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6章 病况严峻
    蓝兰的修为虽然没有提升到先天期,但好歹也是练气后期了,在世俗界中,也算是一个内家拳手了。但是,以蓝兰目前的身体,居然也感染了那种未知病毒,实在是有些蹊跷。

    当然,蓝兰身上的病毒目前还未发作,目前还在潜伏期之内,所以疯狂的症状还未表现出来。但隋戈的精神力修为已经到了天星心功第八重境界,精神力只是一扫,就可以察觉到蓝兰身体出现的异常。

    隋戈不是病毒专家,对于病毒的构成、防治等真是一窍不通,因为这是西医方面的知识;而中医方面,其理论是由经络、五行、阴阳、寒热等方面构成的,根本就没有病毒的说法。比如西医认为的病毒感冒,中医则认为是感染风寒,西医有西药的治疗方法,中医有中药可治。理论虽然不同,但只要能够治好病,那就是好药。

    虽然不知道蓝兰感染上的是什么病毒,但是隋戈的治疗方法很简单:直接提升蓝兰的境界修为!

    隋戈将先天期的法则碎片直接打入蓝兰的身体当中,然后将精元丹的药力也同时打入其身体当中,直接将蓝兰的修为提升到了先天中期的境界。

    对于修行者来说,先天真气,可以夺天地之造化,感应吸纳天地灵气,所以百毒不侵、百病不生。蓝兰踏入先天期之后,身上的病毒,自然就不可能生存了。

    果然,蓝兰运功了一周天,然后向隋戈说:“刚才我的确感觉到身体中有些不适的东西存在,但是我催动先天真气运转一周天之后,感觉这东西就被驱散了。”

    隋戈用神念扫了一下,确信蓝兰身体当中的未知病毒确实已经消失了,然后点头说:“放心吧,真的没事了。”

    “谢谢你。”蓝兰说,“如果不是你过来的话,恐怕我病发了还不知道呢。”

    “你我之间,需要这么客气么。”隋戈淡淡一笑,正要说什么,这时候电话响起了。

    电话是安羽彤打来的,向隋戈询问蓝兰的情况。

    以蓝兰现在的修为,自然是从电话中听到了安羽彤的声音,并且也听出了安羽彤语气之中的关切。

    蓝兰心头不禁一暖,从隋戈手中拿过手机,轻声说道:“安安,我很好,谢谢你了。”

    “你在隋戈旁边,那我就放心了。”安羽彤竟然已经挂了电话。

    很显然,安羽彤这丫头倒也识趣,不想远距离破坏蓝兰和隋戈两人的二人世界氛围,所以很明智地就结束了这一次通话。

    隋戈如今智力超群,当然是明白安羽彤的心思。

    不过,对于隋戈来说,这的确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可以跟蓝兰将关系更进一步。隋戈本以为自己可以安于和蓝兰之间的朋友关系,但是当他今天见到蓝兰的时候,便知道那是自欺欺人。

    同样,蓝兰大约也明白了这一点,所以之前两人的那一吻,才吻得那么认真、那么深切。

    安羽彤想给两人留下一个美好的二人世界,但是并不代表其它人也会。

    隋戈的手机倒是没响动了,但是蓝兰的手机却又响了起来。

    接了电话之后,蓝兰的脸色就变了,她正要向隋戈解释,隋戈却说:“我都听见了,我们马上回去!”

    隋戈拉着蓝兰,顷刻间就回到了蓝兰他们电视台的临时驻地。

    蓝兰的一个同事,一个年轻的男摄像师犯病了。谁都不知道他是怎样发病的,但是毫无疑问,他的确已经感染了这种疯狂病毒,并且将另外一个女同事给咬伤了。幸好,这个摄影师被其他人用电线给捆住了,才没有伤及更多的人。

    但是毫无疑问,这个摄像师的犯病,让整个驻地笼罩了一层阴影。

    毕竟,他们去采访的时候,都是穿过防护服的,如今居然还是有人感染了,那就说明防护服是没有什么作用了。

    隋戈和蓝兰回到驻地的时候,有两个人正向带队的新闻组长嚷嚷着要回去了,再也不呆在这个鬼地方了。蓝兰上前向这两个人说道:“既来之则安之。我一个女人都不怕,你们两个大男人,究竟怕什么!更何况,大家一起来的,当然要一齐回去了,这才是共同进退,你们现在想回去,那不是当逃兵么,我真是看不起你们!”

    蓝兰的口才一向不错,而且她义正言辞地训斥人的时候,气质和气势都很到位,正因为如此,她才能成为新闻界中反腐、打恶的“侠女”,也算是独树一帜了。蓝兰能够成为帝京市一家电视台的新闻主持人,也正是因为她的气质很适合很到位。

    这两个人听了蓝兰的话,不禁有些面红耳赤,其中一个辩解说:“我们也想要共同进退的。但是你看徐敬,他已经疯了,被感染了,如果我们再不离开这里的话,也会变成跟他一样!”

