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2章 大吹法螺
    扭曲时光之力。这本来就是渡劫中期修士的可怕之处。

    也只有渡劫中期的修士,掌控和超越了时间法则之后,才能有这样的本事。凭借这个本事,渡劫中期的散仙,成为了完全超越了渡劫初期散仙的存在。

    毫不夸张地说,就算是一千个渡劫初期的散仙,也不可能击败一个渡劫中期的散仙,更不要说击杀了,因为两者的差距,不是量的差距,而是质的差距!

    时间之力,无处不在,但是却很难被人感知到。

    因为时间的流逝无情而平缓,无法抓住,似乎也无法改变。

    为何说是似乎,那是因为在修士的眼中,空间和时间都不是一成不变的,空间法则可以改变,时间法则当然也是如此。只是,纵然是渡劫中期的修士,能够改变时间法则的能力也仅仅是在一定的范围内,超过了这个范围,改变时间法则的能力也同样受到限制。

    而此时,秋本枫的时光法螺祭了出来,立即就让隋戈感觉到时间之力的波动,准确的说是感觉到时间快速流失的波动,就如同一个人,忽地感觉到自己在快速衰老一样,只有这个时候,人类才会感觉到时间之力的无情。而此时,隋戈却是感觉到自己的寿命已经开始迅速流失了。

    时光法螺的力量,已经开始展现出来了。

    遁走!

    隋戈想都不想,立即抽身遁走,因为隋戈隐约感觉到,时光之力的影响应该是有一定范围的。

    只是,隋戈也忽略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作为渡劫中期的散仙,秋本枫当然也掌控了空间法则,而且比任何一个渡劫初期的散仙更加擅长利用空间之力,隋戈发现想要挪动身躯,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且,时间之力的存在,似乎也影响到了他四周的空间法则,让他无法逃脱眼前的梦魇。

    呜呜~呜呜~这时候,时光法螺忽地响了起来。

    听见这个声音的时候,所有人都感觉这似乎是死神的嚎叫之声,阎王的判决之声,随着时光法螺声音的响起,隋戈感觉到一片金色的流沙从自己的身体四周穿过,从他的身体上穿过。

    就算是青帝木皇甲胄,也无法抵御这些金色流沙的冲蚀。

    因为这些流沙是时之沙,是宇宙的时间之力形成的沙粒,时光无情,但是却无孔不入,纵然是藏身任何一个地方,都无法抵挡时间之力的侵蚀,就算是最强大的甲胄,也无法抵御时光侵袭。

    刹那之间,隋戈似乎感觉到了命运的召唤,感觉到了死神的召唤。

    修士不是神仙,无法长生,所以仍然拥有寿元,只不过隋戈一直觉得自己的寿元还很长罢了,但是当他被这时之沙侵蚀的时候,他却发现原来自己的寿命并非多么漫长。因为再漫长的寿命,也漫长不过时间的侵蚀。

    呜呜!~呜呜~时光法螺继续吹着,更多的时光之沙穿过了隋戈的身体,带走了隋戈最宝贵的时间,带走了他更多的寿元,任何法宝都无法抵御时光的侵蚀,隋戈感觉到自己似乎变得非常苍老了,似乎要被无情的时光彻底吞噬了,他想要摆脱这个时光漩涡,但是他却根本无法摆脱,因为这些时光之沙根本抓不住,也无法抵御,更加无法抗衡。

    这就是渡劫中期散仙的可怕之处,掌控了时间法则的他们,完全可以秒杀境界之下的任何一个修士,因为掌控了时间法则,就等于是掌控了对手的寿命!

    纵然强大如同隋戈,也无法从这个时光漩涡中摆脱出来!

    秋本枫看到这样的情况,只是冷笑。

    而天葬岗的其余散仙,也终于见识到了秋本枫——七罗界第一散仙的厉害所在了。

    不知道多少年了,几千年还是上万年,都没有人敢去挑战秋本枫,因为没有人突破到渡劫中期,所以根本没有资格,更加没有实力去挑战秋本枫。

    “夜郎自大的小子!他死定了!”其中一个在远处观战的散仙说道。

    “当然,差别只是他能够支撑多久。”另外一个散仙说道,“狄野神君,你这下应该高兴了吧,这个狂妄的小子,终于要死在你面前了!”

    “高兴……嘿……本人只是想看到他绝望挣扎的场面。”狄野神君有些面容狰狞地说道,“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终于看到了他的末日!本人跟你打赌,最多不过十息时间,这小子就死了!”

