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2章 苏凝烟的身世
    晚宴结束之后,隋戈并未急着离开天岚剑宗,因为他打算再去见一见苏凝烟。

    苏凝烟这丫头,还是一副心事重重地样子,作为朋友,隋戈觉得有必要去关心关心。

    如今,隋戈可是天岚剑宗的贵客,只要不是天岚剑宗的禁地,其余的人都不会干涉他的自由。

    隋戈神念扫出去,很快就找到了苏凝烟的位置,然后人影一闪,就到了苏凝烟所在的地方。

    此时,明月高悬,苏凝烟独坐在一座山峰的高崖之上,悬空着双脚,仰望明月,大口地喝着酒,这个场景十分具有画面感,让隋戈有一种走入了画中的感觉,以至于隋戈没有立即开口说话,以免惊扰了苏凝烟,破坏了此时这美好的画面。

    而苏凝烟,似乎也没有注意到隋戈的到来,继续喝着酒,神情复杂,似乎心事重重。

    喝了一阵之后,苏凝烟忽地将手中的酒葫芦一抛,整个人猛地向万丈高崖下栽了下去。

    嗖!

    她整个人急坠而下,完全没有使用飞行之术!

    难道是她最糊涂了么?

    隋戈心头一惊,苏凝烟这样的元婴期修士,居然失足坠崖了?

    片刻,苏凝烟的身形依然没有减速,反而是越来越快,似乎她真的已经醉得一塌糊涂了。

    隋戈轻叹一声,人影一闪,飞速追上了苏凝烟,将她懒腰抱着,重新飞上了山崖。

    到了山崖上面,隋戈将她放在地上,准备将她体内的酒意给逼出来,却见苏凝烟忽地睁开了眼睛,盯着他问:“怎么回事,你难道以为我是要自杀么?”

    隋戈摇了摇头,苦笑说:“我以为你喝醉了,失足跌落山崖呢。”

    “我可是元婴期的修士,怎么可能失足跌落山崖?”苏凝烟苦笑说,“更何况,你什么时候听说有元婴期的修士是喝酒之后摔死的?我们可是有护体罡气的,就算是摔下去,也不可能直接摔死吧?”

    “这个……我没想这么多。”隋戈苦恼说。的确,刚才他真是没想过这个问题。

    “你这是关心则乱——算了,你也是一番好心。”苏凝烟说着,身上冒出一阵白色的水汽,那是她体内的酒精直接被蒸发出来了。很快,苏凝烟眼中和脸上的酒意完全消散,向隋戈说:“你不是参见我们天岚剑宗的晚宴么,怎么这时候出来了?”

    “结束了。”隋戈说,“忽然想起,我还未跟朋友告别,所以就没有急着离开,赶过来打算跟你告个别。如果运气不错的话,还能从你这里混点酒喝。”

    “你当我是朋友?”苏凝烟问道。

    “怎么,我隋戈还不配做你的朋友不成?”

    “不是。”苏凝烟说,“能够做你的朋友,应该是一件幸运的事情。毕竟,你可是我们天岚剑宗的贵客,就连宗主和所有的太上长老,现在都对你客客气气的。”

    “但是他们不是我的朋友。”隋戈说,“所以,跟他们喝酒,完全没有喝酒的感觉。我见你刚才一个人喝酒,本来打算陪你喝几葫的,没想到你却坠崖了,让人虚惊一场。”

    “想喝酒,那有什么关系,我这里的酒多的是。”苏凝烟说着,有摸出了两个酒葫芦,将其中的一个抛给了隋戈,“不过,既然是朋友间喝酒,可不准用功力将酒逼出来,不然多没意思。”

    “但是,貌似你刚才就这么做了。”隋戈一本正经地说。

    “刚才不算。”苏凝烟轻哼了一声,然后举起酒葫芦跟隋戈碰了一下。

    喝了一阵之后,隋戈忽地开口问道:“苏姑娘,你好像有心事?”

    “每个人都有些心事,这有什么奇怪的。”苏凝烟说,“你是一个男人,为何这么八卦,关心别人的心事呢?”

    “我不关心别人,我是关心朋友。”隋戈说,“若是别人的事情,我才懒得去关心呢。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跟我说说,兴许我还能帮你一把。就像是你说的,我现在在天岚剑宗,也算是有些影响力了。”

    “得了吧,你的确是有些影响力,但是你怎么可能影响我们天岚剑宗的内部事务。”苏凝烟说到这里,停了停,狠狠地喝了一口酒,才接着说,“我不怕你笑话我——其实,我想做天岚剑宗的宗主!”

    说了这话之后,苏凝烟见隋戈没什么反应,又说:“你居然不觉得我可笑?”

