乏进取精神。我记得,你们华夏人喜欢将自己的国家比喻成东方的狮子和龙。那么,既然是狮子,为何一直要睡着?既然是龙,为何一定要蛰伏着?”海瑟薇振振有词地说道。

    “没想到你对我们华夏还有这么多的了解。”隋戈轻叹了一声,“旁观者清,你这话不无道理。臧老大,你听见没有,多吸收点意见。”

    “听见了。”臧天郁闷地说道,“不过现在华夏和米国都没了,谈论这些好像没什么意义了吧。现在,还是商议一下接下来的对策吧。”

    “接下来的对策,很简单,就是等待时机。”隋戈说,“我们要等待的是一个乱局,越乱越好!”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