    “我赌八息时间!最多八息!哈哈!”另外一个散仙说道。

    “……”

    隋戈并不知道,远处的那些散仙已经开始拿他打赌了,因为他现在面临着修行以来最大的危险。

    因为这时候,隋戈要战胜的是时间,是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对手。

    那些时之沙,只是时间之力的一种表现而已,根本无法抓住,也无法吸收。至少,以隋戈现在的修为,是没有办法抓住的,鸿蒙紫气也不行,因为鸿蒙石无法收取超越隋戈力量境界层面的东西。

    顷刻之间,千年寿命化为乌有,隋戈觉得自己一下子苍老成了千年老怪物了。

    更加可怕的是,这种衰老还在继续进行,而且时光流逝得越来越快!

    他的寿命,越来越短暂了!

    当他的寿命流逝光的时候,他就必死无疑了!

    除非,隋戈能够立即击杀秋本枫,阻止时光法螺,否则的话,他就将化为一具枯骨!

    但是隋戈已经被困在了时之沙形成的时光涡旋了,就算是穿梭空间都无法从这里逃走,时光之力如同跗骨之蛆,因此隋戈当真是面临了有史以来最危险的境地。

    “征剿大元帅?哈哈,你现在方才知道自己的是何等狂妄,却又何等渺小了吧?”

    秋本枫的声音传入了隋戈的耳朵之中,似乎非常久远,非常遥远。

    隋戈仍然没有慌乱,越是危险的时刻,越是不能慌乱,因为慌乱并不能替你走出困境。

    时间的流逝是无情的,就算是隋戈,也无法抵挡时间之力的侵蚀,任何人都不能!

    但是,如果拥有长的得近乎永远的寿元的话,也就不在乎时间的流逝了。

    隋戈的寿命也许有限,但是别的生命却未必如此!

    “鸿蒙树!天草寿元!加持我身!”

    鸿蒙树已经成了隋戈身体的一部分,所以在隋戈的召唤之下,随时可以跟隋戈融为一体。

    此时,在隋戈的召唤之下,鸿蒙树跟隋戈的身体融为一体,要为隋戈挡住时光之力的侵蚀。

    隋戈的寿元有限,但是鸿蒙树的寿元,却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

    寿比天齐!

    因为鸿蒙树是天草,何为天草,天草就是可以跟天地同寿的强横存在!

    天地不灭,天草的寿元就不会达到尽头!

    而隋戈和鸿蒙树,本来就算是一个整体,所以隋戈用鸿蒙树代替自己抵御时光流逝,自然也是可行的。秋本枫也察觉到了隋戈的小动作,冷冷地说道:“纵然是仙木,也无法抵御时光流逝!时光法螺!岁月如刀!”

    秋本枫将更多的至尊仙气注入了时光法螺之中,然后从法螺之中喷出时光之力形成的“飞刀”,这些飞刀穿过隋戈的身体,带来比时之沙更恐怖的效果,带走了隋戈更多的时间,让隋戈真正体会到“时光如飞刀,刀刀催人老”的经典之语。

    不过,秋本枫也没想到,在隋戈的身体之中,潜藏着不惧怕时光流逝的东西。

    但是片刻之后,秋本枫终于察觉到情况不对劲了,因为他已经从隋戈的身上“刮”走了十几万年的寿元,但是隋戈这小子的身体仍然没有苍老和死亡,这完全不符合逻辑,除非这小子用有数十万年的寿命?难道这小子是真仙不成?

    想到这里,秋本枫竟然不寒而栗,但是很快他告诉自己,这是不可能的,隋戈这小子不可能是真仙。若是真仙的话,恐怕早就将他直接捏死了。真仙要击杀一个散仙,那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于是,秋本枫继续催动时光法螺,继续收刮隋戈的寿元,因为秋本枫觉得,隋戈这厮可能是服用了什么增加寿元的丹药之类的东西,所以寿命比别的修士长很多,这种事情也并非不可能。

    而此时的隋戈,干脆闭上了眼睛,静静地感受时光之力从他的身体流过。

    之前没有跟鸿蒙树彻底融和的时候,隋戈感觉时光之力对身体带来的是一种无情的摧残,但是现在,当时光之力流过身体的时候,虽然同样也会带走鸿蒙树的寿命,但是隋戈却感觉到鸿蒙树不仅没有遭遇摧残,反而像是在接受之光之力的洗礼,而它消失的寿命,似乎又自然而然地回到了它的本体之中。

    这些消失的寿命,鸿蒙树竟然可以从天地之间直接吸收回来!

    不愧是天草,只要天地没有破灭,生命似乎就没有尽头。

    而且,经过了时光之力的洗礼之后,隋戈感觉到鸿蒙树似乎在进一步地成长,鸿蒙树并未变得苍老,反而是变得更加“成熟”了。

    是的,经过了时光之力的洗涤,鸿蒙树似乎更加成长了,新诞生的九个鸿蒙仙果,也更加硕壮了,仿佛对于鸿蒙树来说,时光之力也只是一种补品而已。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