    “有什么好笑的?”隋戈反问,“世俗之中有一句话,叫做不想做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若是人没有野心的话,就很难有进步。所以,你有这样的野心,未必不是少事情,也许这就是你进步的动力呢。”

    “你倒是会安慰人,但是你却不知道,我根本不可能成为天岚剑宗的宗主了。”苏凝烟叹息说。

    “为何?就因为你是女人?这不对啊,你们现在的宗主,她不也是一个女人么?”隋戈讶道。

    “她当然可以,因为她的父亲曾经是天岚剑宗的副宗主,如今也是天岚剑宗的太上长老,而且还是影响力极大的太上长老。”苏凝烟说,“我不一样,我是没有这个资格的。”

    “要成为一派宗主,靠的不是资格,而是自身的修为境界。更何况就算是没有资格,也是可以创造资格的不是么?”隋戈宽慰苏凝烟说。

    “不……你不明白的。”苏凝烟又喝了一口酒,然后鼓足勇气说道,“你知道么,我其实是宗主的女儿。这一点,你没看出来吧?”

    “这个……实事求是地说,你们两人的确有些相似。之前,我也怀疑你们之间有些亲密关系的,但是苏宗主对你,却又好像不是对待自己的女儿,所以我有些纳闷 ,拿捏不准你们的关系。却没想到,你们果然是母女。不过,若真是如此的话,你有一个母亲做宗主,这天岚剑宗下一任的宗主之位,应该是希望很大才对啊,怎么会没有资格呢?难道,你们天岚剑宗不允许出现这种世袭式的宗主?”

    “不,不是这样的。”苏凝烟说,“你好像也看出来了,宗主对我,并非像对自己女儿那么好。其中的原因也很简单,因为我虽然是她的亲生女儿,但是她同样不喜欢我,甚至恨我。”

    “哪有母亲恨自己的亲生女儿的?”隋戈不解。

    “索性都告诉你吧。这些话,我还未对任何人说过。”苏凝烟说,“一直以来,我母亲对我不太好,我只是以为她是为了严格要求我,让我成为她和天岚剑宗的骄傲。但是最近我才知道,她之所以如此对待我,就是因为她不喜欢我,很多时候她根本就不想看到我。因为看到我,就会让她想起一个她更恨的人。”

    “她更恨的人,那个人莫非是你亲生父亲?”隋戈猜测道。

    这个问题其实不难猜,正所谓爱屋及乌,另外也有一个说法,叫做恨屋及乌,女儿不仅长得像母亲,同样一些地方也会像父亲,所以苏彦仙不可能毫无道理地恨自己的女儿,唯一的原因,大概就是因为她恨苏凝烟的父亲。

    以隋戈的智商,不难猜到这其中的微秒。

    苏凝烟点了点头,然后接着说:“他……是昆仑宗的太上长老,那时候,我母亲还只是天岚剑宗的副宗主,具体的事情我不知道,但母亲可能是被他给骗了,这件事情对她的打击很大,甚至差一点让她失去成为天岚剑宗宗主的机会。总之,宗主是恨透了他,同时也不喜欢我,所以她基本上都没有亲自教导我修行,还说这是为我好,现在仔细想来,以前的那些事情都可以解释得清楚了。”

    “唉……”

    隋戈叹息了一声,然后才接着说道,“果然同是天涯沦落人啊!”

    “沦落人?你又有什么值得感叹的事情?”苏凝烟问道。

    “你的母亲不喜欢你,跟父亲从未谋面。但是我呢,我甚至连父母是谁都不知道。”隋戈说,“我小时候,是爷爷将我捡回来的,完全不知道亲生父母是谁,这不是比你更惨么。”

    “对不起,勾起你的伤心往事了。”

    “伤心往事,算不上。”隋戈说,“若是没有念想,也就不会伤心了。”

    “以你现在的修为,难道没有想办法推算一下亲生父母的踪迹?”苏凝烟问道。

    “为何要推算?”隋戈淡淡地说道,“我只是他们遗失的东西,若是他们愿意找回来的话,自然就会想办法找寻回来。若是他们已经遗忘了,我又何必自寻烦恼。”

    “你倒是看的开。”苏凝烟说,“不过,你的话倒是给了我一些启发。或者,很多事情,都只是我自寻烦恼罢了。但是,现在你应该知道了吧,我的身世,决定了我不能成为天岚剑宗的宗主,因为我的身上,流淌着昆仑宗门人的血脉。”

    “明白了。”隋戈说,“但是,我认为你不应该就此放弃。”

    “噢?既然明知道不行,为何还不放弃?”苏凝烟反问。

    “很多时候,就是明知道不行,才更要力争,这样才有意义。若是得来太容易的东西,反而就失去了那种感觉。”隋戈说,“试想一下,若是你生下来就注定要成为天岚剑宗的宗主,而你不用多努力也得到了这个位置,你觉得有意思么?”

    “听你这么说,好像的确有些道理呢。”苏凝烟说。

    “人生,就是要不断追求,在追求之中不断提升自己。”隋戈说,“有挑战,才会有动力。别人不让你做天岚剑宗的宗主,你偏生要做,而且一定要坐上去,这样才有意思,不是么?”

    “没错,这样才有意思!”苏凝烟拿起酒葫芦,跟隋戈重重地碰了一下,“我一定会成为宗主的!”

    “没错,你一定会!”隋戈重重地点头,“我也会支持你的!”

    ~

    看无广告,全文字无错首发小说 , 飞速中文网 -  ,您的最佳选择!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