    “所以——你们就打算放弃他了?”蓝兰冷冷地说,“徐敬只是病人,他需要的是照顾和及时治疗。而你们,居然打算将他弃之不顾。你们也不想想看,如果你们感染了,却被人遗弃不管,那又如何?”

    两人被蓝兰训斥得一时间无言以对。

    就在这时候,却见帐篷外面一阵躁动,说是徐敬居然挣开了捆绑,又开始发疯要伤人了。

    并且徐敬发疯之后,居然鬼使神差地冲入了帐篷当中。

    那两个人和那位新闻组长吓得脸色都发白了,看着双眼通红、浑身青筋暴绽的徐敬,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如何躲避了。

    嚯嚯~!

    徐敬的喉咙中发出一阵野兽般的低鸣声,向着一个人扑了过去。

    那人一声尖叫,已经被吓瘫了。

    就在这时候,蓝兰却挺身而出,拦在了徐敬和那人之间,一伸手就卡住了徐敬的脖子,让他无法咬到别人。但是这徐敬发疯之后,力量却是很大,被蓝兰卡住脖子之后,双臂一伸,就去抓蓝兰的手,想要挣脱。只是蓝兰可是先天期的修为了,将身体灵活地一转,却到了徐敬的背后,伸出手掌在徐敬的肩膀上拍打了两下,就将他的两只手臂给卸了下来,让他无法再用双手攻击人了。随后,又听见“喀”一声,蓝兰将徐敬的下颚骨也给卸开了,让他无法用嘴巴咬人了。

    几招过后,徐敬四肢的骨头都被蓝兰卸开,完全动弹不得了。

    另外那三人这才回过神来,用惊骇和敬佩地目光看着蓝兰。

    “蓝兰,你真是厉害啊!”新闻组长感叹说,“看来你这功夫,是经过了名师指点的啊。”

    “多谢蓝姐了。”那两个胆小的男人这时候也来向蓝兰道谢。其实,这两人也不算烂人,否则的话,就不会自愿跟随新闻组来这里采访了,只是看到徐敬发疯的惨象,两人都被吓住了,毕竟两人都还年青,没多少经历,看到这些不可思议的场面,难免会超过心理承受力的。

    此时,徐敬的身体虽然不能动弹了,但是眼睛中、脸上的疯狂神情却没有丝毫减退,此时的他,就如同受伤的野兽一样,凶性不减半分。

    好在,徐敬无法动弹了,其余的人这时候镇定了下来。

    新闻组长是一个中年男人,名叫王开祥,相对来说还算镇定,他向蓝兰说:“蓝兰,徐敬的情况不太好,看来暂时只能送他去医院了。另外,被他咬伤的杨柳玲,也一并送去吧。让他们接受治疗是最好的,另外也避免传染别人。”

    “不用送去了。”

    隋戈这时候忽地说,“你们都已经感染上病毒了。”

    “什么!”

    王开祥和另外两人不由得一惊,然后王开祥才向隋戈问道:“你是谁?”

    蓝兰不知道如何介绍隋戈,却听见隋戈自己介绍说:“国家安全局的。”

    说完,隋戈摸出了一个证件递给了王开祥。

    龙腾因为是秘密部队,所以龙腾虽然有专门的证件,但是普通人根本也不认识,因此大部分龙腾的成员又拥有第二证件,或是国安证件,或是警察证。隋戈这个证件,那也是货真价实的。

    王开祥一看证件上面的钢印、鲜章,就知道这东西不是假的,于是问道:“这位先生,怎么称呼?”

    “我姓隋。”隋戈平静地说,“我刚才已经说过了,你们都已经感染上了病毒。所以,现在隔离他也已经晚了。”

    “那……怎么办?”王开祥也开始紧张了,额头上都开始冒汗了。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立即进行救治。”隋戈平静地说。

    “谁来救治?”王开祥说,“这里连医生都没有,更何况医院也对这病束手无策。”

    “我就是医生,专门治疗疑难杂症的。”隋戈对王开祥说,“你去把其他人召集起来,让大家镇定一些,这个时候不能再乱了。否则的话,天亮之后,恐怕一部分人身上的病毒就会发作了。”

    “那好,我去把其他人都召集过来。”王开祥心事重重地说。

    很快,这个新闻小组的人都被召集过来了。

    这时候,隋戈已经开始给徐敬治病了。

    看无广告,全文字无错首发小说 , 飞速中文网 -  ,您的最佳选择!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